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古典  »  奸情撞破又遭奸 加载中加载中
奸情撞破又遭奸
皇宫,凤仪殿。

「娘娘,饶了奴婢这一次吧!」台阶下伏拜着一绿衫宫装女子,不住的嗑头。

台上端坐着一盛装华丽少妇,眉如小月,眼似双星,玉面朱唇,凤冠霞帔,雍荣华贵,容貌极美,但此时却是面若寒霜,她正是当今皇后,章慧之。

「小茹,本宫平日待你如何,你也清楚,你自己说说看,你这是第几次偷本宫的饰物了,以前本宫也没怎么惩戒你,想不到你不知收敛,胆子越来越大了,居然把皇上赐与本宫的戒指都偷了,你说,你该当何罪!」

那叫小茹的宫女,也不敢多说话,只是不住请求饶命,额头上也嗑出了少些血汥.

章慧之见此情状,想起小茹伺侯了自己十多年,不觉心软了下来,语气缓了缓:「这样吧,念在你跟随了本宫多年,本宫也不追究了,你出宫去吧,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小茹含泪抬头望着皇后道:「娘娘,奴婢外面没一个亲人了,我出了宫可可不也是一个死,肯请娘娘收回成命,再饶奴婢一次吧,」说着又不住嗑头。

「你这贱婢,娘娘已饶了你的死罪,你还在唠唠什么,是要我叫人把你打出宫吗!」说话的是站在皇后身旁的贴身宫女,小青。

小茹止住哭声,两眼汪汪望着皇后,见她仍是冷若冰霜,知她心意已决,只得又拜了两拜,含泪退出殿外。

皇后见小茹出去后,绷紧地脸这才舒展开,转身对小青说道:「本宫累了,扶本宫上床休息一下吧」。

小青见状,忙上前搀住皇后右手,笑道:「是的,娘娘,明日还要到皇恩寺清修了」。

皇后脸上一红,左手修长的中指轻轻弹了一下小青的脸,笑道:「就你这小妮子心多」。二人便嘻嘻笑着进入后面寝室。

次日,寅时。

皇后携小青和几个护卫太监一齐到了皇觉寺,见过方丈后,皇后与小青随即进入为她们独用的香房,进房时,小青对在门口守护的太监吩咐道:「娘娘要在里面清修几天,任何人都不得打扰,知道吗。」

「喏,」几个太监恭敬的站在门口,不敢多说,小青随即把大门关上,并在里面把门锁住。

「请娘娘进去清修吧,外面一切有小青打理,娘娘请安心!」小青轻声说道,脸上似笑非笑。

皇后嗔了小青一眼,缓步走到床前,只见她往床脚轻轻一拉,忽的一下,木床居然住外移动了三尺来宽,墙下露出一个黑呦呦的大洞,皇后点着灯,面带微红,缓步向洞内走去。

这是怎么个回事?

原来,当今皇后章慧之,出生于剑北豪族章氏,于二十年前嫁与当时的太子,现今的皇帝士隆,年号顺佑,后为顺佑帝生下两子一女,大儿子为当今太子士旋、今年十八岁,女儿十七岁、封为庆乐公主,小儿子士凯十五岁、封为岭南王,因年纪还小,并未到封地,一直还住在京城。这顺佑帝为太平天子,刚登基时还有一翻雄心,只不过了几年便对朝政没了兴趣,不过也是奇怪,他对女色也不怎么热衷,除开皇后章慧之外,还有三个妃子,分别是丽妃、有一个儿子士胜、今年十七岁被封为宁北王,已到了自己的封地宁远城,主要是负责镇守北方,防止北方的游牧民族然胡人的进犯,全妃有一个儿子士利,今年十四岁,被封为临东王,也还留在京城,简妃有一个女儿十六岁、封为庆欢公主。而这顺佑帝近十年更是对悟道成仙有了极大的热情,为了自己的修炼,已有多年没碰过皇后和各位嫔妃了,而身为皇后的章慧之如今才三十六岁,正值虎狼之年,皇帝许久没碰他,岁月难熬,哪知,于去年依据皇家旧规,一年一度在皇家寺院「皇觉寺」里清修礼佛时,遇见了一年青俊美的和摄能」,一时不能自制,两人逐有了奸情。这皇后以清修为由,经常隔两个月到皇觉寺里自己的专房,与情郞通奸,此事也只有近身丫环小青知道,每次也是由小青在外把风,皇后与广能在密室里颠鸾倒凤,已经有一年多的时光了。

