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激情  »  【绾君心】(29-30) 加载中加载中
【绾君心】(29-30)
【绾君心】(29-30)作者:长头发尧尧

作者:长头发尧尧 字数:8100 :viewthread.php?tid=9050730&page=1#pid94612635

一走下出口,陈默就看见了来接机的妈妈。明明已经不是第一次放假回家了, 妈妈依旧激动得像个孩子,大力挥着手,生怕自己看不见。

「来,给我拿。」她一把拽过陈默手上的拖箱,还作势要去拿背包。

「这些都不重,我自己拿得过来。」陈默笑着挽住妈妈的胳膊,但还是拗不 过,把拖箱让了出去。

「你爸还在外面停车呢,来的时候路上堵车,我还怕接你接迟了。之前就告 诉过他早点出门······咦?婉婉,眼睛怎么红了?」

陈默心里一慌,下机前明明已经照了好一会儿镜子,还这么明显么,「我· ·····在飞机上睡了一会儿,醒来后揉眼睛了吧。妈,你怎么还叫我小名啊, 不是有说法说十八岁之后就不叫的嘛。」陈默连忙岔开话题。

「谁说的?我怎么没听说过啊,你姥姥现在还总叫我小名呢。」

「哈哈,好,好,婉婉都听你的。」陈默把头靠向妈妈,看见停好车的爸爸 在不远处招着手,感觉近日来压抑在心头上的重量似乎减轻了些。她深深地吸了 口气,抿紧嘴唇,回家真好。

曾在一本书上读到过,人每晚平均会做7个梦,短则数十分钟,长则一、两 个小时。在结束一场梦的时候,眼球会频繁地转动,预示着新梦境的莅临。陈默 不知道夜中自己薄薄的眼皮下经历了怎样的翻动,更无法一一记起自己做了什么 样的梦,但切实感到彻夜的辗转让身体异常疲惫。

睁开眼时,已近晌午。她不敢置信地盯着床头闹钟看了好一会儿,才浑浑噩 噩地起了身。爸妈早已经上班去了,她晃晃悠悠地走去卫生间,洗手台前的镜子 被擦得明亮,可以清楚地看到眼角挂着淡淡的痕迹。

这是怎么了。陈默有些不解地凑近观察,大脑转了许久才意识到是泪痕。难 道昨晚睡着觉还哭了么?她垂下头呵呵地笑了两声,打开水龙头接了一捧水拍在 脸上。现在的自己已经连悲伤的力气都没有了。

虽然昨晚没怎么吃东西,但现在竟一点也不饿。她瞥了一眼餐桌,沉沉地坐 在了近旁的琴凳上。

这台琴,有半年没碰了。

陈默暗暗唏嘘,掀开琴盖弹弄了几下,琴声中夹杂着「呲呲」的杂音,听上 去不怎么舒服。她停下手指,默默地看着黑白的键子。时间飞逝之快真是让人浑 然不觉,更可怕的是在不自知中悄悄地改变着的一切,就像这台琴,发觉到的时 候,音已经不准了。不过钢琴还可以调音修整。陈默抚着黑色的漆面,无可奈何 地闭上眼,但其他的,恐怕永远没办法挽回了。

忽然,家里电话响起。陈默吓了一跳,连忙起身去接。

「婉婉,起床了?」是妈妈打来的。

「嗯,起床了。」

「我上班前叫了你但你没醒,就把饭菜放进电饭煲了,你吃了么?」

「待会儿就去吃。」虽然陈默没有吃的打算,但她不想让妈妈担心。

「我看你昨晚没吃多少东西,就做的清淡了点,等晚上回家我再给你做好吃 的。」妈妈嘱咐着,「哎,你手机怎么没开机啊,之前给你打一直是关机,我还 以为你一直没起床呢。」

其实陈默确实是睡到现在才醒,不过她没有多说,只是答应道:「我忘了开 机了,待会儿就去弄。」

放下电话后,陈默机械地走去拿手机,按了开机键就把它丢到桌上,整个人 倒进沙发,望着开机画面发呆。

手机「嘟嘟」地震动了几下。应该是妈妈的未接来电提醒,陈默没有去管。 可是「嘟嘟」的短信提醒一直没有间断,连续震了好久。

妈妈打了这么多电话进来么?陈默困惑地拿起手机解了锁,看着屏幕一下子 呆住了。nbsp;

是何文柏。

似乎是从昨晚十点多开始就打了电话进来,一共打了六个。陈默感觉自己一 下子清醒了,迟缓的大脑随即转动起来。

他为什么打电话过来。陈默盯着手机,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她有些烦躁地 起身踱步,视线依旧没有离开通话记录。他还有话要跟我说?说什么?

