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激情  »  【小城往事】(第三章3节) 加载中加载中
【小城往事】(第三章3节)
作者:性情中猫 字数:11700 :viewthread.php?tid=4896642&page=1#pid92041333

第三章第3节聚首

字数:11697

已经是早上10点多了,卢海燕还赖在床上没有起来。她回来以后没有立即 去局里报道,而是请了几天假,想好好休息休息。她老公迟斌早就去上班了。昨 天一回到家迟斌就迫不及待的按倒了卢海燕。虽然卢海燕很累没有一点兴致,但 是还是应付着满足了迟斌。

卢海燕起身穿上睡袍走出卧室想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吃的。下体和胸口传来的 疼痛让她走起路来很不自然。昨天晚上迟斌在久违了的曼妙身体上驰骋过后,觉 得还不够尽兴。又拿出了假阳具和乳夹来玩弄卢海燕。这种东西对卢海燕来说已 经不陌生了,她与迟斌婚礼当天的晚上,迟斌就对醉成一滩烂泥没法正常完成性 爱的卢海燕用了这些东西。记得第一次被迟斌用这些东西折磨的时候,卢海燕极 力反对,无奈醉成烂泥的她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橡胶假阳具还勉强可以接受, 乳夹就太折磨人了。还好迟斌用的乳夹不是什么铁齿夹、针刺夹而是棍型乳夹。 饶是这样的乳夹,即使当时只是轻轻夹住乳头而已,卢海燕还是疼的大声嚎哭, 痛苦不堪的她感觉乳头都要被夹断了,最后不得不哭着祈求迟斌住手。而现在的 卢海燕早已经习惯了这些,结婚两年多以来她已经记不清迟斌对她用过多少次这 些东西了。别说只是夹住乳头,连夹住乳晕部分,甚至半颗乳房卢海燕都已经觉 得很是平常了。

走进厨房,卢海燕发现没有什么可以当做早餐的。于是决定一会出去吃。她 拿起电话给季小枫打了电话。电话那头的季小枫接到卢海燕的电话显得很高兴: 「不停的埋怨卢海燕,这么久了也不给他打给电话,连去哪了都不告诉他,只发 了个Email说有什么保密任务。更是抱怨她为什么回来了不通知他去接。」 电话这头的卢海燕娇笑着像哄孩子一样哄着季小枫,答应他一会一起出去吃饭。

吃着早餐的卢海燕不时地含情脉脉的看着桌对面的季小枫;季小枫也同样的 看着卢海燕。

这孩子比以前魁梧了多了,不再像以前一样看着跟个高中学生一样,不过样 貌一点都没变老。相比自己这两年反到苍老了许多。

「我在西安实在没办法和你联系,别怪姐姐啊!你那么着急的找我什么事儿」 卢海燕关切的问道。

「没事了。都解决了。」季小枫灿烂的笑着。只要和卢海燕在一起,他就感 觉很开心很幸福。

「真的没事了?你从来不会要求我帮忙的,不是很棘手的事儿你是不会找我 的。和我说说别让我担心。」卢海燕关切的说。

哎!这事说来就话长了。大哥最近发现俄罗斯需要大量铁矿于是就吞了几个 铁矿。人手不够就要我去一个最新收购的铁矿顶顶。结果我刚接手的第一天就遇 到事儿了。原来的矿工和我们派过去的矿工打了起来。我开车到矿场还没下车, 一些人就冲我来了。我看还有人拿着枪。吓的我一踩油门就往外冲,还撞倒了几 个人。逃出去的我赶紧把曲刚他们叫来算是把事情平息了。可是不知道怎么这事 儿警察知道了,我赶紧的做一些工人的工作,尤其是受伤的和死去的工人家属的 工作。「死人了!」卢海燕皱着眉问。是啊!死了五六个吧。好在给够钱也就没 啥事儿了。警察也不在查了。可是没几天我大哥就从俄罗斯打来了电话。大哥告 诉我说他省里的一个朋友告诉他,我们矿的工人里面有省公安局反黑组的人,已 经把我们矿上的事儿汇报了。大哥的朋友把事情压下来了,让大哥尽快解决问题, 别把他也拉下水。大哥在俄罗斯一时回不来,急的够呛要我和二哥赶紧想办法。 我一着急就想让姐你帮帮忙。