章慧之一进入密室,广能在里面早已等候多时,见皇后一进来,猛的一把抱住她的细腰,轻声在耳旁说话:「娘娘才来,想死小的了。」

章慧之娇笑一声,轻轻推了一把广能,但哪能推得动,闻着广能浓烈的男人气息,全身酥软,身子全倚到了广能宽阔的胸上,口中吐气如兰,:「看你急的。」

广能软玉在怀,望着胸前的绝色美女,哪还忍得住,先接过皇后手中的油灯,轻轻放下,再一把把皇后横抱起来,向着对面的大床走去。

章慧之半眯着双眼,娇滴滴的说道:「你这和尚,全无一点修行人的模样,原来是个混入佛门的色鬼。」

广能把皇后轻放到床上,嘻嘻笑着:「我是个佛门色鬼,那你就是个皇家后,」说着隔着丝衣抚摸皇后那一对挺拨的酥胸,这皇后虽然生育了三个孩子,但都没有哺乳过,故一对坚硬高耸。

章慧之被他摸得气喘连连,面若桃花,广能见了,更是心跳加速,轻轻解开皇后的衣裙,不一会,皇后便玉体横陈,一对上各有一个鲜红的花蕾,含苞待放,广能一口含住左边一个,舌头轻舔,右手盖在另一上轻轻转动,左手摸索至丛林之中,在那条已泛出丝丝涓流的峡谷中探索。

章慧之两眼蒙胧,柔软的身子不停的扭动,嘴里轻叫道:「好舒服,快来啊,我想要了。」

广能见皇后发令了,哪敢不从,马上褪掉全身衣物,挺了挺的,对着皇后那条就是一刺,「遵命,娘娘!」。

「啊,好大,好舒服啊,」皇后娇喘道。

广能也不说话,用心起来,时左时右,时上时下,九浅一探,直插得皇后如痴如醉,声不断。

「……好爽啊……再用力点……再深点……好人………

…不行了…………快用力……本宫不行了……啊啊……」随着一声长叫,章慧之瘫在床上,一股喷涌而出,直打在广能的上,广能哪能受得住,也不禁大叫一声,一泻如注,软在了皇后身子之上。

过了好一会儿,两人才幽幽醒来,广能亲了亲皇后的脸,笑道:「娘娘刚才真浪,小僧就是马上去见了佛祖,也是无憾了。」章慧之朱唇轻启,微微笑道:「本宫还没尽兴了,启能容你就去见佛祖。」广能笑道:「娘娘的旨意,小僧怎敢不从,小僧现在再来为娘娘伺侯。」说罢,又一翻身,压到了皇后身上,章慧之一声惊呼,又只听到交股之声不绝于耳。

就这样,二人在密室里大战了两天,期间,是小青送来饭食和水供二人享用,二人只是肆意享乐,对小青的进出也是毫不再意。

这日,二人正在床上激烈,突听得有脚步声传来,二人只当是小青又下来送饭食,并未转头,广能也只是埋头大力。却听到一个冷冷的声音从那边传来:「你们真是快活无比啊!」,这音色洪亮,却不是小青的声音,皇后与广能不禁一惊,都侧头望去,见到那人模样,顿时呆住了。

只见此人如临风之树,丰资英伟,耸壑昂霄,头带紫云冠,身着淡黄长袍,棱角分明却略显稚气的脸正似怒非怒的望着他两,他正是当今皇帝的一位皇子,封为岭南王的士凯,也是正在床上云雨作乐的皇后章慧之的小儿子。

