首页  »  都市激情  »  【燃燒的風華】(4) 加载中加载中
【燃燒的風華】(4)
:viewthread.php?tid=9046205&page=1#pid94568105

燃燒的風華

字数:7266 作者:StephanieV 2014/04/20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 說好的小清新,清口暖心的愛情劇。

改了很久,我很喜歡。嗯,滿滿的都是愛啊~~ ***********************************

(4)第一次

兩年前,露兒16歲。

當年從孤兒院跑出來的姐妹倆已經長大了,終於走出了靠救濟金過活的尷尬 日子。高挑漂亮的姐姐在一家雜誌社做模特,而活潑清秀的妹妹在一個蛋糕店當 看板娘。少女們在老城區租了一間公寓,公寓不大,但到處是少女溫暖甜蜜的氣 息。

露兒知道家裡大部份的錢都是姐姐賺的,露兒沒法子總是呆在蛋糕店工作。 所以每天露兒打完工都會在家做好飯等姐姐回來,每次看到姐姐妝都來不及卸的 疲憊影子,露兒都會一陣陣的心疼,但是少女能做的只有儘量多做一點家務,在 姐姐回家的時候送給姐姐一聲元氣滿滿的「歡迎回來」和一個大大的笑臉。

直到有一天,姐姐領著一個叫英基的男孩子回到家來,說是在工作時認識的 朋友。男生高大俊朗,晚飯間一直在有說有笑地談天說地逗姐姐開心。露兒強笑 著,看著帥氣的男孩和一旁溫婉的姐姐忽然埋頭吃起飯來,眼淚大顆大顆滴在碗 裡。

「姐姐大人,你說什麼是喜歡呢?」晚飯後的姐妹二人窩在沙發上,趁著英 基去洗碗的空當,露兒偎著琳霜輕輕問道。

「喜歡啊……就是見到他的時候會甜甜的很開心,想陪他做一切事情,想永 遠都和他在一起,心全放在他的身上,願意把自己的一切都獻給他。大概就是這 樣子吧……怎麼,露兒有喜歡的人了?」琳霜微笑著摸摸妹妹的小腦袋笑道。

露兒細聲細氣兒的「嗯」了一聲,輕輕說:「露兒喜歡的是姐姐大人呢!對 了,姐姐對英基哥就是這樣的嗎?」

琳霜輕輕搖了搖頭沒說話,旋即笑罵道:「小丫頭你懂什麼,我們可都是女 孩子啊!」

露兒似乎有點委屈:「有規定女孩子就不能在一起媽?露兒真的喜歡姐姐大 人誒!」

琳霜沒再理會倔強的少女,輕輕把露兒摟在懷裡。露兒也不再說話了,她喜 歡這樣被姐姐大人抱著,靜靜享受著這一刻的溫馨和安寧。

這一天,英基留在家裡過夜了。深夜裡,露兒似乎聽到了姐姐的慘叫和呻吟 聲。

************

一個月後,情人節。

露兒跟店長告了個假,早早從蛋糕店跑回家。她把玫瑰花插在花瓶裡,擺了 一桌豐盛的晚餐。然而興沖沖的少女剛在桌邊坐下,電話就響了起來:「露兒? 姐姐今晚不回去了……真的很抱歉。露兒記得吃晚飯,一定要照顧好自己喔!晚 安!」

姐姐的聲音依然那麼溫柔那麼好聽,露兒張了張嘴,那邊已經掛掉了電話。 她不聲不響的把飯菜收進冰箱,然後倒在床上哀哀地哭了起來。她知道姐姐會有 自己的生活,但心裡還是刀割一般地痛著。淚水漸漸地濕了枕頭,窗外的燈光也 漸漸暗了下來,不知道什麼時候,哭累了的露兒睡了過去。

翌晨。

琳霜推門走進來,看到桌子上的玫瑰花和一張信箋,過了一夜的玫瑰依然嬌 豔,粉色的信箋上寫著「姐姐大人,情人節快樂」,露兒娟秀的字體,後面還畫 了個大大的笑臉。琳霜推開露兒的房門,小丫頭還在沉沉睡著,衣服都沒脫,眼 睛紅腫著,小臉上還有隱隱的淚痕。琳霜輕輕吻了露兒的額頭,幫她蓋上被子, 坐在露兒的書桌前。桌上是一個可愛的小本子,琳霜拿起來翻看著,卻發現這是 露兒的日記。