陈默突然想起昨天廖冉的一番话,莫名其妙地涌起了希望。本以为廖冉只是 在安慰自己,难不成真的被他说中了?何文柏心软了?

连日低迷的情绪让陈默如草木渴望阳光般极度渴求着希冀,她来不及细想, 转瞬即被期望的念想冲昏了头。那我们不会分手了?我们还会像以前那样?一切 都会像以前那样了。陈默陷入病态的妄想,嘴角不自觉地泛起笑容,好像何文柏 已经站在面前,带着暖人的微笑,向自己张开熟悉的怀抱。

她不顾一切地走上前。

「哎呦。」一阵钻心地痛,陈默瞬间从臆想中回过神,原来自己重重地撞到 了墙。

她像发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手一抖,手机掉在地上。

我是傻了么,脑子坏掉了么。陈默捂住耳朵,眼眶湿润起来。什么心软,什 么和好,事已至此还抱着这样的幻想,我已经变得不正常了么。

在这段感情里,陈默远比自己想象中陷得更深,致使她怎么爬也爬不出不见 五指的无望。

「嘟嘟嘟,嘟嘟嘟。」手机似乎又响起来了,陈默缩在地上,捂着耳朵动弹 不得。手机响了好一阵才安静下来。不想去接,现在谁也不愿见「嘟嘟嘟,嘟嘟 嘟。」没安分多久的手机又震动起来了。陈默转了个方向,背对着手机。

不知这样的状况反复了多久,手机依旧没有放弃的意思,持续不断地震动着。 陈默心烦地去抓手机,看都没看就按下了接听键。

「喂。」她即刻说道,充斥着不耐烦的语气。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开了口,「默默。」

陈默从放下电话的那一秒开始就没有停下来过,一直跑着,跑出家门,跑着 去拦出租车。她片刻都歇不下来,生怕停下来后发现一切又都是幻觉。

连零钱也等不及拿,她直接跳下车跑进了机场。到达厅满是接机和下机的人, 「咕噜噜」的行李箱和各样的身影在眼前穿着,机场广播反复回荡,重叠的音影 身形像海市蜃楼般,她焦急地四处张望,大口喘着气,几乎要被逼疯了。

突然,有只手拉住了正要再次跑开的她。

陈默猛地回过头

头发有些凌乱,眼里显见的疲乏,下巴微微泛出青色胡渣,「······ 默默。」声音干涩得有些哑。

陈默呆立在原地,时间仿若停止了。

何文柏身上除了钱包和手机以外什么都没带,陈默先在机场附近找了个宾馆 帮他安顿下来。路上,两个人都没怎么说话。

何文柏的突然而至让陈默惊得无法正常思考,在电话里得知的时候,她恨不 得马上飞到机场。但两人真的见了面后,喜极之余还隔着现实的尴尬,在一起的 每一个眼神接触似乎都提醒着他们之前的不愉快。

陈默陪何文柏走到宾馆房间门口后停下了脚步,「······你先休息吧。」 她绞尽脑汁只说出一句无关痛痒的话。

「好。」何文柏答应着,但什么也没有做,直挺挺地站在原地,任凭尾音消 散在充斥着香氛的空气里,。

陈默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正巧碰上何文柏的目光,一时心慌起来:「··· ···怎么······不进去?」

「因为,」何文柏不好意思地咳了咳,「因为门卡在你那里。」

陈默这才意识到,脸「噌」地红了,她窘迫地去掏口袋,结果慌乱中门卡掉 在了地上。还未等她反应过来,何文柏已蹲下身拾起了门卡。

「对······对不起,」陈默局促地站在原地,在心底咒骂着自己的没 用,一件小事都弄得乱七八糟。她无所适从地盯着自己的脚尖,埋下头细声道歉, 「对不起。」

何文柏看着这样的她,心里颤抖了一下。他停下开门的动作,喉结上下滑动, 「不,是我对不起。」

陈默愣住了,抬起头。

「默默,对不起。」

陈默一路上忍住的各种情绪一瞬间爆发,她瞪大了的眼睛迅速红了,泪水不 受控制地流出来。

何文柏怜惜地看着,心中闪过一丝愧疚。他抬手拭去陈默的眼泪,犹豫了一 下,吻了下去。

陈默没有反抗。她闭上眼,勉强睁开眼睛只会让泪水愈发不可收拾。

何文柏吻到深处,揽住陈默,已打开的门支撑不住这重量,两人顺势倒进房 间。「默默。」何文柏把吻从陈默额头上移开,直视着她,低低地叫了一声。

陈默什么也没有说,踮起脚吻住了何文柏还未来得及合上的嘴唇。

他未料到陈默会如此主动,吃惊之余,欲望已经让身体燥热起来。何文柏迎 接着送上来的双唇,紧紧将眼前的人抱在怀里。陈默只穿了一件薄裙,身体曲线 在亲密的拥抱下凹凸分明。

