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古典  »  沉寂重生 加载中加载中
沉寂重生
“嘘——”马夫熟稔地拉扯著强绳,让华丽贵气的四骑马车稳稳停在朱红大门前。
  整辆由乌金木雕制的马车看起来既气派又华丽,有多值钱就不用提了,光看那四匹通体雪白的高大骏马,就直教人咋舌,一路上不知吸引了多少欣羡的目光。
  瞧,跑了千里来路,马儿却不见一丝疲态,仍然精神抖擞地傲然挺立。
  使得起这般良驹的人家,自然不会是寻常百姓,在整个延福城里,怕只有在城西拥有上千顷牡丹花田的姚家,才能撑起这般排场。
  马车还在远处,小厮早早就候在门前的石麒麟旁,等著伺候主子下车了。
  马车一停,小厮立即动作迅速地站在车门边,有礼地向里边儿招呼了声,“主子,小的开车门了?”
  说完话后,没听见里头有回应,小厮不敢动作,静静站在原地等待主子的回应。
  过了一会儿,饰著红丝穗带的车门从里边儿向外推开,小厮连忙朝旁一闪身,避开车门及从车里下来的人。
  从车里拎著裙摆下来的,是一个长相秀丽、模样甜美的大姑娘,她是待在主子身边伺候的大房婢女——脂红。
  只见下了车的脂红,低垂的小脸红通通的,眼眸也不敢抬起来,直盯著脚下的黄土地看。梳著长辫子的头发,有几丝凌乱地脱离了发辫垂挂在肩头;衣襟也不太平整,就像是匆忙间随便抚过的。
  反正,她整个人看起来,就好像是在被窝里刚打过滚儿一样。
  但是站在马车旁等待的下人们,没有人对脂红的凌乱外表有任何惊讶,他们早已习惯了这种景象,反正主子的风流韵事也不差这一桩。
  只要人没傻的都看得出来,方才马车里肯定是春意无限、风光旖旎。
  主子的风流是出了名的,因为了解,所以小厮刚才才会不敢冒然地拉开车门。
  要是真撞见了什么,惹得主子不开心了,难保不会就这么被轰出姚府,那他一家老小不都要喝西北风去了吗?
  脂红下了马车,才刚站到一旁,随后就从昏暗的车厢里跨出一个风流倜傥、俊美邪气的贵气男人。
  他,就是姚家的主人——姚烨。
  丝毫不掩饰俊脸上那种邪肆放荡的餍足神情,姚烨全然不在意让人知道方才在马车里与婢女的恣意纵情。
  用纤长手指拨弄了下用金线挑绣著牡丹花瓣的衣袖,姚烨迈著大步经过向他行礼的小厮及婢女跟前,跨上朱红大门前的青石台阶。
  早候在门前的姚家管事钱守成连忙迎上前去。“爷儿,您回来啦!”
  “嗯!”姚烨看了能干的老管家一眼,转身继续朝里走。
  他知道钱管事必然会跟在他身后,所以没停下脚步,朝后头随口问道:“我不在的这几日,秋芳园那儿有没有问题?不要还没到养花天就给我搞砸了。”
  牡丹花开之日通常有微风轻雨,人们谓之“养花天”。
  姚家所在的延福城,培育出的牡丹一直都是全国品质最好、花相最多、品种最全的。
  姚家祖上就是因为培植牡丹而致富,四、五代下来,姚家所拥有的财富,就算姚烨不事生产,也能让他每天锦衣玉食、吃喝玩乐地挥霍不下三辈子。
  更让人嫉妒的是,兴许是姚家祖上有德,还是哪一代葬著了风水宝地,在姚烨出生的那一年,姚家莫名其妙地培育出珍贵的牡丹名种——姚金。
  姚金与姚黄系出同支,有著姚黄美丽的淡金黄色花瓣,枝条细瘦但硬实有力,花型如托桂,每一朵都比成年人的脸儿还大。
  而与姚黄不同的是,姚金每片花瓣边缘都如同用金丝镶嵌一般,有著细微的绉褶,看起来贵气满盈、富丽无比,比起姚黄更是加倍地光彩照人,如同美丽的女子亭亭玉立、风华万千。
  本来姚黄就已经被众多爱花人士尊誉为花王,现在出现了姚金,更是让众人赞叹不已,不得不为它的富贵花相所折服。
  从此之后,二十三年来,每一年的品花宴,都由姚金独霸牡丹花王的宝座。
  延福城其他养花名家费尽了心力、投注了金钱,却无法再培育出比姚金更美丽、更娇艳的牡丹。