噢!原来是这样,那后来怎么解决的?卢海燕略有所思的问着。

季小枫被问的直嘬牙花子,这个……这个怎么说呢,还是大盛哥主意正,虽 然有点那啥,但还是给解决了。

不想说就别说了,他一定没什么好主意,你别让他坑了。既然没事就好。我 们吃饭吧。一听小枫说到盛建龙,卢海燕就感觉倒胃口,恶心的饭都不想吃了, 赶紧打断了季小枫。只要事情解决了,她的小枫没有事儿就好,其他的卢海燕不 关心。

吃完饭卢海燕要季小枫陪自己在商业步行街上逛了一天。这期间虽然季小枫 不只一次的暗示想和卢海燕云雨一番,但卢海燕都巧妙的回绝了。她其实也很想 和自己心爱的男人温纯,但是现在的她很疲劳了,更何况她不想季小枫看到,昨 天晚上老公在她乳房上留下的痕迹。她只想把最好的自己给小枫,因此她还是狠 下心来巧妙拒绝了。许诺过几天休息好了一定好好陪他。

季小枫虽然不情愿,但也没有办法,他太爱这个姐姐了,自己已经大了不能 总那么任性,来日方长也不急于一时,让她好好休息几天吧。

回到家的卢海燕发现老公还没有回来。于是给迟斌打了个电话,好久都没人 接听。结婚两年来她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子。她知道迟斌估计又在外面和女人 鬼混呢。对于迟斌在外面玩女人的事儿,卢海燕早就知道了。她也不计较这些, 对她来说这些都无所谓。于是自己洗了个澡就睡了。迟斌果然很晚才回来,也没 有洗澡直接悄悄的爬到了床上。不成想卢海燕早就醒了,迟斌刚躺下卢海燕就翻 身趴在了他的身上亲吻着迟斌,不时的呢喃着「老公,你怎么才回来,老公我想 你」。

卢海燕这样做其实是有意的。她并不是想和迟斌做爱。而是想试探下迟斌是 不是如同她估计的那样刚刚和别的女人鬼混了。结果同卢海燕预料的一样,向来 勇猛的迟斌这次果然是不行。看着满面春情的老婆,迟斌很明白自己这刚刚在谢 丹那掏空的身子可满足不了向来勇猛的老婆。他赶紧的从床下拿出了假阳具捅进 了卢海燕的下身。「不,我要你,我要老公。」卢海燕分开腿,用手扶着迟斌的 手以免他用力进攻。宝贝儿,我这几天单位、宾馆两头都很忙,有点累休息几天 保证满足你。迟斌的话正合卢海燕的意。噢!那你休息几个星期吧,注意身体。 我也好好休息准备上班。卢海燕的话同样中了迟斌的意,迟斌一口噙住卢海燕的 乳头,将手里的假阳具用力的捅了下去。卧室里传出了卢海燕不知是欢愉还是痛 苦亦或是满足的叫声。

两个多星期以后,卢海燕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生着闷气。从那天和季小枫见面 以后,小枫就再没有找过她。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有打。说好的过几天就找我的, 这孩子是怎么了,卢海燕心里焦急的乱想。经过这么多天的休养与调理,此时的 卢海燕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上都是最佳状态了。看着镜子里光彩照人的自己,卢 海燕非常满意,她好想把现在这个最好的自己给她最爱的人。可是季小枫这么多 天了,一个电话都没有打给她。这几天来,焦躁的卢海燕想主动打电话给小枫, 但她还是忍住了。她怕这样主动,会破坏自己在小枫心中的形象。卢海燕心里虽 然很清楚,她现在已经是残花败柳的烂婊子了,但是为了维护自己在心爱的人心 中的形象,她还是决定保持女人该有的矜持。

就这样又过了三天,小枫依然一个电话都没有打来,就像人家蒸发了一样。 焦躁的卢海燕终于忍不住,给季小枫打了电话。一打过去就是占线,连续打了好 几次才通。电话里季小枫很无奈的告诉卢海燕,最近这几天事情太多了,忙的要 死,没有时间出去玩;冷落了姐姐,他很抱歉,但真的没时间。卢海燕问他,今 天晚上能有时间么,一个小时就够了。电话那边的季小枫很无奈的告诉卢海燕, 今天他大哥刘鹤从俄罗斯回来,他和二哥都要去见刘鹤。

卢海燕气愤的挂断了电话。一心想把最好的自己给季小枫的卢海燕,心里非 常难受。她也说不清心里这样难受是为什么,是失望么,是委屈么,是羞愧么。 卢海燕也不知道。反正心里就是难受,慢慢的眼泪居然已经流了下来。卢海燕觉 得自觉真好笑,自己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居然还想要得到小枫的爱,想要小枫 像爱妻子一样爱自己。最好笑的是,自己明明是个婊子了还装着矜持,还天真的 想把最好的自己给小枫。都已经是被男人玩烂的身体了,我还有什么最好的自己, 为了这个还保养调理了那么久,太可笑了。