广能这一惊可非同小可,早已忘记了,结结巴巴的对着士凯说道:「三,三王……王爷……」,边说着就要去拿床边的衣物,欲站起身来。

说拿迟快,士凯「嘿嘿」冷笑一声,一健步冲到广能面前,左手一把扯到自己跟前,右手一掌,就把广能击到了墙边,头重重撞在墙上,广能一阵眩目,瘫坐在地,士凯并没停住,快速冲到面前,又是一记重拳,击在广能的头上,只听到「呯」的一声,广能晕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原来,这士家皇朝,对武学比较重视,个个皇子都要练一点功夫,而这个岭南王虽然年纪不大,但对武功非常有天份,而广能一则惊惶失措,二则顾忌对方的身份不敢还手,所以轻意被士凯打倒在地。

士凯见广能倒地后,也没有继续,而是转过身来,面对着床上的自己的母后,脸上神情古怪,一步一步慢慢地朝她走去。

那皇后,本来正在全身心的享受,忽然遭此变故,一时懵了,一瞬间见广能被士凯打到在地,不知生死,全身直冒冷汗,都忘了叫出声来。这时见士凯瞪着她一步一步走来,这才惊醒,慌忙坐起,忽然发现自己还是一丝不挂,手忙脚乱的把床上已分不清是谁的衣服全都抓起,挡在身前,双腿则盘在床上,缩着身子,见士凯还没有停步的迹象,惊声尖叫道:「别——过来!!」。

士凯听到母后的叫声后,真的停了下来,但也未说话,只是沉沉地望着眼前衣冠不整的母后。

章慧之见士凯停住了脚步,一颗悬着的心稍稍松了下来,不禁长吁了一口气,清了一下嗓子,把声音缓了下来,说道:「皇儿,你先出去!」。

可士凯却好象没听到母后的话一般,冷面横眉,一动不动地站着。

章慧之见状,心中又急又怒,大声喝道:「凯儿,听到本宫的话没有,还不快出去!」

「住口!」士凯忽然大吼一声,章慧之吓得全身一震,手中衣服都没拿住,丝质衣服往下一滑,露出了白白地,鼓鼓地,柔柔地半个酥胸,章慧之脸一热,忙又扯上遮住那差点泄露的春光。

士凯阴沉着脸,望着这个高贵的女人,厉声喝道:「你喊什么,你看看你现在这幅模样,你还有脸,还有资格喝叱我吗!」

章慧之从未见过自己这个最小的儿子如此说过话,不由心惊,小声说道:「是母后不对,皇儿,你先出去吧,个中原由等下母后再与你解释!」

士凯望着皇后,轻轻冷笑一声,又提起脚,慢步向床边走去,「母后,还有什么解释不解释的,捉奸捉双,你要解释就在这说也可以」。

见母后面色通红,沉吟不语,士凯接着说道:「母后,你这么做对得起父皇吗,要是父皇知道了,你说会怎样?」说这话时,声音柔和了不少。

章慧之听到这话,脑子里轰轰乱响,急着道:「皇儿,千万别告诉你父皇,千万别说。」说话时都没注意士凯已走到了自己面前。见士凯伸出一手到自己脸前,这才发觉,惊叫道:「你怎么过来了,快……快走开,」边说边用自己右手去挡住,哪知手这么一松,遮挡胸前的衣物又滑下了少许,一时间手足无措,羞得满脸通红。

士凯轻声笑了笑,手也没继续,但是侧身一坐在了床上,吓得皇后又是一阵惊呼。

「母后不要太慌张,儿臣是不会把今天的事告诉父皇的。」

「好,好,只要你不说出去,母后明天就去要你父皇多赏赐你些金银,把你王宫重新装饰一遍。皇儿,你,你还是先出去吧」章慧之急着想摆脱现在这种状况。

「母后别这么急嘛,孩儿还没把话说完了。」士凯似笑非笑的望着她。

章慧之紧张地望着他,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只要母后允许儿臣也要那个秃驴那样,让你快乐,儿臣保证什么都不会说。」说着,士凯又伸手向着皇后的发髻摸去。