  于是,在延福城这个牡丹重城,众花商只能心悦臣服地让姚家独占牡丹花界的龙头宝座。
  虽然坐拥吃喝不尽的家产,但姚烨却有著不同于浪荡外表的精明干练。
  擅长做生意的他,深深明白物以稀为贵的道理,从来不曾广植价值连城的姚金,藉此提升它的身价,突显它的难得与珍稀。
  因此广大的秾芳园里虽然种满了各品牡丹,有玛瑙盘、御衣黄、九蕊真珠、颤风娇、观音面、姚黄、香玉、紫金盘等等,却独缺一品姚金。
  秾芳园是一块丰饶美地,不论姚家植上什么品种的牡丹,都能够如预期地开出品质优异的牡丹。
  所以在牡丹季来临时,姚家秾芳园所出产的牡丹可是抢手得很,就连皇宫内院都每年固定向姚家订购大批牡丹以充实宫园。
  于是姚家不但在延福城称得上是花界龙头,就连皇上都召见过姚烨及他爹,还御赐姚金“百花仙主”的美名,造成朝野上下一阵轰动。
  撇开生意及家业不谈,姚烨除了风流快活之外,最大的兴趣也是牡丹。他在玩乐之余,对自家培植的牡丹也投注大把心神,坚持最好最美的牡丹要出自于姚家。
  所以这回南下访友,不过短短七、八天,就不顾好友的挽留,急呼呼地赶著回来了。
  “秾芳园一切正常,田师傅每天都会回府回报花状,但是咱们……”钱管事说到最后,语气中带著些许迟疑。
  本来打算先回房梳洗一下的姚烨一听,脚跟一转,就朝西边府里另辟的内园走去。
  看到姚烨改变前进的方向,一直跟在他身后的脂红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目送他及钱管事离去。
  在姚府,宝天院是只有主子、总领花匠、管事还有侍花女才能进去的院落。
  脂红虽然在婢女的阶级中属于最上层的大房丫头,也因为长得漂亮而有幸被主子看上,成为侍寝,但跟侍花的婢女比起来,身分硬是矮了一截。
  选进姚府工作的婢女本来要求就高,除了样貌清秀、家世清白之外,品行也要好;而侍花女又是从其中挑出受过教育、懂得花艺的姑娘训练出来的。
  侍花女除了月俸比其他婢女多之外,食衣住样样都比其他下人好很多,因为她们的工作就是负责照料贵如黄金的姚金。
  虽然待遇好,相对的也非常辛苦,不但平常要细心照顾牡丹,到了花季更是要轮流日夜看照姚金,责任及压力也比寻常婢女大了许多。
  脂红并不是姚府唯一上过姚烨床榻的婢女,所以自然不敢恃宠而骄、失了规矩,而是懂得分寸地没有继续跟在姚烨身后。
  “说清楚,宝天院发生了什么事?”姚烨脸上的放肆慵懒神色早已敛起,换上一副凌厉严肃的神情。
  钱管事下敢稍有耽搁,赶忙小跑步跟上主子的脚步。“爷儿,您别紧张,没什么大事,只是侍花婢女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儿。”
  “说!”姚烨脚步没停,迈著沉稳的步伐经过九曲石桥,向密植著竹林的拱门走去。
  “小双前天在姚金的枝叶上发现了一只透体碧绿的蝶子……”蝶子就是蝴蝶的幼虫,花圃里出现蝶子可不是好事儿,因为蝶子专挑娇嫩的花苞及嫩芽下口,有了蝶子出没,就表示这期的花儿品质会下降。
  “奇怪的是,那蝶子并没有啃食牡丹的枝叶,也不曾伤到花苞半分。”钱管事将宝天院发生的事清楚地告诉姚烨。
  “确定吗?”在牡丹花上发现蝶子可不是开玩笑的,只要是种植牡丹的园了,都要请上好些姑娘留心著有无蝶子出现。
  “确定!小双一向我报告,我就加派了六个丫头另外巡视宝天院,肯定只有那一只蝶子,没再见过其他的了,而且那蝶子真的没有咬食过任何一株牡丹。”
  这才是钱管事无法理解的。
  身为姚家管事,他自然也亲自观察过那只蝶子,只见它来来回回四处游走攀爬,似乎是以露水为生,并不需吃食嫩叶就能存活下来。
  交谈间,两人已经走到一扇不甚起眼的木门前,钱管事越过姚烨,将木门推开侧著身让主子进去,然后才跟著入内,将门再度关上。
  主仆两人静静地消失在木门之后。
