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妻交换  »  曼哈顿情妇 加载中加载中
曼哈顿情妇
每次听到「缎带洋娃娃」,让我联想到交际花的模样,是一位风雅世故的都
会仕女,她的功能就是要让我心情放松、欲火上升;但直到我遇见了珍妮弗。

  我必须这么说,每当接送的豪华轿车从机场出来,高速穿越连接曼哈顿的大
桥,让我看到灰暗的天空里闪亮的钻石楼顶,打从心底就会发出了一阵兴奋。

  为了生意,每隔几个月我都会出差到纽约大苹果,每次来都充满着对于成功
的期待。而今夜特别让我心弦颤动的,则是藏在皮夹中,一张名片后的一组电话
号码。

  这个号码是厄尔给的,他是我公司的税务律师,世故型的熟男,是我们办公
室男性崇拜的偶像。

  「我曼哈顿情妇的电话。」他随口说着。  「你的什么?」我猜想我没他
那么世故油条,厄尔说这位姑娘带给他对纽约都会的全新感受,他相信她也一定
会让我感到迷醉。「看起来你真的是操劳过度了,嗯?」说着我俩都笑了起来。
现在我手握号码,珍妮弗的号码,试图回想厄尔描述她有着褐色大眼睛以外的样
子。当我拨通她的电话时,她似乎已经知道我了,厄尔想必先向她透露了不少,
她告诉我一个小时候后会到。

  电话一挂,我冲到浴室再刷洗一番,又刮了遍胡子,然后打上领带,穿上全
套西装,向客房服务点了瓶香槟,我想应该以高格调带有品味的方式干这码子事。

  叩门声是那么的轻柔,我几乎没听到,一开门时,进入眼帘的是一对我所见
过最为温柔的褐色大眼睛。

  「嗨!」她的眼睛瞇成了动人的微笑「我是珍妮弗。」  我介绍自己后,
向内一靠请她进门,她有着长而光泽的褐色秀发,发梢闪着红色,苗条的身段及
一双美腿,她的穿著无可挑剔,三件式套装有着银色的罩衫,秀颈围着丝质围巾,
腿上穿着丝袜及高跟鞋,身上没有吊挂多余的首饰。

  除了她那闪闪清澈的巧克力色秀眼,看她的穿著打扮,应该可以很容易的混
过接待小姐,直接进入我的经理办公室,因为她看起来是那么的专业而纯熟。我
为她倒了一杯香槟,然后坐在沙发上闲聊。

  珍妮弗是一位正在为事业屡败屡战的儿童插画画家,我的事业让我有机会与
许多出版业者接触,因此可以明确的指点她的构想及指出问题。但坦白说,虽然
与她聊天很有趣,但是我想要的不仅是单纯的谈话而已,我认为她读出了我心中
的想法。

  「我们是否应该把自己弄得舒服点?」她问。  我做了个深呼吸后回答:
「我想那会很有趣。」试着让自己话听起来像是个有经验的老鸟。

  我开始要脱掉西装外套,但是珍妮弗慧黠的微笑说:「我先来……你先看着,
然后我会为你脱,好吗?」  「是的,当然好」我挣扎的说,当珍妮弗开始将
套装及罩衫脱下时,我感觉自己的下体正在裤中鼓胀,她里面穿着半透明的桃色
蕾丝胸罩、丝袜及桃色的吊袜带,上面有少许蓝色的配件,她的底裤是一小卷丝
布。

  她优雅的向后伸手,胸罩随之落地。她的乳房看起来比穿着套装时来得大,
嫩滑而坚挺,上面顶着粉红色的乳头,当她挺胸做个深呼吸时,那饱满而诱人的
花蕾已挺立起来预备绽放。

  「哦,能够不穿胸罩真好。」她软软的说着:「我喜欢自由不受拘束的感觉。」
她的手轻轻扫过乳房,然后将它们稍稍抬高,并揉弄着乳头。

  她慢慢的除去丝袜及吊袜带,踏出了她的小内裤,展现了黑丝般的绒毛丛。

  她笑得像一个小淘气,说:「现在让我帮你除掉不舒服的西装,我实在搞不
懂男人怎能忍受打领带。」她站得离我很近,当她为我解下领带时,我的胸口甚
至可以感受到她乳房传来的温暖。