章慧之一听,大惊失色,怒火中烧,想都没想,厉声怒呵道:「放肆!你好大胆!你这大逆不道的东西,快给本宫滚出去。」说着重重的把士凯的手打开。

这皇后,本来是母仪天下,六宫之主,自来仪态威严,平时包括太子在内的几个皇子都是很怕他,特别是对士凯,平时几乎没什么笑脸,只是今日因为情况不同,这才软语对士凯说话,但刚才听到士凯的话语后,心中大怒,平日里皇后的威严又不由自主的展示出来。

士凯望了一下被皇后打红的手,脸色一黑,忽然手撑一翻,「啪」的一声,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章慧之的脸上,皇后娇嫩的脸上迅速显出五根通红的手指印,他望着不禁用手护着脸的皇后,厉声喝道:「是谁在放肆!」

章慧之抚着火辣辣的脸,遮挡的衣服滑落许多都未发觉,望着眼前这个熟悉的脸庞,又感到了非常的陌生,心中产生起从未有过的恐惧,嚅嚅的说道:「你,你想干什么?」

士凯面目狰狞,恶狠狠地说道:「我想干什么,当然是啊!」说道,双手一扯,皇后身前本来那少得可怜的衣物就被扯得精光,章慧之那洁白的身体,一览无余的展现在自己的亲生小儿子面前。士凯两眼放光,一把扑在皇后的软玉之上,在皇后「不要」的惊叫声中,把这个极美又极尊贵的少妇压在了身下。

章慧之心中大急,手脚一齐用力,想把身上这个男人推下去,但平日养尊处优的皇后娘娘哪个这个力气,不一会儿就香汗淋淋,四肢乏力,不住的喘气,而身上这个男人仍然纹丝不动,只得口中大骂着:「走开,你这个畜生,魔鬼,滚开!」

士凯见身下的母后已挣扎无力,则腾出一只手来,轻轻地在那对上抚摸,笑道:「刚才母后同那个秃驴还没尽兴完,难受得很吧,那就让让孩儿来继续吧!」

章慧之全身无力,胸前一阵阵酥麻传入脑中,想抵抗却又不能动弹,心中一酸,两行清泪就流了出来。

士凯见此情形,知道母后已不能反抗,逐更放开手脚,用嘴轻吻皇后的脸,另一只手,慢慢地在她光滑的上游动,并缓缓向下,触到那浓密齐整的黑森林处,用手指轻轻捊起一两根,再慢慢的轻触那已闭合的深深峡谷。

章慧之最隐闭羞耻的部位被自己的儿子摸到,心下一阵惶恐,双腿用力夹紧,全身不停扭动,叫道:「别,别摸那,你快把手拿开!」

士凯感受被软嫩结实的大腿夹紧手指的滋味,也并不着急,地笑着:「母后的大腿好嫩啊,原来母后是想让孩儿感触您的大腿?」

章慧之又急又羞,仍用力夹紧大腿,想这样阻止士凯的侵犯。

士凯把另一只手放下,两手用力一扳,章慧之的双腿被大大的拉开,肥美的大一下展示无遗,里面微微的红肉看得士凯直吞口水,士凯急忙身子上前,半跪着,用自己双腿抵住不让母后大腿合拢,同时用手准备去褪下自己的裤子。

章慧之趁着士凯双手离开这一瞬间,聚集全身最后的力气,猛地一收腿,对着士凯胸口用力一蹬。

士凯本以为母后力气全无,这下全然没一点防备,被母后蹬得一个倒栽葱,滚落到床下。

章慧之见成功了,赶忙爬起,胡乱抓了件衣服挡在胸前,急急地住密室门口跑去。

士凯在倒地过程中见母后逃跑,忍着胸口的闷痛,搀着床檐直起身来,大喘几口气,看着母后的背影,不觉的翘得快与肚皮相平了,原来这皇后跑时,只用薄衣挡住自己的身前,整个后面无寸缕丝,而她的那双是又大又白,特别是比一般女人更加向上挺翘,跑动时,两个臀肉微微摇动,中间的也展示清楚,并也随着一张一合。