  木门的另一边,完全不同于外观看起来那么不起眼。
  亭台楼阁、凉亭水榭、庭园造景,处处透露著高雅的品味。
  四周大量种植著浓密树木的美丽楼阁,与巨石堆砌而成的仿山及小桥流水,闲适优雅得让人心情大好。
  真要有人闯了进来,大概也会认为这里是姚烨娇养小妾的地方,因为这里看起来就像是一处适合偷情的隐密场所。
  经过楼阁前方的红曲桥,进了屋里,他们绕过外厅,向后方继续前进,东转西绕地走到了后院,推开沉重的二折门,映入眼中的,是一整园正结著小小花苞的姚金,生意盎然地遍布在整个院子里的模样。
  这儿,就是姚家唯一植有姚金的地方。
  别以为姚烨如此轻忽姚金的安危,随随便便将它们种植在看来平凡无奇的院落中;其实除了姚府戒备森严之外,这不起眼的院落四周也隐藏了十名武术高强的护院守护著。
  方才姚烨主仆也是因为护院的放行,才能走进院子里。
  姚烨经过低著头向他行礼的七、八个侍花女,直接走到靠近凉亭附近的小双身边,依小双手指的地方,低下头,仔细观察那只在牡丹花苞上状似休憩的碧绿蝶子。
  它就像睡著了般,微微蜷伏著。
  在不动的状态下,它看起来就像是用上好的寒碧玉雕琢出来的一般,全身泛著圆润透亮的美丽绿意。
  不及姚烨小指三分之一大的蝶子,在他俯身观望的同时,缓缓蠕动了起来。
  看到它蠕动的模样,姚烨忘了严重性,不觉在心里感到好笑,那蝶子的动作在他眼中看来就好像是刚睡醒,正在伸著懒腰一般可爱。
  不一会儿,那蝶子似乎发觉了姚烨的视线,蠕动著碧绿的身躯,朝他的方向掉转过头来,然后忽然挺起上半段身子,对著他的方向上下摆动著碧绿的小身子。
  同时站在姚烨身边的钱管事及小双都被眼前的奇异景象弄得目瞪口呆。
  “主……主子,它……它好像……”钱管事惊奇得连话都说不完整,结巴了老半天也没能将话说全。
  “好像正在向主子您行礼呢!”
  小双这两天时时看著碧绿蝶子,比起钱管事来倒管用了些,机伶地接过钱管事没能说出口的话。
  姚烨看著蝶子上下摆动了几下,确实就像小双说的一样,看起来就像是在向他行礼。
  本来就因为它奇特的美丽外表有著好感,现在更因它有趣的动作而感到好奇,姚烨捺著性子,等待它接下来的动作。
  结果那只蝶子向他摆动完身子后,再次蠕动著身躯,爬移到它栖身的这株姚金上最大最宽的叶子之下。静待了一会儿后,就开始扭动小小的头,吐出细细的银丝,开始结茧了。
  看到这里,姚烨直起身,对身后的钱管事及小双问道:“这里只发现这只蝶子?”
  “是,我带著姊妹们仔仔细细全部检查过了,除了这只,其他地方连一颗卵都没有,而且它真的没有伤害到任何一朵花……”
  小双是宝天院的大丫头,自然代表所有婢女回话。
  她在观察了两日之后,对这只蝶子倒也生了好感。
  因为它不像其他蝶子那般丑陋,看起来美丽又可爱:加上又不曾对珍贵的姚金有任何伤害,所以她言下之意也是在为它求请。
  “嗯,既然它开始结茧,那就更不会对姚金造成伤害,就随它去吧!小心看照著花儿,知道了吗?”蝶子只有在幼时才会咬食植物,等结茧羽化后,就不会对娇嫩的花朵有任何危害了。
  姚烨说话的同时,又看了眼已经被薄薄银白包裹住的绿色身影,然后才转身向来时路走去。
  “是!”看著主子离去的背影,小双庆幸主子不追究他们没有立刻把蝶子弄死的责任,连忙大声应答。
  钱管事多交代了几句该注意的事项后,就赶忙追著姚烨的步伐出了宝天院,去吩咐下人们替主子准备流洗用的热水及吃食。
  夜里,莹白的月光柔柔散发著光芒。
  夜里巡守著姚金的侍花女们,执著手灯、敛著裙摆,正仔细地走在院中巡视著一株株姚金花株。
  领著其他姊妹工作的小双,特别看了看那株碧绿蝶子栖身的姚金。
  今天是碧绿蝶子结茧后的第三天,看著叶下挂著的银白色蝶茧,小双不自觉地幻想著它羽化后的美丽模样……