卢海燕越想心里越难受,最后呜呜的哭了起来。她又一次心里崩溃了。

心里再次崩溃的卢海燕,又同往常一样,决定出去装妓女发泄一下。于是她 精心的打扮了一下,然后开着小枫送他的奔驰SLK55AMG,往郊区的一个 小镇驰去。

这个小镇有个国有的大型钢铁厂,她老公迟斌也是这个钢厂的一个经理。因 为这个钢厂的存在,盘活了这个小镇很多私营企业和私人小矿山,因此这里外来 打工的人很多。外来打工的人多了,自然做皮肉生意的也多了。挂羊头卖狗肉的, ktv、发廊、洗头房、按摩、修脚的小店也是令郎满目了。而「野鸡」更是遍 地都是

自从卢海燕喜欢装妓女来发泄,就经常来这里。因为在市内不安全,怕遇到 熟人和同事。而这个小镇一到晚上,除了外来务工的人员,会在这样污染严重的 地方住以外,本地的人都回市内了。这些外来务工的,很多都是一干完接的活, 就回老家,就算常驻,最多也就一两年光景就走了。- 因此,对卢海燕来说,这 里是最安全的地方。

很快卢海燕就到了小镇。为了避免太张扬,她把车停在了镇口,步行走进了 小镇。

卢海燕轻车熟路的在那种生意最热闹的几条街,转悠了好久,也没见几个合 适的人。卢海燕虽然是出来装妓女,但是向来对嫖客要求很苛刻。首先,对方一 定不能是那种经常嫖妓,身体已经跨了的男人。因为她是出来发泄的,不是出来 伺候男人的,这样的男人没法带给他快感。其次,就是不能是熟面孔,也不能是 以前接过的人。这样不安全,容易泄露自己的身份。

找了好久都没有合适的。也是,现在才是下午2点多,工人都没下班呢,哪 会有什么人。就是有也是特意来这里嫖的常客,这样的人她不稀罕。就在卢海燕 失望的打算回市内时,一个黑胖子从洗头房里被老板推了出来。

老板嚷嚷着喊道:还没到点呢,小姐都在家休息。我去哪给你找去。你也是 熟客了,这点事还不懂么。

那个黑胖子笑嘻嘻的说:转悠了半天就你家开门了,照顾照顾吧,打电话叫 个过来。我加钱就是了。

那个老板摇头道:得了吧你,你上几次来我家,把那几个小姐都给做的要抽 了。就你给加的那几个钱,没哪个小姐愿意不休息特意来一趟的。人家都想好好 休息,晚上多接几个呢,跟了你,晚上估计就没法开工了。你就别在和我墨迹了, 我说你就这么急么,等晚上再来也许行的,到时候还有很多「野鸡」。

哎呀!你是不知道,我最近一直在矿上加班干活,七八天了都没出厂子,这 昨天晚上才回家,一觉睡到现在。这几天都把我憋坏了,照顾照顾啦。

卢海燕看看那个黑胖男人,40多岁的样子,看着很健康。再听他和老板的 对话,觉得这个男人还不错,完全可以做自己的发泄工具。

但是卢海燕没有立即过去搭讪,这么多年来卢海燕已经多少懂了这行的规矩 了。像她这样的「野鸡」,是不能跟人家那种抢生意的,也不能和那种三五成群 的「站街女」抢。这些人靠这个吃饭的,后面都有人照着,和他们抢会招来很多 麻烦的。除非人家不做,或者嫖客离开,自己才能露面搭讪。

卢海燕谙熟的点了一根烟叼在嘴里,向还在纠缠的两个人的方向走了过去。 虽然她是不抽烟的,但是只有这样,才像个妓女。

果然,在卢海燕从那黑胖子身边经过后,这个男人就被吸引住了。老板这是 哪家的?不知道,新来的吧。你过去问问吧,别在我这墨迹了。

很快黑胖子就追上了卢海燕,和她攀谈了一会,两人就一起往街道最深处走 去。

刘鹤从俄罗斯回来了,季小枫和盛建龙都跑到三江大厦的总部来迎接他们的 大哥。从刘鹤的脸上没有看到一丝的旅途疲惫,他很高兴的同两个兄弟聊着,了 解他离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嗯!兄弟们辛苦了。这段时间忙过了,我们就可以轻松收钱了。三弟你说的 我们如果洗白,可以考虑搞搞房地产,这个建议不错。不过我们市的房地产生意 都让市长的老婆把着,我们插上一手不容易啊。刘鹤扶了扶眼镜,手指习惯性的 逐个轻敲着老板桌说道。「咱这市小,地方不多,但外边多的事啊,不会都是领 导老婆的天下吧」季小枫笑呵呵的说。「想往外使劲啊,你小子挺有野心啊!行! 大哥仔细想想」。刘鹤又冲盛建龙说:大盛子晚上我们去「泰隆府」吃饭,把那 些最近出力的兄弟都叫上,然后都去老李的ktv玩。记得让刚子他们去打打前 站。