士凯看着这个诱惑,大脑已是极度充血,但他也不急着追上,只是深吸几口,跟在后面慢慢走去。

章慧之心想:「快点,我要跑快点,只要跑出去了,事情就有转机了。」,可是,很快,充满希望的心情似被一盆冷水浇灭,因为用力开密室的门,却毫无反应,急得章慧之用力拍门大喊道:「小青,小青,快点开门!」

还在急切的时候,士凯已走到了她身后,嘴角微微冷笑,看着母后那披散至腰的秀发,还要下面那诱人的美臀,士凯咽了咽口水,伸出手在弹性十足的臀肉上用力抓了一下。

章慧之惊得又是一声大叫,本能得跳开,转身向另一边跑去,其实这一跑更是无路可逃,四周都是严实的墙壁,但人在急切之中已是慌不择路了。

章慧之跑到一墙角,见无路可走,又欲转身,却见士凯冷笑着走来,一时腿软,倚靠着墙角蹲下,这一次,可是真的恐惧至极,缩着身子瑟瑟发抖,颤声叫着:「别过来,你别过来!」

士凯笑道:「好的,母后,」真的站住不动,顺手把身上衣裤一脱,那又长又粗的大张牙舞爪的蹦了出来,士凯还得意洋洋的扭动两下,笑道:「怎么样,母后,孩儿的这个宝贝比那个秃驴的更加粗大吧。」

章慧之见士凯的展出,慌忙把眼睛闭上,又听着士凯的污言秽语,心中羞愤至极,嚅嚅道:「别,快,快把你那东西收起来!」

士凯又向自己母后走去,笑道:「母后干吗闭上眼睛啊,孩儿这宝贝还是母后你生出来的,再看看又何妨啊。」

章慧之如今是六神无主,只是用口称「不要」来掩盖自己内心的恐惧,而不知这样更是激起士凯的欲,而这时,士凯已走到了她的身前。

士凯见卷缩着发抖的母后,心下一定,半蹲下,用手一抄,把母后柔软光嫩的身子横抱在怀,章慧之大骇,身子拼命扭动,但早已力气透支的她如何挣脱得了。

士凯抱着母后来到床边,把她往床上一扔,章慧之软软的倒在床上,虽然全身没一点力气了,但仍在抱有最后一丝幻想,希望士凯能突然的良心发现,凄惨的叫着:「不要,凯儿,放过母后吧,求求你了,千万别范错了,现在还来得急,事后母后保证不会追究你的。」

可惜,皇后凄悲的哭喊没有唤来士凯的良知,反而进一步刺激了他的,这一次,他没有让母后再有逃脱的机会,扮开母后白嫩的大腿,挺着自己的大用力了那桃园仙洞。

「不——」,章慧之一声悲鸣,两行眼泪喷涌而出,最不愿意接受的事实还是发生了,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对着正在不断耕芸自己的亲生小儿子放声怒骂:「你这个孽子,连亲生母亲都敢,你会遭雷劈的,」士凯也不理会,只顾着自己一边,而章慧之而一直骂声不绝,士凯心中也不觉又是有气,手抓着母亲的也不再是轻抚,而是用力搓揉,下面更是加力的撞击,动作粗鲁了许多。

章慧之本是皇后之尊,以前与皇帝交欢时,也是按礼,顺佑帝对她也是温柔体贴,而与广能和尚偷情时,也是完全按照她的意愿做,对她是百依百顺,而如今士凯对她的这般粗鲁却是从未遇到过。