「今天的夕陽好美,和姐姐在遊樂園好開心~~」

「姐姐又回家這麼晚,姐姐你知道嗎,露兒一個人在家好想你。」

「被姐姐大人抱著的時候,心跳得好快,原來露兒喜歡的真的是姐姐呢!」

「一直都是姐姐大人在照顧我,露兒真的好沒用……露兒不想讓姐姐這麼辛 苦……」

「嘻嘻,大家都誇讚露兒漂亮呢,姐姐會喜歡露兒嗎?露兒好想嫁給姐姐大 人……」

琳霜越看越是心驚,日記本裡滿滿的都是姐姐大人,那綿綿的傾訴告訴琳霜 露兒說的喜歡並不是少女的玩笑話。琳霜覺得心裡一片溫暖柔軟,脫掉衣服從後 面把露兒摟在懷裡,滿滿的都是少女彈嫩的觸感。

『我的小露兒長成大姑娘了呢!』琳霜想道。感受著懷裡人兒的溫度,琳霜 也漸漸睡了過去。

露兒睜開眼睛已經是中午了。感覺到身上環著的手臂,她知道這是自己心愛 的姐姐大人。露兒笑了,像窗外的陽光一樣燦爛。她回過身子想看姐姐的睡顏, 然而這時候琳霜也醒了過來,她吻了下露兒的臉頰,笑道:「睡醒了?我的小露 兒。」

露兒愣了愣,好像明白了什麼,臉倏地一下紅了,眼睛睜得老大,然後撲上 去吻上了姐姐的嘴。露兒的小舌頭生澀地伸進姐姐嘴裡,被一隻柔軟的舌頭勾了 過去。露兒鼻息咻咻地被姐姐摟著吻著,什麼都忘記了,只記得全身都是姐姐的 味道。

這是露兒的初吻。姐妹倆誰都沒有多說,就這樣躺在床上。但是露兒知道, 這一刻開始自己所在的這個懷抱已經不只是自己的姐姐,這是她最愛的戀人。

************

初夏。柳樹上的新蟬叫得分外有精神。

露兒平日裡粗心大意慣了,所以週末出門忘帶錢包對這樣一個小馬大哈來說 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於是在這個陽光溫暖的下午,剛剛出門不久的露兒又匆 匆跑回了家。然而露兒打開門,卻聽到了姐姐大人一陣陣的慘叫聲,嚇壞了的少 女衝到姐姐房門前,卻發現琳霜坐在地上雙腿大大分開,正在用一根手指粗細的 短鞭使勁抽打著自己的陰戶,每一次重擊都會讓她不由自主夾緊雙腿,然而緊接 著就會大大分開迎接下一次鞭笞。琳霜緊緊閉著眼睛,陰戶上佈滿了紫色紅色的 鞭痕,蜜唇間卻還是不斷滲出晶亮的液體。

露兒站在門口徹底傻了。在躡手躡腳回房之前,她看到姐姐大人嬌小粉嫩的 乳頭上橫著一根針。

露兒已經16歲了,有時深夜裡也會臉色潮紅地雙腿夾著被子磨蹭少女最私 密的地方,她知道自己的姐姐是怎麼回事。一個下午少女都魂不守舍的,她記得 姐姐下身沒有一絲毛髮的羞人樣子,記得那痛苦中摻著情慾的叫聲。晚上回家的 路上,露兒鬼使神差地跑去藥店買了一包針,小心的放進包包最底層。

回家吃過晚飯洗過澡,很快到了睡覺的時間,「姐姐大人晚安~~」少女元 氣滿滿的聲音。琳霜正奇怪這丫頭為啥今晚這麼安靜,聽到有精神的晚安聲還是 道了晚安回房睡了。

房間裡的露兒站在鏡子前脫下衣服,鏡中少女的身材雖然纖瘦,卻已經玲瓏 有緻,看起來非常鮮嫩可口。露兒掏出那包針頭,由於緊張微微喘著氣,小手也 微微顫抖著。少女拔掉針頭的帽子,湊近了自己白嫩的乳房,比劃了兩下慢慢扎 了下去……好痛!針尖鑽進細嫩的乳肉中,露兒緊緊閉著嘴不讓自己發出哀鳴, 大眼睛已經泛出淚花來。