去吃个饭还打前站啊,大哥去俄罗斯一趟难道被红毛鬼吓的胆小了啊!嘿嘿 嘿!盛建龙用手摸着自己的草坪头,憨笑笑着说。

刘鹤瞪了一眼盛建龙,你他妈嘴里就吐不出象牙啊!最近我们硬吞了几个铁 矿,得罪了不少人。尤其是那个叫大杨子的,手挺黑的,小心点的好。干脆这样, 让「刚子」他们早点去订酒席,然后都搬到老李的ktv。老李自己人,比较安 全。

嗯,我听大哥的,那个刘杨确实难对付。我这就去安排。大哥的车号知道的 人太多,一会你和三弟都做我的车吧。我新弄了个路虎,知道的人不多。盛建龙 说完起身就往外走。

「等下大盛子,一会你和三弟先去,我最近新弄到个娘们,我去接她来给你 们看看,保管让你们目瞪口呆。」小枫开车来的吧,一会借我用用。

季小枫点了点头,把钥匙递给了刘鹤,跟着盛建龙往外走。那边盛建龙一脸 坏笑的说:三弟,二哥我天仙虽然没见过,美女到是玩了不少,最近还搞到个很 有气质的小少妇,现在咱看啥样的娘们也不带目瞪口呆的,除非大哥弄来的是猪 八戒,你说不会是真的猪八戒吧?哈哈………

闭上你的臭嘴办事去吧,对了别忘了带上你们的女人。刘鹤笑骂着拿起手机 拨通了谢丹的电话。嘟嘟……拨通了,却没人接听,等了一会还是没人接听,刘 鹤不耐烦的挂了,然后又重新打了过去。

此时,迟斌办公室的里屋,脱的光溜溜的迟斌仰面躺着,一个浑身大汗淋漓 的女人双手抓着迟斌的手努力保持着平衡,蹲在迟斌身上略显生涩的上下套弄。 这个女人正是谢丹。自从她被迟斌胁迫以后,按照迟斌的吩咐每天早上都要早来 两个小时,晚上晚走两个小时;随时准备被叫进迟斌的办公室供他玩弄。最开始 的几天,几乎每天早上或者晚上迟斌都要折腾够了才放她走,这几天迟斌不知道 忙什么,一直没有再来烦她;但她还是按照吩咐,早来晚走。今天早上迟斌也没 有来,谢丹本以为晚上也不会来了。就在谢丹心里庆幸又逃过一天的时候,迟斌 一个电话过来,谢丹只能乖乖的走进他的办公室。

谢丹艰难的运动着身体,这样的男下女上的姿势,她做的不多,更何况迟斌 完全不动让谢丹自己掌握节奏,除了腰酸腿麻,谢丹感觉不到一点快感,下体反 倒比其他做爱姿势来的更疼。谢丹动作大了一点,迟斌的大黑粗鸡巴从阴道里掉 了出来,谢丹不得不调整身体,从新找好角度,噙着眼泪艰难的坐下去。同一开 始和迟斌用这个姿势做爱一样,谢丹尝试了好几次才让迟斌的阳具顺利的进入到 阴道。迟斌也不着急,饶有兴致的看着身上的美人儿生涩而又痛苦的伺候自己, 心里感到非常兴奋,非常满足。动作加快点,力度再大点,你在黑鬼身上玩这个 的时候,不是很快乐的大叫,身子都要飞起来了嘛。怎么跟我的时候这么没诚意 啊!迟斌嘴角上挂着一丝嘲讽的笑意说道。

他……他……谢丹眼里噙着泪,想说当时她这样和罗伯特时,完全是那个黑 人在疯狂的用力顶着她,当时自己完全就是被动的承受。但是话到口边又羞于出 口。他什么?他鸡巴比我大,操的你舒服,还是只有他操你,你才能认真啊!迟 斌说完,撤开了双手牢牢的抓住谢丹的臀部帮助她加大了动作幅度。失去迟斌的 双手来帮助保持平衡,谢丹的身体向迟斌扑了过去。谢丹赶忙将双手扶在迟斌的 肩头上,同时努力调整身体以免迟斌的阳具脱出阴道。她到不是多想这个东西留 在身体里,而是重新让这个丑陋的东西顺利进入身体,实在太费力气,太折磨人 了。