主动的情势立即调转了。何文柏急切地索要起陈默舌头,强势地纠缠着,连 口内的粘膜都不肯放过,尽情舔舐。

陈默本就没什么力气的身子渐渐瘫软下来,她双膝一颤,跌坐在了床上,泛 着潮红的脸上挂着有些困惑的表情看向何文柏。

何文柏的右手轻抚陈默耳后,摩挲着向下滑动,扶住她细的脖颈,「我没有 一刻不在想你。即使我狠心让你从我眼前消失,从我耳边消失,但我没办法让你 从我脑海里消失。」何文柏从上方俯视下来的双眼像是融化了般湿润着。他谨慎 地控制着自己的力道,轻柔地把陈默压倒在床上,「我真的很瞧不起抑制不住想 你的自己。」

何文柏的一字一句都直击陈默心底,所谓理性的防线被悉数击破。她望着那 炽热的目光,一时什么也说不出,只好将手覆在他骨节分明的手上,指间相交。

躺在床上的陈默就像颗剥了一半的糖果,闪烁着诱人的光泽。何文柏迫不及 待地解开她裙子上身的扣子,手从小腹摸至后背脊柱的凹陷。陈默急促地呼吸着, 柔软的身子在何文柏手下起伏颤抖。

「你知道当我看见手机上有那么多你的未接来电时有多么懊恼么,我恨不得 把时间调回去,狠狠扇当时的自己一个耳光。」何文柏的唇舍不得离开陈默娇嫩 的肌肤,他一边亲吻着,一边低声蜜语,「我打回电话给你,但你一直关机,一 遍遍的提示音简直让我发疯,我什么也顾不得了,我只想马上见到你。」

「我也是,见不到你,我也要疯掉了。」陈默想起之前虚妄可悲的幻觉,抱 住伏在身上喘息着的何文柏,他炙热的气息急促地扑打着自己的肌肤,这感觉无 比,「我好怕你不接我电话,好怕你不理我,好怕你真的和我分手······」

「不会的,默默,我再也不会说出那种气话了。我爱你,已经爱得无法自拔, 爱得无药可医了。」

真挚的语气催化着陈默的情欲,何文柏上下游走在后背的手更是挑弄着她敏 感的神经,似乎身上的汗毛都立起了,下体不可思议地迅速湿润起来。

「文柏,」陈默咬住上唇,绵绵地叫着,「文柏。」

以前的时候,陈默很少会如此娇媚地唤自己的名字。何文柏察觉到这个细节, 微微抬身详视了一下。

「怎么了?」陈默有些讶异。

「你刚刚叫我的声音真好听,再叫一次吧。」何文柏抚开陈默脸上帖服着的 几缕发丝,微眯着眼,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

「我刚刚有叫么······」陈默脸颊绯红,胸口上下起伏着。

原来是忘情了。何文柏的笑容透漏出淫乱的气息,他熟练地解开陈默的胸罩, 一手握住弹出来的乳房,纵情搓揉着,「当然有,叫得直钩人心弦,就像这样,」 他贴近陈默耳边,舔舐着如珠玉般的耳垂,呼着气唤道:「默默,默默,默默· ·····」

