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妻交换  »  熟女的汽车旅馆 加载中加载中
熟女的汽车旅馆
每次和男友幽会、作爱作完,杨小青独自一人开车回家时的心情都十分矛盾、甘苦交织。主要原因,是他们两人都各自有家;不管在一起的时候多么亲热、作爱作得多甜蜜、或性游戏玩得多么开心,然而总是不得不分手、不得不眼看着心上人回到他(她)责任的所在。

  因此,在小青的感觉里,「情人」是永远不属于自己的。……

  在她的感觉里,他永远是他老婆的人,孩子的「好爸爸」。……

  他不能跟自己做除了谈情说爱、上床玩耍以外的好多好多的事。……

  他不能厮守、陪伴自己,悠闲地共渡时光。……

  除了偶尔一见面,还没有性欲冲动之前,能谈些客套话、或短暂地告诉对方一些琐事;他们在一起,总是匆匆忙忙的。……

  可是他们共有的「爱情」,却是小青一辈子都未曾有过的灿烂;她一生永远晌往、盼望的憧憬,和理想中的一部分;而另一部分呢?……也就是她现在只能奢求、却不能盘算的:和他永远在一起。

  除非,除非他们两人都能脱离各自的婚姻,重新成为「单身」。小青很清楚,只有那样,他们才能永远在一起。……这个浅显得不能再明白的道理,令小青一想到就禁不住打起寒颤、全身几乎瘫痪。……

  每次幽会完、开车回家途中,小青总是一再告诉自己:不可往牛角尖里钻。

  ……应该尽量往甜美、温馨、值得回味无穷的事去想、去回味。……于是,她会立刻开始,把每一次与情人见面的经过,从头到尾回忆一遍。……

  但「回忆」并不是「回味」,只是重新在脑海里加深一次印象。……这样,在更闲着的时候,或那种需要的感觉强烈起来、又须要完整体会情人一次时,她再仔细回味、品尝与他共渡的时光,才不会忘掉、或记错任何细节。……

  小青将车开进车库。下车前,把自己头发梳整;下车后,又费了些时间,用手掌在窄裙前、后、上下来回抹平,让那绉巴巴的折痕不致过于显眼,引得管家注意,会用怪异的眼光瞧自己。……

  她一面抹,一面盘算:下次还是得小心点,别在外面弄得衣衫不整的,让人怀疑自己作了些什么才好!

  进了屋里,小青立刻朝厨房那边张望。听见碗盘声,知道还不会用洗碗机的管家正在洗碗,心里如落下大石松了口气。快步走进的卧室,把衣、裙都换了,才出来。……

  余下的整晚,除了到儿子房间探望一下,知道他学校的功课都作完了,小青是无所适事的。

  此刻,她不愿去想,情人正在作些什么?。但脑子却又不得不想。……于是,她决心提前上床睡觉。等到厨房无人、已安静了,她才进去,为自己冲了一杯热可可,就着几块甜饼,填了填肚子。

  她由不得自己,又惦记起情人:他会记得在回家路上先买些东西吃吗?……

  不然,回到家他老婆以为他已吃过晚餐,那他就要比自己还更饿肚子了!……

  洗完澡,上床睡觉吧!小青想。

  明天,明天一早,或许他会打电话给我;小青盼望着。

  小青在床上,正想着男友、睡不着觉时,电话铃声响了;是她先生由台湾打来的。他告诉她:周日他将回到加州、在家呆三个礼拜,过圣诞节和新年。……

  他要小青至少在家里办个宴会,请朋友吃喝一下,庆祝他俩的结婚纪念日。

  然后他告诉小青他的班机号码,确定她会到机场去接。他没问她好不好,也没提半句有关孩子的话,就挂了电话。

  小青更感觉到自己现在有一个「爱人」,是作得对的。

  即使只能和他偷情,但至少也比什么都没有好些!

  *****     *****     *****

  清早,情人的电话将小青由睡梦中喊醒,他已抵达办公室。……

  情人先为吵醒了小青抱歉,然后问她睡得如何?……小青看看表,已经早上九点半了。她其实还可以在床上多赖一会,因为她是她家公司的「老板娘」,她去上班,是没有规定时间的。

  她问:「昨天后来,回家以前吃了东西吗?。你晚回家,老婆说什么?」

  男友:「没有,我是说我没吃。到家老婆什么也没讲;妳~…要起床了吗?