这个时候,屋外谢丹皮包里的手机响了,谢丹进来的时候把皮包放在了迟斌 的办公桌上。谢丹望了望迟斌没敢说出口,只是用乞求的眼神望着迟斌。感到特 别享受的迟斌此时正爽的直哼哼,冲谢丹摇了摇头。谢丹无奈的闭上眼睛运动着 身体。不一会电话不再响了,谢丹的心也平静了一些。我跟老公说了宾馆忙,早 晚都要多加两个小时班的,难道时间过的太久已经很晚了么,现在几点了谢丹望 着被厚厚窗帘遮挡住的窗口?

手机再次响起让谢丹身上一震。一定是太晚了,老公着急了。谢丹怯生生对 迟斌说,让我去接电话好么?不行,我还没爽呢,等我爽够了的。听到迟斌的话, 谢丹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焦急、屈辱与委屈交织在心里使得谢丹泪眼朦胧。迟斌 看到谢丹哭泣着艰难的摇动着臀部,心里也有些怜悯,同时迟斌也不想把谢丹逼 到绝境。那样对自己也没什么好处,他只想享受谢丹美丽的身体,不是要毁了她。 好去接吧,说罢迟斌腰一用力,抱着谢丹下了床,慢慢的走了出去。边走边慢慢 的随着走路的节奏和谢丹身体的起伏抽插着。谢丹紧紧的搂着迟斌的脖子,双腿 用力的盘在迟斌的腰上,她不是第一次被男人这样做了;迟斌的力道和粗暴程度 远比不上罗伯特同她玩这个花样时来的猛烈。但谢丹依然受不了这样猛烈的动作, 随着迟斌的冲击仰着头,发出痛苦而有节奏的喘息。

迟斌走到办公桌前,托着谢丹纤细的小腰,把她平放在宽大的办公桌上,将 谢丹的大腿架在自己肩上说了声快接吧,然后不紧不慢的继续抽插。

谢丹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迟斌要她这样和老公说话。一边与丈夫谈 话,一边被奸淫,谢丹不敢想象这事有多可怕。「不!不要……」谢丹哭泣着哽 咽道。不接就算了,迟斌仍旧不紧不慢的抽插着。手机铃声戛然而止,谢丹终于 崩溃的大哭起来,求求你要我回家好不好,我要回家。谢丹抽泣着哀求着迟斌。 好了……好了,我爽出来就让你回家,明天再提前点来,来的时候别在穿工装了 懂么?迟斌仍不紧不慢地把阳具在洞内进出。

手机又响了起来,谢丹哀求的看着迟斌期望他能停止动作。而迟斌根本不理 会,继续耸动着屁股抽插着。谢丹顾不得其他了,慌忙的从包里面翻出手机放到 耳边,打着手势让迟斌不要出声。「老公!」。哼哼叫的这么亲热啊,好吧看在 你叫的这么好听,我就原谅你这么久才接我电话,你下班了吧,10分钟后我在 你们宾馆左面的沃尔玛西门等你,早点来噢,今晚我们玩个通宵。咔嚓!嘟嘟嘟 ……对面没等谢丹说话就挂掉了。打电话来的不是她老公而是刘鹤。谢丹一时呆 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两个男人都不能拒绝。谢丹一着急眼泪又哗哗的掉了下 来。「你老公?」迟斌看着哭哭啼啼的谢丹问道。谢丹愣了一下,不露牙齿地轻 轻咬着嘴唇点了点头。「别哭了,说了我爽出来就让你走的」听了迟斌的话,谢 丹放松了架在迟斌肩膀上的双腿,腰部发力尽可能的把臀部提起再用力下落来迎 合迟斌,希望他早点射精。