小時候露兒最怕打針,每次都要姐姐大人抱著安慰許久才能停止哭鼻子。然 而這次露兒抽了抽鼻子,深吸一口氣猛地扎了下去。針頭輕易地深入了乳肉,只 留下塑膠針柄。露兒再也忍不住了,蹲在地上嚶嚶哭起來。她哭泣著拔掉針頭, 看著乳房上緩緩滲出的血珠兒忽然笑了,她知道自己沒法給姐姐更多東西,知道 姐姐大人喜歡。

露兒伸手探向自己的股間,少女的芳草地柔軟而乾燥,她失望地歎口氣,擦 乾淨血跡爬到床上。胸口的傷口依然隱隱痛著,好久才放少女進入夢鄉。

這是露兒第一次虐待自己,從那以後這類內容就成了少女每天必備的課程。 直到一個星期之後,少女已經可以微笑著把針扎進自己的乳房裡,雖然眼角仍然 帶著淚花。

當她輕輕叫著姐姐把第七根針緩緩扎進去時,她覺得腿間變熱了,發現自己 的下身濕潤起來。少女笑了,笑容彷彿照亮了整個房間。然而接著眼淚就流出了 眼眶,她知道自己已經不再純潔了,她已經把自己青澀的身子弄成了和姐姐一樣 變態的身體。

雖然她仍然未經人事,雖然少女玻璃杯似的心裡只裝著姐姐一個人。

************

姐妹倆不知道自己的生日,然而露兒堅持要定為認識姐姐的那天,拗不過小 丫頭的琳霜無奈同意了,然後把自己的生日也定在了相同的一天。畢竟對拮据的 小姐妹來說,過生日實在是比較奢侈的一件事。後來兩人的生活寬裕起來,互送 生日禮物就成了姐妹二人每年的保留節目。

鬼知道那年才幾歲的小露兒怎麼能記住她認識姐姐是在8月24號。

今年的禮物露兒準備了很久。當琳霜提著禮物袋回到家時,沒有看到妹妹撲 過來的身影感到有點奇怪。走進自己的房間,發現地上放著個禮物箱子,琳霜笑 著解開箱子上的絲帶,箱子忽然破了,一個赤裸的少女從裡面跳了出來。

露兒已經在裡面藏了好久,少女紮著雙馬尾辮子,脖子上繫著紅色的絲帶, 上面掛著一張賀卡。

「姐姐生日快樂喔~~」少女嬌笑著轉了個圈,小臉微微紅著低下頭。她像 是鼓起勇氣一樣踮起腳尖湊到姐姐耳邊:「姐姐大人,想不想要一隻像露兒這麼 可愛的小寵物呢?」

少女溫柔的氣息吹得琳霜心裡一跳:「露兒,你說什麼?」

「姐姐好像只有嘴上在逞強喔!」少女鼓著腮橫了姐姐一眼:「露兒都已經 知道啦,明明昨晚姐姐還一面喊著露兒,一面狠狠掐她的!」少女抬起腿,大腿 內側奶昔般的肌膚上點著幾塊青紫的瘀痕。

琳霜張大了嘴,期期艾艾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姐姐好壞喔,明明弄得人家那麼痛還又溫柔地弄露兒那裡……」露兒靠在 姐姐肩上輕聲細語,臉上全是羞澀的嬌紅:「姐姐大人的手指……好舒服……每 次想到姐姐要對露兒做色色的事,露兒的身子就會變得好敏感……姐姐還是第一 次睡覺這麼不老實!」少女瞇著眼睛用臉蛋蹭著姐姐的身體:「不過露兒好開心 呢,姐姐想的果然是露兒!」