  常她开始解下我的内裤时,我的阳具已是又大又硬了,她的手轻抚过它,同
时喃喃细语她的赞赏,我想每一位男士第一次在新爱人面前暴露工具时,对于自
己的尺寸都会缺乏安全感,她一面摸弄一面所说的话,就很善解人意:「嗯……,
大小刚刚好,不会太大,当然也不会太小。」听起来真令人爽快。

  在爱抚我的阳具时,她的触摸如羽毛般轻柔,同时让她的手指轻巧的滑下到
我肿胀的蛋蛋,当我将腿稍微张开后,她则一路抚摸下去,同时也将柔软的乳房,
轻压我的胸前,已经变硬的乳头,如同在我胸前布满汗水而敏感的皮肤上,烙上
两行烈火。

  我坚如钢铁的阳具跳动着,我从未像现在一样的那么性急如火,我温柔的将
她推到那张大床上,身体压在她身上,我想要立刻将自己埋到她身体里,但是她
灵巧的将身体滑开,将双臂抱在我的颈上。

  她在我耳边轻声细语,几乎低不可闻:「你不想慢慢的享受自己的好时光吗?
我想你会很喜欢先来探索我的身体一番,有没有觉得自己像一个探险家啊?」

  我们两人都被这段话逗笑了,而在床上玩笑可不是我曾有的经验。我猜我得
在这里降低格调的说,我所熟知的,是相当于快餐式的性爱,对象则是像我一样
对事业很在乎的年轻女性,我们都没有时间对任何一件事慢下来,因此她们当然
就像我一样,不善于在性爱中寻找幽默。性是严肃的,性是必要的,就如同必须
要报税及穿着得体,才能步向成功的事业。

  而这里却有这么一位可爱的年轻仕女,告诉我要慢慢来,甚至在床上调笑……
于是我陪着她笑起来,同时放慢步调。

  珍妮弗躺在柔软的被单上,像猫咪一般的伸展着,将双手枕在脑后,现出蒙
娜莉莎般的微笑。我盘腿坐在床上静静的欣赏她的样子,这是我和别的女子从未
做过的事。

  可能是小腹微鼓,或是她丰满的乳房对于娇小的身材而言稍大了些,使得她
的身材显得不完美,然而却非常的可爱,整体曲线柔顺而迷人。然而她所显出的
不完美却让我感到更为刺激,证明一个幻想已经出现在我的门前,是一个活生生
的人,而不是一个梦。

  她微笑的看着我,而我的双眼则狂扫着她的丰满柔嫩,然后我的视线向下移
过柔软的小腹,落在她黑毛绒绒的阴户,她将腿稍张开,让我可以看到微微露出
的粉红色阴唇,以及一丁点儿的阴蒂、饱满迎人。

  我认为自己是站在世界顶端的男人,我认为自己有许多的性经验,但是我却
从来没有放清松、好好的仔细看一个女人,我过去从未享受过性爱的视觉乐趣。

  当然光看是不够的,我的指尖开始非常缓慢的、非常轻柔的在她的脸侧滑动,
抚摸着她的耳朵、脸颊,溜过她的下巴及喉部曲线,越过她的肩头来到她乳房的
旁边。

  她的乳头在我的触碰下觉醒了,她也随着快感而呻吟,当她张开樱口,伸出
舌尖舔着自己的嘴唇时,蒙娜莉莎的微笑消失了,我将乳头置于食指及姆指间玩
弄,先是轻柔的,接着用力些,最后有些挤捏,她也随着低吟的说:「对,对,
就是那样。」

  我的两片手掌抚摸到她的腹部时,她则在床上蠕动不已,将背部弓起,让她
那黑丝绒、内藏粉红色珍宝的部位,向着我的手接近。

  她的双腿张开,让我的手轻易的找到了她阴户中滑润、温暖的中心,已是潮
湿、张开而且做好准备了。我的本能是快速带到高潮,但是珍妮弗则悄悄低语:
「慢慢来、慢慢来,玩久一点……」

  她的双手扶住了我的头,轻柔的导引我朝向她那火热的乐园开口,过去口交
对我言,一向是过于仓促而无法细细品味,但是我这整个夜晚,时间表都是空白
的,直到第二天早上都没有任何约谈的压力,而珍妮弗更是没有显示一丁点的急
迫。