同一时刻稍稍往前推10多分钟的时间,在市郊一个小镇的出租屋里。卢海 燕跪趴在床上高高的翘着屁股,两只饱满的乳房如同飙风中的两个布口袋剧烈的 甩来甩去。身后一个40多岁的黑胖男人,抱着卢海燕的屁股快速的抽插着,黑 紫色的大鸡巴短促而又有力的在阴道里来回做着活塞运动。经过前面的激战,此 时换成跪趴姿势的卢海燕已经完全沉浸在性爱的快乐中,卖力的扭动着屁股迎合 着身后的男人。当男人的阴茎抽出时,卢海燕缩紧腰尽可能的让阴茎的大部分抽 出阴道又不至于完全脱离阴道的束缚;当男人用力插入时,卢海燕腰部猛的发力 用尽所有力气将屁股往后坐,使得阴茎更快速、更有力、更深入的插入阴道顶到 子宫口。剧烈的动作使得噼啪的撞击声更加的清脆响亮。爽的大声哼哼的黑胖男 人看着自己胯下大汗淋漓剧烈扭动的女人,心里由衷的佩服她的性爱技巧和体力。 这个女人已经高潮好几次了,居然还有体力这样不知疲倦的疯狂。从开始到现在 他已经射了两次精了。每次结束不久,就被这个女人熟练的技术弄的鸡巴很快又 硬了起来。俗语说:妓女嘛,逼是一样的逼,脸上见高低。但现在让自己享受到 极致快感的女人,可不只是脸蛋超过其他妓女了。

被男人阳具快速有力的冲击着阴道直撞到子宫的卢海燕,此时也异常的兴奋。 在每次相撞,阴茎插到最深处时,恰到好处的用力摇动着臀部使阳具在阴道里获 得最大的摩擦和挤压。对于短短几年就有许多性爱经历的卢海燕,这些做爱技巧 早已深深的进入她的骨髓里,成为了一种习惯一种本能。黑胖男人终于又控制不 住了,他身体急剧的向上挺起,双手松开卢海燕的胯骨,绕到前面一把抓住剧烈 甩动的两只奶子,十个手指深深陷入她的肌肤。卢海燕此时也进入了高潮,像深 夜仰天嚎叫的狼一样挺着身子扬起头,从腔子里发出深深长啸……啊………男人 发出「呼呼」的喘息声,紧握着乳房收紧双臂把卢海燕拉到怀里,前胸紧贴着女 人的后背,双手用力的将两只因高潮胀起的乳房,使劲的向上往女人肩膀方向, 有节奏的推着,身体全力向一挺,一柱柱的精液猛地打在卢海燕的子宫上,让她 的身体蓦地不停哆嗦了起来。

猛烈射精后的黑胖男人没有了一丝体力,这已经是他第三次高潮射精了,他 如同死人一样趴在卢海燕背上双手松开了紧抓着的乳房。失去双手的禁锢,两只 高潮过后的奶子夸张的耷拉下来。卢海燕也耗尽了体力驮着背上的男人一头栽倒 在床上。

良久,卢海燕艰难的从男人身下爬出,用尽力气掀起男人的身子,让他仰面 躺着,然后双手又有节奏的抚摸着男人的两个软蛋,一口把死蛇一样的阳具含在 嘴里套弄着,不失时机的用舌尖舔弄马眼。

黑胖男人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女人还有体力继续。感觉这不是他在玩这女人, 而是这女人在玩他拿他发泄。他感觉自己这次是真是不行了,前两次在这个女人 高超的技巧下很快雄起的鸡巴,这次好久都没有反应。看着在自己胯间忙活的女 人,他喘息着说:小姐休息下吧,又不是按次数算钱,别这么拼命。卢海燕手没 有停止动作,只是吐出了嘴里的阳具。「早说过了做多少次都一个价钱,只要让 我觉得干的过瘾就行。你是嫌和我干事儿不爽,还是我不够漂亮」。

「不,不是这个意思,我来这半年了还没见过哪个姐儿比你漂亮、比你身材 好、活还好的,和你干事儿我感觉爽死了。」

喔……!还没等男人继续往下说,卢海燕就又含住黑胖男人的鸡巴,来了次 轻咬加深喉,爽得他立马哼了出来。他感觉很好笑,嫖了这么多年,第一次遇到 比嫖客还饥渴的野鸡。别的野鸡都巴不得嫖客赶紧完事拿钱走人,而眼前这个鸡 却恨不得榨干嫖客的身体,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索性不再说话,躺着开始享 受起来。

这个女人的技巧真好啊,这么漂亮的人儿居然还有这么好的技巧,这要是穿 越回古代一定是头牌的头牌了。黑胖男人很快又来了感觉,阳具慢慢的开始有了 反应。他坐起身子一手摸着卢海燕的头,另一只手玩弄起卢海燕的乳头。这时一 段不合时宜的手机铃声「囚鸟」从女人的包里传了出来,女人动作戛然而止,猛 地推开黑胖男人冲过去抓出了手机放在耳边,打着手势要男人不要出声。嗯嗯! 我知道,我知道,我也很想你,我没在市内,放心我会尽快过去的。放下电话的 卢海燕,抓起桌子上的矿泉水,冲洗着下体,然后又拿起一瓶开始洗脸、漱口、 整理头发开始化妆。