  确定了一切并没有异状后,小双领著所有的婢女安静地走过植株间细窄的小径,统统回到屋里稍事休息,等下一个时辰再出来巡视。
  在她们进屋后没多久,悄然无声的寂静中,藏在叶下的银白色蝶茧开始起了变化。
  本来泛著银色光泽的椭圆型蝶茧,忽然由下至上渐渐转变为清澈的透明,从透明的茧身中甚至能清晰地看见蜷曲在其中的碧绿物体。
  碧绿物体缓缓蠕动了起来,没一会儿,就看到它从茧的顶端破茧而出。
  它用著新生的纤细爪子抓住透明的空茧,让身子倒挂著,努力将皱成一团的湿润翅膀伸展开来,让薄薄的蝶羽在清冷的空气中慢慢干燥。
  当翅膀完全展开,美丽的银色花纹完美地勾勒在没有一丝杂色的碧绿蝶翼上,流转著奇妙炫丽的琉光。
  它羽化完成后,轻轻拍了拍美丽的翅膀,无声地在姚金上方飞转了几圈,然后挥翅朝东边的夜空中飞去。
  在它飞动的同时,每当它拍动一下纤细的翅膀,就有细微的银色亮光点点闪烁在它经过的夜空中,可惜无人有幸亲眼目睹如此美景。
  它飞啊飞的,飞过宝天院高高的围墙,绕过曲折的小径、竹林,越过精美的楼阁及庭园中浓密的花木,最后飞进了东厢姚烨居住的主院。
  拖曳著闪耀的银光,它翩翩然地直直飞向一扇正开启著的、透著晕黄灯光的窗棂。
  奇异的景象就在这一刻、这扇窗前发生了!
  在它渐渐往下降落的时候,一眨眼的瞬间,银绿色蝴蝶在半空中忽然幻化成一名身著银丝绣花、碧绿轻纱的娇俏女子。
  轻雾般的绿纱笼罩在她周身,乌亮的柔细长发跟著她轻轻落地的态势飞散在身后,两只宽大振袖迎风飞扬,她美得不可思议。
  轻巧地落到地面上后,她眨动著灵活圆亮的大眼,将手臂举起,摇动了两下,然后再低头看看自己变成人形的模样,可爱地点了点头,看来很是满意自己的外表。
  她移动穿著绣鞋的小脚,走到未合上的窗户前,探头向里面看了看。
  宽敞的厅房里,除了两、三盏灯火及暗色的桃木家具外,没看到有人在里面,她脸上出现了疑惑的神情。“应该是这里没错呀!”
  从她口中发出的细嫩、柔美嗓音,完全道出她心中的疑惑。
  这个由蝴蝶幻化成人的女子名叫碧瑶,原本是花界侍奉牡丹花仙的女官,在花界四十六天前,也就是人世间的二十三年前,她所侍奉的牡丹花神因故投身人世,离开了花界;她为了追随主人,所以也跟著入世了。
  但因为她迟了四十六天,人世间已经过了二十三年之久,所以她只得藉由蝴蝶托生,然后再羽化变换为人身。否则要是等她正常人世,现在可能还在哪个妇人的肚子里等待出生呢!
  碧瑶闭上眼睛,用小巧的鼻子嗅闻著空气中飘浮著的细微气息,“有呀!他应该在这儿,可是还有一种奇怪的味道……”
  她闻到空气中充斥著浓郁的香气,她能肯定,她要找的人就在这间屋子里!
  不再犹豫地拎起裙摆,她轻巧地跃过窗台,转眼间就进到屋里去了。
  凭著本能,她循向香气最浓的方向走去。
  穿过前厅,经过圆型拱门,到了后边的内房,她伸手推开一扇稍微虚掩的门,走向里面,绕过绣满姚金牡丹花的屏风,一转出去,她就看到在透明纱帐及水黄色帷幔后、肉体横陈的淫欲景象。
  姚烨斜倚在床头,头脸及上半部胸膛被水黄色的帷幔遮住,只能隐约看见他的影子。
  一名全身亦裸、身段妖娆的女子,正趴跪在他大张的腿间,用手抓握著勃起的男性含入嘴中上下吸吮著。
  女子重复著讨好他的动作,用灵活的唇舌及小手伺候著姚烨,不知过了多久,女子似乎难耐自身的情欲,将口中湿漉粗壮的男性吐出来,爬起身,跨坐在直挺的男性上,主动沉身吞纳进他的粗长,然后自行起伏,让两人的下体亲密火热地摩擦起来。
  女性宛转的呻吟及喊叫顿时充满房内,清晰地回荡著……


    我们不生产视频,我们只是视频的搬运工!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谢谢您的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