陈默经不住他这样挑逗,喘息声越来越明显,双腿不自禁地夹紧何文柏,略 略扭动起腰。

何文柏的下体被蹭得滚热,坚挺得要从裤子里破出来一样,但他依旧没有拉 下拉链的意思。「忍不住了么,想要我想得忍不住了?」

「嗯。」陈默小小的身躯已经被情欲侵蚀得一干二净,蜜穴里的爱液泛滥得 溢出来,连臀沟都快沾满了。

「那就像我那样叫我的名字。」

「······」陈默咽了下口水,一面羞赧一面又欲求不满的矛盾神情让 人看得意乱神迷,「文柏······」

「不够,再叫。」何文柏把肉棒释放出来,将它贴在陈默丰盈的大腿根处, 兴奋得微微搏动着。

「文柏。」陈默的声音大了一些。

「再叫。」何文柏依旧没有玩够,捏住陈默挺立的乳头,肉棒来回蹭着她卷 曲的阴毛,恶作剧般就是不肯插进去。

「文柏,」陈默近乎哀求,神色迷离,「文柏,文柏······」

何文柏感觉热血直冲颅顶,他强气地吻住陈默的嘴,压得她只发出断断续续 地呻吟声,肉棒霸道地撑开阴唇,直接塞满狭窄的阴道。

「嗯······嗯······」陈默被插得茫然自失,阴道跳动着越缩 越紧。

柔软的触感死死裹住何文柏的肉棒,似乎全身的血液都流向那里,肉棒越来 越大。他剧烈地晃动着腰部,阴毛挲挲地摩擦着兴奋得冲开阴唇包裹的阴蒂,爱 液被冲撞得肆意横流。

像狂风一般席卷而来,何文柏大幅度的抽插让陈默晃动得像个无法自控的娃 娃,这段时间无从宣泄的思念放大着做爱的欲望,床甚至也「吱呀」地叫出声来。 陈默觉得自己都要被何文柏碾碎了,阴道拼命地收缩着,把肉棒急切地向内吸。

滑入深处的龟头品味着难以言语的快感,还要再往里,还要更粗暴。何文柏 像被性欲支配的野兽一样,不满足地抱起陈默的左腿,迫使她微侧过身,插入的 余地变得更大。他犹如锤击一般直深入到子宫口,咕啾咕啾地大力抽插。

狭窄的阴道被粗壮的肉棒撑开到极限,极度敏感的深处被抽插得痉挛起来。 陈默含糊不清地娇吟着,从指尖直到脚底都像经受着一波波的电流,让她心跳得 喘不上气。

何文柏也被异常强烈的兴奋感冲击得头脑空白,他摇晃着身体,腰部打着圈 搅动着陈默湿热的阴道,汗水滴落在她上下跳动着的胸脯上,两具肉体相互碰撞 的激烈声音响彻房间。

「唔——」陈默抑制不住地叫出声来,跨在何文柏肩上的腿僵直着,无意中 咬在嘴里的发丝沿着口水滑落而下。

陈默时不可思议的紧缩让何文柏再也无法忍耐了,他直直地挺身向前,抵住 子宫口的龟头接二连三地喷涌精液,似乎要贯穿身下的肉体一般,狠狠地向前冲 荡,享受着巅峰的欢愉。

何文柏满足地从陈默身上离开,躺在旁边,手从她腰下绕过,揉捏着那圆润 的臀尖。「默默。」他有别于做爱时的狂野,温柔地叫了一声,在她额头上轻啄 一下。

陈默向何文柏靠得更近了些,依偎在他胸前,时隔多日第一次安心地闭上了 眼睛。

不知这样躺了多久,陈默醒了过来,睁开眼发现何文柏正看着自己,「你什 么时候醒的?」

「我一直没睡。」

「哎?那你一直是醒着保持这个姿势?」陈默发觉到自己还压着何文柏的胳 膊,担心他手麻,想翻个身方便他抽出来。

「这个姿势很好啊。」哪知何文柏手臂一勾,正使力想翻出去的陈默反而被 勾得更近了。她赤着身贴在何文柏身前,柔软的乳房紧紧压在温热的胸膛上,可 以清楚感受到何文柏的呼吸起伏。「这样我就可以更仔细地看你睡觉的样子。」 何文柏眼底露出几分捉弄人的神色。