「不是這樣的……姐姐只是……」辯解的聲音蒼白而無力。

露兒伸出小手掩住了姐姐的嘴巴,溫柔笑著把姐姐拉到自己房門前:「來, 姐姐大人,閉上眼睛!」

當琳霜睜開眼睛時,發現少女的房間已經換了個模樣,房間裡亂七八糟的虐 待工具一應俱全。她覺得好不真實,但是全身的血都熱了起來。

露兒嘻嘻笑著戳了戳姐姐的胸前凸起的兩點:「姐姐的身體可不會撒謊哦, 花骨朵都立起來了~~」

琳霜紅著臉抱住了少女:「露兒,你都知道了?」

少女坐在地上分開雙腿,學著那時姐姐的樣子抽了幾下自己的陰部。

琳霜連脖子都紅了,拍打著妹妹的小屁股說:「死丫頭,怎麼能這樣戲弄姐 姐!」

「不過完全不討厭呢!並且……」露兒大眼睛亮閃閃的,勇敢地抬起頭傾訴 著自己的心意:「大家都說女孩子把自己送給最心愛的人會是最好的禮物喔!」 少女一面輕輕叫著姐姐,一面像小狗一樣依偎過來:「姐姐大人……姐姐大人, 露兒的身體……尊嚴……生命……全部都是姐姐大人的!」

「真的?」琳霜眼眶微微濕了,露兒覺得姐姐的眼睛亮晶晶的特別好看。

「那,露兒是姐姐的什麼呢?」微笑的姐姐伸出一根纖細的食指挑起少女的 下巴。

「露兒是姐姐……最棒的……小寵物!」紅透了的臉頰,眸子裡的柔情像是 溢出來一般,少女勇敢地說出羞恥的話來。

琳霜笑著抱起了懷裡的女孩,拿了一條床單鋪在地上,手伸向了露兒濕潤的 下身。「姐姐的手指……繼續……欺負露兒,那裡……喜歡……唔……」琳霜含 住了露兒的唇,溫柔地逗弄著少女向自己敞開的秘密花園。

懷裡是喜歡了許久的妹妹的纖細身體,像放棄了抵抗的小羊羔一樣把一切柔 順地奉獻出來。食指大動的裡琳霜手上忽然一緊,鮮血順著纖白的手流下來,在 潔白的床單上點下了朵朵鮮紅的花。

「啊……」少女輕叫一聲,眼角泛起淚花,臉上卻全是甜蜜滿足的笑容,忍 著痛擺動著纖腰:「露兒……好開心,終於是……姐姐大人的了呢!」嬌嫩的顫 音卻帶著幸福的喜悅。

琳霜溫柔而細緻地安撫著少女的痛苦,很快露兒發出一連串細細的嬌聲,身 子不斷顫動著,晶亮的液體打濕了姐姐的手掌。

「露兒……好可愛。好想看露兒,更加羞恥的樣子……想玩弄露兒粉色的玫 瑰……」

「不要這樣說露兒那裡……」少女的音調帶著微微的羞恥,高峰剛過的敏感 身子在輕輕顫抖著,拖過一隻箱子推到姐姐身前,裡面是各種各樣玩弄自己的工 具。

「露……露兒……」

「她想要用自己的一切去侍奉姐姐……」少女抬起頭來,聲音溫柔而堅定: 「想要更多的……第一次!」

琳霜從箱子裡拈起一隻肛門塞,笑著拍拍露兒的小屁股:「這麼大隻耶,不 怕玩壞掉?」

「沒關係的!要是這種程度就被玩壞,露兒就不配當姐姐的小寵物啦!」

琳霜拿起塞子塞進女孩的肛門,肛門塞遇到的阻力越來越大。少女伏在地上 緊緊咬著嘴唇輕輕顫抖著,然而她的大腿和纖腰像減震器一般,屁股仍然穩穩地 吞噬者那個巨物。

琳霜有些不忍地想要把塞子抽回來,然而露兒卻執著地湊上去,蒼白的小臉 上仍然是甜美的微笑:「露兒才不要……這是姐姐大人給我的痛呢!姐姐大人給 的什麼……露兒都喜歡!」

琳霜看著露兒的笑容呆住了,她忽然覺得露兒這一刻好美。承受著痛苦的少 女,握緊的小拳頭,抖動的身體,臉上的笑容。她不知道露兒在之前的日子裡對 自己做了什麼,但是眼前分明是一隻嬌小可愛的小寵物,微笑著讓自己迎接各種 殘酷折磨。琳霜知道,自從她手淫時發現弄痛自己會迎來更加的快美的高峰時, 她就已經一步步走進了黑暗的深淵。琳霜努力著,想讓露兒過上快樂的無憂無慮 的生活,然而露兒發現了深淵中的姐姐,卻毫不猶豫地跳了下去。