  我们可以谈多久?」

  小青:「还可以再赖一下床,大概二十分钟,可以吗?」

  男友:「妳有多少时间,我们就聊多久,反正早上我不需要开会。」

  于是,他们两人就在电话上,卿卿我我了起来。

  ===================================

  *****     *****     *****

  她问:「昨天后来,你回去前,吃了东西吗?你晚回家,老婆说什么?」

  男友:「没有,我是说,我没吃。……到家老婆也没讲什么,要起床了吗?

  ……我们可以谈多久?」

  小青:「我还可以再赖一下床,大概二十分钟,可以吗?」

  男友:「妳有多少时间,我们就聊多久,反正早上我不需要开会。」

  小青:「那就好,我可不希望你因为我,耽误了公事。」

  男友:「不会的,我在工作方面,一向都能应付得好好的。」

  小青:(笑声)「嘿……嘿!……你应付女人的本领,还更高强呢!」

  男友:「是吗?妳都比较出来,打好分数了啊?……我得了几分?」

  小青:「你昨天的分数是我们有史以来最高的,差不多九十五分。不错吧!

  宝贝?……你自己也觉得满意吗?……」

  男友:「什么嘛!?才九十五?…妳打分倒是蛮严格的啊!告诉我,还差的五分,究竟差在那里?」

  小青:(又笑了)「嘻嘻!……你猜,猜猜看。」

  男友:「我那猜得中!?…妳就直说吧,是不是指我在中途……阳萎、没能维持坚挺的那回事?……还是妳比较了我跟妳……故事中的查理,觉得他一百分,我才只有九十五呢?……还是?……」

  小青:(乐歪了)「当然不是,宝贝!……你玩得那么好,我被你弄得简直都快弄疯掉了,怎么会只给九十五分呢?……告诉你吧,那差的五分,是…是你否决了我要的那种……同时可以有性、跟爱情都可以感觉得到、满足的滋味。

  「…而你。坚持说……爱情只能不在床上谈,……床上只能有性游戏才过瘾,当然我有点失望嘛!……宝贝,你懂吗?」(声音里有点哀怨)

  男友:「哦!……原来为了这个!……」(如思考中的沉默)

  小青:「怎么,听了不高兴吗?……宝贝,那我以后不说好了!我不喜欢让你不高兴,我只希望你一想到我……就高兴。」

  男友:「我没不高兴啊,别往那头想好不好!……我打电话,就是要表达我对妳昨天表现的一切,一切热情,跟妳在床上那种骚浪的功夫,表示高兴、满意的意思啊!」

  小青:「哦~……那你是说我~倒得了一百分啰?」(完全不哀怨了)

  男友:「好啦,好啦!别打分数了!…来,让我亲亲妳!」

  小青:「嗯……嗯~!可惜,可惜跟真的接吻,味道就是不一样。」

  男友:「别讲话,好好用心亲嘛!在心里,想我的舌头进到妳嘴巴,一插、一抽的……」

  小青:(开始沉醉)「嗯,嗯!……嗯!~宝贝!你舌头…插得好好深喔!

  ……嗯~!……就好像你嘴巴在跟我作爱一样耶!」

  男友:(继续吻她)「是啊!是用舌头模拟跟妳性交呀!张太太,妳嘴唇都烫了呢!……大概又快动情、要发骚、淫荡了呢?」

  小青:(继续热吻):「嗯!……嗯~…宝贝!……你又逗我啦?」

  男友:「忍不住呀,谁叫妳天生那么性感!?害我一想到妳,就变硬了!」

  小青:(娇滴滴的)「真的?还是光讲讲逗我开心而已?……我身材那么差,怎么可能让人以为我性感嘛!……在你之前,从来也没人说过我性感耶!……

  像我前任男友,他…只讲过我……性饥渴,却没说过我性感。……」

  男友:「不可能吧!…至少那位叫什么。查理的银行经理,他找妳宵夜时,一定夸赞过妳吧!?……他对妳的嘴巴那么中意,至少会认为妳吃了他那么多次的巧嘴,性感无比吧!」

  小青:(吃吃笑)「他~呀!……他倒是有讲过他喜欢我的嘴巴。……可是宝贝,我还是觉得,……我这种胸部那么小、屁股又不翘的身材,在男人看来,那么毫不起眼,是不可能会认为性感的呀!……」