黑胖男人莫名其妙的问:你要走?卢海燕微点下头,没有停止打扮,黑胖男 人走下床,挺着已经硬起来的鸡巴,不情愿的走了过来摸了摸卢海燕的背,不舍 得的说:再陪我一会吧。滚!别他妈碰我。卢海燕甩开男人的手,拿着镜子仔细 照了照自己,然后又细致的检查下体;随后又拿过一瓶矿泉水,坐下来分开腿, 一只手分开阴唇把瓶子倒过来使劲往阴道里面灌,然后站起身来继续冲洗,抓过 纸巾擦干了下体。收拾干净的卢海燕又用手指慢慢插进阴道拿出来看了看,放到 鼻子前闻了闻,然后飞速的穿起了内裤、文胸、连衣裙。

黑胖男人看着忙碌的卢海燕,懊恼的掏出一百块钱,走过来递给已经穿戴一 新准备离开的卢海燕。小姐你很棒很漂亮,又这么卖力;按说好的太少了。可惜 我带的钱不多,咱按射的次数算吧,这150你拿着。给哥留个电话,以后哥想 打炮就找你。滚!别挡道,卢海燕白了一眼黑胖男人,抓过钱,一把推开他飞快 的跑了出去。

卢海燕不顾刚刚被蹂躏过的下体传来的痛楚,气喘吁吁的快步往镇口走着。 两只丰满的乳房,即使因为她喜欢穿小一号的罩杯而被紧紧束缚着托起,却依然 随着她的快节奏步伐不停的抖动着。卢海燕非常懊悔,真想抽自己几巴掌。自己 怎么就这么贱、这么没自信。为什么要怀疑自己心爱的小枫对自己的爱。这几天 一直休养身体,本打算把自己最好的状态给心爱的小枫。就因为自己一时的冲动 便宜了陌生的恶心男人。一会见到小枫自己还能有刚才的状态了么,卢海燕懊悔 的几乎都要哭出来了。终于回到车里的卢海燕飞一样向市内驶去。

刘鹤坐在车里等的有点不耐烦了,拿起电话打算再给谢丹。刚拿起电话,又 放下了,他觉得既然谢丹已经答应了,就一定会来;想要这样的女人死心塌地的 成为自己的情妇,是需要耐性的,不能逼的太紧。刘鹤是个很有耐性的人,多年 来打拼,更磨练了他做事稳健又有韧劲的性格。

又等了一会,还不见动静,刘鹤有点生气了。正在这时,他看到谢丹出现在 了不远处沃尔玛超市门口,焦急的张望着。谢丹的头发有点湿,好像刚洗过澡。 刘鹤看到谢丹这个样子,心里觉得好笑。这小娘们耽误了这么久,原来是为了讨 好我预先自己洗干净了。刘鹤,看谢丹还在张望,这才想起了,自己现在开的三 弟的车,赶紧按了几下喇叭。

谢丹听到喇叭声后,果然往刘鹤那边望了过去。一看是刘鹤,谢丹赶紧快步 上去,钻进了车里。谢丹虽然洗干净了身子,还匆忙的补了装,但是高潮的余韵 还没有过去。为了避免尴尬,谢丹先开口道:你换了车了,这车叫什么名字,挺 好看的。「这个车是我三弟的,叫什么道奇ChallengerSRT8还是 什么挑战者的。我不是太懂车,你很喜欢研究车么,我三弟对车很有研究的,一 会你们见了,你问问他」。「噢!不是,我对车一点都不懂,我只是觉得这车的 样子很特别。」你喜欢,我送你一辆吧,今天和我两个兄弟聚会结束以后,我让 三弟带你去我们公司的车行去选辆,你喜欢哪个就开走哪个,刘鹤一边开着车, 一边说道。

谢丹,摇了摇头说:谢谢,我不能要,被人看到不好。刘鹤摇头叹气道:哎! 离了吧,跟着金辉有啥好的。做我的女人,虽然我现在不能娶你,但是你跟了我, 保证比现在过的舒服自在。谢丹咬着嘴唇茫然的望着车窗外,默默的没有说话, 眼泪不自觉的忍不住落了下来。