露兒望著有些出神的姐姐,不滿地哼著示意姐姐繼續。琳霜握著尾巴緩緩推 進,然而露兒回頭對姐姐嫵媚地笑了笑,然後猛地向後退去,肛門塞猛地沒進了 少女的身體,少女像中箭的天鵝一樣揚起脖子,隨著再也忍不住的慘叫聲摔倒在 地上,飛湧而出的蜜汁再一次打濕了姐姐的手掌——痛苦中的少女高潮了。

少女倒在地上緊緊閉著眼睛,纖瘦白嫩的大腿抽筋一樣抖著,女孩子最私密 的地方也一開一合,好像在試圖吐出更多的蜜汁來。

琳霜把少女抱在懷裡,忍不住在少女腰間的嫩肉上掐出了一道青紫的瘀痕, 不知不覺大腿上已經全是蜜汁的痕跡。

露兒輕輕痛叫著,笑容似是歡喜又似是悲傷:「果然姐姐大人喜歡弄痛露兒 呢!」少女有些忘情地撫摸著姐姐的臉:「姐姐大人的眼睛亮晶晶的,露兒好喜 歡姐姐,溫柔的,好色的,開心的……願意用所有的東西去換姐姐的笑臉……」

她把一根針塞進姐姐手裡,抵住了自己胸前的櫻桃,淡櫻色的嫩肉微微凹陷 下去,她聽到姐姐的呼吸分明開始急促起來。她握著姐姐的手,讓針慢慢陷入小 巧的花蕾中。

針尖挑破了粉紅的嫩肉,露兒斷斷續續地痛哼著,望向琳霜的大眼睛柔柔的 像是能滴出水來。乳頭比乳房敏感得多,然而少女扎得很慢,似乎要好好品嚐這 種讓她已經全身顫抖小臉蒼白的痛苦。

當針頭完全消失在了那顆可愛的紅櫻桃裡,露兒長出了一口氣,取了一盒大 頭針遞給琳霜,然後跪坐在地上,背過雙手驕傲地挺起了胸。大頭針遠不如醫用 針頭鋒利,造成的痛苦也遠比針頭多。

「露兒的樣子好可愛!」琳霜臉頰緋紅著,瞳孔都閃閃發亮起來:「那種忍 著痛取悅姐姐的乖巧表情……高潮裡痛苦失神的樣子……姐姐好喜歡……」

「這是……露兒這裡的……第一根針呢!」少女的淚花在大眼睛裡打著轉: 「那麼,就請用這隻小寵物讓姐姐更加的舒服起來!」少女忍著全身上下的傷痛 微笑著,晃了晃胸前可愛的小兔子。

琳霜拈了兩根針,掀起身上的T恤,對著自己的乳頭和露兒的小櫻桃扎了下 去。琳霜扎得很慢很細心,臉上一片溫暖柔和,眸子水濛濛的,像是在享受情人 的撫摸。然而露兒的眼睛卻瞬間睜大了,這種從未嘗試過的痛苦讓少女劇烈顫抖 起來,大口喘著氣,她本能地想要掙扎想要把姐姐的手推開,但瘦削的肩膀卻依 然把胳膊藏在身後,身體依然挺得筆直。

看著眼前在劇痛之下已經幾乎失去意識的少女,琳霜伸手把露兒抱在懷裡, 懷裡纖瘦的嬌軀依然顫抖著,張著小嘴不均勻地喘息。

「呼哈……姐姐大人……舒服嗎?露兒……好沒用呢……」

「才不是,露兒是姐姐最乖的寵物!」

少女被姐姐埋在了豐滿的雙峰間,不由自主掙扎起來。

琳霜頓了頓,輕輕說道:「其實時間再長,那種痛苦也是不會變的,每一次 都會痛得想要發瘋,想要暈過去,但是想讓痛苦中的自己更可愛,讓看到自己的 人更開心……」

「是的!露兒也想讓姐姐舒服!快樂!姐姐的話做什麼都願意!」

琳霜笑著吻了吻露兒的唇,脫下身上的牛仔短褲,裡面什麼都沒穿,露出光 潔無毛的的下體。兩片薄嫩的小陰唇被一根兩頭尖的鋼針扎穿了,針的兩頭已經 嵌入了大陰唇的內側。琳霜把這根小東西取下來,張開雙腿用手分開了那兩片蜜 唇,露出裡面粉紅的嫩肉,然而嫩肉間包裹著的卻是滿腔細碎帶著血的玻璃渣, 隨著少女臀部的搖擺還發出「沙沙」的響聲。