「有什么好看的······」陈默顿时略担心起自己的睡姿,之前做得太 累了,睡觉时不会流口水什么的吧。

陈默的小心思完全被何文柏看透了,他故意逗弄道:「我刚刚才知道,原来 你睡觉还会打呼噜。」

「什么?不会吧。」陈默不敢置信,但看着何文柏认真的表情又动摇了, 「不会吧?真的?」

「真的,为了证明给你看,我用手机录音了。」何文柏煞有介事地说。

陈默的小脸顿时暗了好几个色度,有些气馁地低下头,欲言又止。何文柏看 着别扭的陈默,从心底里笑出声来。

「你骗我的。」陈默恍然大悟,抗议着去咯吱何文柏。

何文柏怕痒,扭动了几下,把胳膊收得更紧了。

「太紧了,好难受,我认输快放开我。」陈默被何文柏紧紧地箍住动弹不得, 吐着舌头抱怨道。

「那就让我品尝一下胜利的果实吧。」何文柏探头含住陈默的舌尖,将腿跨 过她光滑的身子,像松鼠抱着橡果般坚决不肯松手,肉棒恰好贴在她两腿之间。

陈默感觉到何文柏的肉棒在微妙的接触中起了变化,试图劝阻道:「你连夜 赶过来,该好好休息了。」

「跟你做爱就是最好的休息。」何文柏说着,手滑向陈默的蜜穴。陈默还想 说些什么,就被他用嘴唇堵住了。

正巧不巧,陈默的手机响了。

何文柏没有要中断的意思,但陈默坚持着脱了身,只怕是家里打来的。她拿 过手机一看,果真害怕什么就来什么。

陈默做了好一会儿心理准备,警告何文柏不许出声,接起了电话。

「婉婉,你去哪儿了?」妈妈有些焦急,「都六点多了,怎么还不回家吃饭?」

陈默心里一惊,已经这么晚了。她只得扯谎搪塞过去,「我······和 同学在外面吃饭呢,吃完就回去。」

「和谁啊?」妈妈追问道。

「哎呀,妈,还能和谁啊,」陈默一边说着废话,一边在脑海里飞快地搜索 人名。几个玩得好的朋友都还没放假,万一妈妈打电话过去岂不就穿帮了。正犹 豫着,大脑里突然窜出来一个名字,已经放假回家且关系够好的也就他了,「是 和徐永徵。」

「哦,小徐啊,他放假了?」

「是啊,他比我早回好几天,我们同学都没回呢,他闲着没意思,所以我一 回来就叫我出来聚一聚。」陈默顺水推舟下去。

「那你也不提前给家里打个电话,吃完饭后早点回来。」妈妈没有疑心,挂 断了电话。陈默吁了一口气,放下手机。

「谁是徐永徵?」何文柏坐起身,探过头来。

「我同学。」陈默随口解释道。

「学?」

「嗯。」

「哦?你妈妈怎么这么放心你和异性单独出去吃饭?都这么晚了。」

「他不一样,我们从小就认识了,两家也总来往······」陈默说着说 着就发现何文柏的脸色越来越不对,这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关心这个话题,「哈? 你在吃飞醋么?」

「飞醋?哪会。」何文柏连忙控制住自己的异样,一笑带过,「我才不担心 这个呢。」

「还说不担心,刚刚眼睛都快瞪出来了。」陈默笑道。

「没有。」何文柏把头转向一边,坚持着。

「哈哈,现在更明显了,欲盖弥彰。」陈默第一次体会到男人为了自己吃醋, 看着何文柏有趣的样子,心里甜滋滋的,禁不住抱了上去,「这感觉真好。」

「什么感觉?」何文柏不明所以。

「你担心我的感觉啊。」陈默俏丽地笑着,眼睛弯成亮亮的月牙。

何文柏翌日下午就准备回去,陈默找了个借口溜出来为他送行,两人在机场 餐厅里随便吃了些东西,坐着聊天打发时间。

因王莉心而起的不快由此消散,陈默说不出的开心,望着何文柏的脸都一直 抑制不住地扬着嘴角。

「你怎么好像送我送得特别高兴,你夫君要远行了,还笑得像朵花一样。」 何文柏好笑地问着。

「什么夫君,你只能算是个相好罢了。」陈默鬼灵精地眨眨眼。

「刚见你的时候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伶牙俐齿,以前的恬静都是在骗我啊。」 何文柏捏了捏陈默的鼻尖。

「怎么,后悔了?」

「是啊,后悔了。」何文柏单手托腮,眯着眼看向陈默,「后悔怎么没有再 早点认识你。」

陈默微微脸红起来,眼睛看向别处,「哪有你这样犯规的,不······」

「默默,」何文柏打断了陈默的话,伸手轻扶住陈默的下巴,让她转过头来 直视着自己,「说真的,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女孩。」

「怎么突然······说这个······」陈默看着何文柏眼中自己的 身影,有点眩晕。

「没什么,可能是要离开了有点伤感吧。」何文柏笑了笑,松开陈默起了身, 「时间差不多了,走吧。」

陈默还沉浸在刚才微妙的气氛中,有些迟钝地点点头,任由何文柏牵住自己。

「咦?陈默?」刚走出餐厅没几步,突然有人叫住了略晃神的陈默。

陈默一惊,抬头看过去,顿时语塞,「昕······昕昕。」

是陈默的人设图。不过我试了几次都上传不上来,额······我也搞不 懂了


    我们不生产视频,我们只是视频的搬运工!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谢谢您的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