刘鹤眼尖,很快就发现了。叹气道:哎!又哭了,我最受不了女人哭了。每 次出来跟我,你都要哭。今天我刚从俄罗斯回来,兄弟们好久不见了,大家聚聚。 我想让他们看看,我新给他们找的大嫂有多漂亮,你可别这样扫兴。你放心,你 要不愿意,今晚我就不和你开房了,但是兄弟聚会那边你得给我面子,应酬完, 我就送你回家。

不,没事,我跟老公说了要通宵加班的,谢丹喃喃的道。听谢丹这么说,刘 鹤高兴的加快了油门。

此时的卢海燕早已经来到了ktv门外停好了车。这地方小枫经常带卢海燕 来,所以卢海燕直奔二楼。迎面有几个年轻小伙守在楼道口,把卢海燕拦了下来。 卢海燕正没好气呢,刚打算骂几句出口气,突然有人在里面说道:「这是三嫂, 还不道歉。」说话的正是曲钢。曲刚走过来,笑呵呵对卢海燕说道:「三嫂对不 起啊,他们几个是新来的。你别生气,三哥他们都在201了。」卢海燕看也没 看钢子一眼,径直往里面走去。曲钢望着卢海燕的背影,心里直痒痒,裤裆里的 老二不自觉的硬了起来。曲钢也玩过不少女人,其中也不乏长相漂亮的,但他还 是觉得卢海燕是他玩过女人中最漂亮的。卢海燕不仅漂亮,气质也很特别,冷艳、 高贵的气质中又不失女人特有的性感。而且自从那次被盛建龙设计陷害,被矿工 轮奸以后,卢海燕的举手抬足,一笑一颦中仿佛又多了一些风骚女人特有的韵味。 这更让钢子对卢海燕渴望至极,每次见到她都有一种想立即扑上去的冲动。没事 的时候,钢子脑子里都是卢海燕迷迷糊糊被那些矿工操得大声叫喊的风骚样,还 有她被迫配合盛建龙玩各种花样时的风情万种。这些香艳的回忆,令钢子永生难 忘。后来他几次想求盛建龙再玩一次,但都没敢开口。因为盛建龙不但真的遵守 同卢海燕大哥的约定,将所有的视频全部销毁,还把那天晚上玩过卢海燕的工人, 都以事故为名,送进煤窑活埋了。可以说他是那些人中,唯一的幸存者。而且从 那以后盛建龙自己都没有再侵犯过卢海燕一次。他还哪敢再提那种事儿。正当刚 子出神的望着卢海燕的背影发呆时,一个四十多岁的黑廋男人从背后突然拍了一 把刚子,「我说刚子,你真干过这小娘们?」被吓了一跳的刚子,回头一看是刘 奎。这刘奎以前只是个看办公楼大门的,因为人精明,手又黑,最近两年深得盛 建龙赏识,地位渐渐的已经高过了刚子。刚子很是瞧不起刘奎,总是和刘奎较劲, 什么事都要和刘奎攀比。曾经操过卢海燕,自然也成了刚子在刘奎面前值得炫耀 的一件事儿。

「那当然了。老子风光的时候,你还他妈的看大门呢,刚子自豪的说道。」 「嘿嘿,我看未必,那天我晚上巡楼的时候,只听见这娘们在盛老大办公室里被 干的鬼叫。早上你就来把这娘们接走,送回市内了。你啥时候干的?,有啥凭据? 别告诉我,你是送她回市内的时候在车里干的啊。要是那时候和你干的,那车都 震了,对你咋还这鸡巴态度啊。我看你是吹牛吧,都把人家干了,看人家还一副 色眯眯的逼样。」刘奎冷笑的数落着刚子。刚子不屑的道:「哼,这事是我们高 层的事儿,那时候你还是个屁呢。盛老大让保密,老子懒得和你说。等你有资格 玩了你就知道这小娘们有多带劲了……」

卢海燕这时候早已经到最里面的201包房外。一进门卢海燕就见盛建龙紧 紧抱着一个体态丰满,比自己还要高一些的女人在那里跳舞,却没有看见季小枫 的身影。卢海燕刚要转身离开,眼尖的盛建龙已经跑了过来,喊住了卢海燕。卢 海燕仰着头,用眼角蔑视的向下瞄着盛建龙质问道:「小枫呢?」盛建龙嘿嘿笑 道:「弟妹别急,小枫在202和兄弟们喝酒呢。你进去坐一会,我叫人去喊他。」 「不必了,我自己会去。」说罢卢海燕转身奔202包房快步走去。盛建龙望着 卢海燕的背影喃喃道:「鸡巴骚娘们,总他妈这么拽。不是看我三弟的面子,老 子操不死你。」


    我们不生产视频,我们只是视频的搬运工!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谢谢您的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