少女在妹妹面前嫵媚地笑著,似乎有點害羞,與此同時,那個粉嫩的小嘴閉 上了,琳霜小腹蠕動著用力縮了縮蜜肉兒,這讓少女的小腹傳來沉悶的「沙沙」 聲,鋒利的玻璃劃破了嬌嫩的肉壁,一小股鮮血從洞口流出來。自始至終琳霜都 在撫摸著露兒的臉,溫柔地看著女孩。

「姐姐大人……很痛吧?但是……好美……」

琳霜微笑:「當然痛,像是從腿間把身體撕開一樣,讓姐姐想要大聲慘叫暈 過去。但姐姐是母狗啊,姐姐喜歡痛,喜歡讓別人覺得漂亮。那個攝影師大叔肯 定不知道姐姐一整天都在鏡頭前笑著忍受這麼誇張的痛苦吧?誰能想到姐姐這樣 優雅可愛的美人會給自己這樣的痛苦,一個18歲的少女會是一條在舞台上微笑 著傷害自己的賤母狗?每次的傷害都讓姐姐痛得想昏過去再也不醒過來,但是想 到這些就會覺得無比快美和滿足,然後用最強烈的痛苦逼出最快美的高潮來。」

「舞台?姐姐你……」臉紅心跳地低頭聽著姐姐說著這些羞恥的話的少女不 由得抬頭問道。

琳霜笑著按住了露兒的嘴:「姐姐是D2俱樂部的表演者吶!就是讓大家看 著在舞台上承受各種各樣的羞辱和刑罰啊!大家喜歡看我痛苦的模樣,我也喜歡 在大家眼前淫賤地狠狠傷害自己。那一刻姐姐真的很滿足很開心呢,跟毒品一樣 上癮,漸漸地再也離不開它了。」

「你的姐姐是個下賤的壞女孩子呢,越是被侮辱越是痛得厲害就越是興奮, 那裡的汁也流得越多……」琳霜苦笑著親親露兒的額頭:「這樣的姐姐值得露兒 喜歡麼?姐姐最驕傲的就是有個乖巧優秀的妹妹呢!」

「完全沒關係的!」少女伏在姐姐懷裡搖搖頭,一臉的認真:「姐姐還是那 個溫柔漂亮的姐姐不是嗎?一直照顧著這個家,會跟露兒溫柔地說話,會張開雙 臂讓露兒撒嬌……」少女的臉微微紅了紅:「會對露兒做色色的事……這個美少 女就是露兒愛著的姐姐大人啊!姐姐的那些露兒都不在乎呢,只要姐姐能開心能 一直陪著我,露兒做什麼都願意……」

琳霜覺得眼前的少女安寧而美麗,單純而溫暖的笑容也像瑪利亞一樣閃著迷 人的光。

「露兒……喜歡!喜歡!喜歡!」忽然撲到了少女身上不停地吻著抱著,少 女「咯咯」笑著被撲倒在地上,被毛手毛腳的姐姐碰到的傷處一陣陣銳痛。看著 似乎是用身體表達著歡喜和感動的姐姐大人,露兒微笑抱住了姐姐的頭。

「好啦,真是的!那麼溫柔的姐姐大人也有像小孩子的時候!」露兒撫摸著 姐姐的長髮:「不過,姐姐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琳霜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還不是你這丫頭害的!那時你還小,姐姐在…… 自慰的時候,你不知道在做什麼夢忽然咬了我一口,疼痛和快感雜在一起像電流 一樣,高潮到快要暈過去……從那以後就漸漸地離不開了……」

琳霜讓露兒躺在自己的懷裡,摟著少女小貓一樣纖細的身子,講起了那段故 事。

(待續)


    我们不生产视频,我们只是视频的搬运工!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谢谢您的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