  她的绒绒阴毛弄得我的鼻子痒痒的,我笑了出来,她也开玩笑的警告我,想
打喷涕的话可要先退开。

  我用嘴唇糊在她柔软、温暖、湿润的粉红色蜜穴上,让我的舌头伸出玩弄她
的阴唇及阴核。她的气味如同温润的麝香,在我亲蜜的关注下流出了淫蜜,滋味
如同拌入辣味的蜜糖。

  她臀部的动作,如同轻柔的海浪、上上下下、来来回回,她的双腿张得开开
的,不时又紧夹着我的头,一波波的快感冲击着她的身体,她发出了性感的呼声,
一半像叹息、一半像呻吟,她的蜜穴在我的舔弄之下越来越湿了。

  她抓住我的手腕,向上带往乳房。「我的乳头,」她呻吟着:「捏我的乳头。」
我顺从她的指示,一对蓓蕾是又肿胀又敏感,因热烈情欲而挺起,因激动汗湿而
润滑。

  我的舌头前后挑动着,在她那浮肿的阴核上打圈圈,我可以感到她情欲的强
度在累积,她的臀部增加了摆动的频度,她的呻吟提升了一个音阶。

  她的高潮一波一波的冲击而来,我已算不清她爆发了几次情欲的高峰,她的
手紧伸入我的发根,将我的头在她湿热滑润的阴部上下磨动,双腿随着每次高潮
的到来而一张一合。

  她软瘫在床上,呼吸急促的像刚跑完一场马拉松,我也是有一点呼吸不顺,
看来我必须学学如何一面享受口交的乐趣,一面能够顺利的呼吸。

  「嘿!」她休息几分钟后说:「是不是该我取悦你啦!」我向她重申,刚才
不单单只有她在独享乐趣,我也深切体会到「助人为快乐之本」。

  珍妮弗似乎认为,谈论自己的性感部位及喜好的方式,是再自然也不过的了。
然而面对一个陌生的女子,甚至可能以后再也不会再见的人,我还是决定放弃对
于讨论性爱的矜持与害羞,或至少试着放开自我。

  我告诉她我的乳头非常敏感,我喜爱它们被玩弄,她鼓励我多说一些细节,
我有些语塞,但是仍然努力的告诉她。

  我说:「开始时,就……就用你的指尖轻轻的滑过去。」她就顺着我的话,
将柔软的手指轻抚过我的乳尖,我喘了一口气,话都接不上来了,我感觉自己的
乳头也像她一样变硬了,触电般的感觉传遍全身,一阵阵的冲击到我的阴茎。

  「也要用妳的指甲,」我悄悄的低语:「就这样轻轻点过……」她照做了。
「用妳的嘴,珍妮弗,用嘴唇及舌头然后……对,对,妳的牙齿……对,就是这
样,对,只要轻轻咬一下……」她真是捧透了,用我从未经历过的方式取悦我。

  我充血的阴茎不断跳动,压力持续高涨,我要她,我要将我的玉柱插入她那
柔软、湿润又温暖的蜜穴中,我要在她里面尽情的爆发,但是我想要她在我上面,
因此生平第一次,我告诉一个女人要使用什么姿式干。

  「嗯」她低吟着:「我也喜欢那种方式。」当我躺到床上时,她跨坐在我的
身上,缓慢的将我的阴茎套入了她火热的小穴。

  「慢慢的开始」我说:「然后可以增快速度。」这正是她所做的,像是一位
骑师先慢慢的溜马,然后伏下身开始越来越快的冲刺,她配合着我向上的冲劲,
在我爆发时她也冲到了终点。

  当我将精液射入她的深处时,我不断的喘息,不禁怪叫出声,而她则紧缩她
的肌肉,如同挤奶女工般的挤干我最后的一滴,然后她放低柔软的丰乳到我面前,
在我的唇间前后摇动,而我的舌头可以品尝到它们的柔软。

  在这个特别的夜晚,我又多插弄她两次,这可是我自荒淫的大学时代以来,
从未发生的事。在珍妮弗离开之前,她给我看了几件画作样品,以一位画家而言
她相当的不错。而以一位情妇而言,她真可算是一位大师了。


    我们不生产视频,我们只是视频的搬运工!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谢谢您的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