章慧之见木已成舟,强忍着里的冲击,心里默念着:「我要忍住,虽然我现在已失身给这个畜生,但我一定不能屈服。」

本来皇后与广能正在云雨正欢,虽被士凯中途打断,但还很是湿润,士凯的又大于广能许多,所以与壁紧紧磨擦,皇后的快感如电流一般,一阵阵传入脑中。

士凯见母后咬紧嘴唇,俏脸扭曲,知道她是压抑中的,便又笑道:「母后的可真紧啊,是父皇你得太少了啊,还是这个秃驴的东西太小了啊,母后,说啊,哈哈!」

章慧之只是闭眼流泪,不住的摇头。

士凯又道:「母后的这么小,当初孩儿是从你这出来的吗?母后,我位三个孩儿到底是不是你生出来的啊,要么是您的的弹性相当好啊,是吗,哎呀,母后,你里面好湿啊,怎么,你被你亲生儿子得出水了啊!」

章慧之脸上发热,轻声哭泣道:「别说了,凯儿,求你了,别再说了,呜呜。」

士凯心想:「我再来吓吓母后,不怕她以后不从。」遂咳嗽一声,语气严厉的说道:「待我把今日之事告知父皇,不知他知道后会有怎样的反应?」

章慧之忽听这么一说,心下登时惶恐之至,脱口而出道:「别,千万别……让你父皇知道。」

士凯笑道:「想不让父皇知道,你开口求我啊。」

章慧之几欲开口,但又生生的把话嗯回了肚里,哭泣道:「不,不,别这样,我不说,我不……」,

士凯见着母后梨花带雨的面容,花枝乱颤的娇躯,内心的已到了极点,再也难以忍住,连忙加快速度,喘息声也厚重了许多。

章慧之知道士凯就要了,心中恐惧异常,忙哭泣着呼喊着:「别,快拨出来,别射到里面,」一边用手无力的推着士凯,但毫无作用,「别,啊——不!」,

士凯浓浓的喷射而出,全数母后的里,流向深处的,同时全身力量一泄,整个人全压在母后娇软的身子上,大口喘气道:「好舒服,母后。」

「呜——」,章慧之顿时号啕大哭,哭骂道:「你这个畜生,我造了什么孽,居然被自己儿子了,呜——」。

士凯休息一下,觉得精力有所恢复,看着母后的惨容,伸出舌头舔面上的泪珠,柔声说道:「别哭了,母后,你本来自己要有需求,与其找一个和尚解决,让我这个儿子帮你不是更好,」

章慧之仍是不停哭泣,这时感到内士凯已软的忽的又硬起来,惊道:「啊,别,不……」,

士凯「嘿嘿」笑了两声,说道:「母后的真,孩儿的又给你泡硬了,」同时又起来,边笑道:「哎呀,母后,你的水好多啊,母后你刚才不是不想要吗,怎么流这么多水啊,难道是口是心非?」。

章慧之只是默默流泪,既不挣扎也不反抗了,过了一段时间,士凯又一次在自己母后体内爆发,浓浓的从章慧之阴流出,流得床上一大片。

过了好一会儿,士凯又一次恢复精力,他看了看晕倒在地上的和尚广能,又看了一眼床上的皇后,嘴角浮过一丝冷笑,慢慢的穿好衣服,站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章慧之悠悠醒来,只见密室里除开自己,已没有他人,再一看自己,衣物完好,回想刚才,怀疑是不是做了一个恶梦,想坐起身来,又觉得自己一身酸痛,浑身无力,口又干渴,便大声对着门口喊到:「小青,小青。」

谁知,叫了几声,小青一直未出现,也没有见她进来。章慧之用尽力气爬起,坐在床沿,又大声叫了一声:「小青,快来扶本宫!」

这时门边传来一女子的声音,但却不是小青的声音:「小青是不会来了,让奴婢来伺侯皇后娘娘吧!」说着,一绿衫少女面带微笑,轻盈的走进了密室。

章慧之一见,尖声惊叫道:「怎么是你!」说完人又倒在了床上。


    我们不生产视频,我们只是视频的搬运工!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谢谢您的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