  男友:「那妳就错了,他们也错了!…妳的性感是发自脑子、思想里的;和由妳心中的感情、与情绪烘托产生的,那种「性感」。……是不可能用尺寸大小,或形状凹、凸来衡量的呀!……

  「…再说,妳尺寸虽小,可是从比例上看,还是很匀称、很能显出曲线的;尤其,某些姿势下,凸显妳某些部位的曲线甚至是极度诱人、性感无比呢!」

  小青:「哦!…那我胸部又瘦、又平坦,奶奶也那么小,你都不在意?……」

  男友:「啊~!小奶的女人,在床上…很多人都不明白,就是小奶的女人,在床上才最肯浪、最会叫床,也才最性感呢!……像妳昨天,最后被我捏小奶子的时候,妳的反应真的才美妙绝伦呢!……好啦,这个,等下回我们见面再仔细讨论好不好?……

  「…张太太,现在我还要跟妳继续亲热一下咧!……」

  小青:(耐不住了)「喔~!宝贝,你好会捏人家的奶喔!……那么用力,要扯掉人家胸部似的……痛都痛到肺腑了!…你。真是好忍心喔!」

  男友:(喘着呼吸)「可妳爱呀!…妳爱被这样子弄痛,不是吗?……所以我才喜欢用魔爪弄妳的小奶!……如果妳可以看见自己两个奶子被抓捏、一阵阵揉得绉巴巴的;……又被搯住奶头、不断被手指扯得尖尖的,那变化万千的景象,才美呢!……加上,妳痛到哀哀叫,却又好需要的那幅楚楚怜人的样子,才真是诱人、性感哩!」

  小青:(也喘哼了)「啊~!……宝贝!你真是个…虐待狂!……坏死了,……害人家也。好变态喔!……哎喔~啊,宝贝!……你害死我了!……害得我底下。又湿掉了!!」

  男友:(催促她)「这就对啦,这才好哇!……张太太,妳扭屁股吧!扭给我看,让我欣赏妳既艳丽、又妖媚的风韵吧!」

  小青:(忙着自慰)「啊~!……宝贝,宝贝!……我已经扭了,我又为你扭屁股了!……宝贝,想不想戳我?想不想插我?……我好要、好要喔!宝贝,我又需要死了!……你就快点来,快点来插我嘛!」

  男友:「想!当然想插妳啊!……只是我还在上班呀!」

  小青:(渐渐疯狂)「不,我不管!我要,我要你!…宝贝,我要你的鸡巴戳我嘛!…哎哟啊~宝贝~!……你来插我!……进到我里面去,塞满我嘛!」

  男友:(沉重呼吸)

  小青:(哀声求着)「进来嘛!宝贝,不要逗我了……好不好!」

  男友:(解释着)「我不能出太大声,办公室别人。听到了不太好。」

  小青:「你就小声一点好了!…喔~!宝贝,我手指都插进自己洞洞里了!

  ……喔!~喔!!宝贝快点!快点来嘛!!」

  男友:(低沉着声)「那。我就进去啰!」

  小青:(诉求着)「……进来吧!宝贝,我的好男人我想死你了!我爱死你、你的大鸡巴了!……天哪,我昨天才有过你的…这个地方,又空虚难熬死了!

  宝贝!…Please!Oh,Please!…Pleasefuckme!Fuckmeagain!!…」

  男友:(为难地)「可是我,我在这办公室里,就不能讲英文了…」

  小青:「It'sallright,Baby!…whateveryousayisOKwithme!……

  可是宝贝!你快点,快点……肏我啊!……天哪!Fuckme!!Fuckme!!……

  Ibegofyou!……求求你肏进来,肏进我里面去嘛!!」

  小青:(忍不住)「啊!好!~啊!……天哪!…不!(急忙轻声)……

  「…嘘~!宝贝!别动!……我好像听到门外有脚步声!一定是那个要死的管家在外面偷听我!……你等等……」(过了一阵子)

  小青:(更小声)「哎呀!宝贝,好讨厌喔!……我管家她,一天到晚那么鬼鬼祟祟的……」

  男友:「她真的在门外偷听妳讲电话呀?。这未免太低级了!」

  小青:「我也不能确定,我只敢在门这边听呀!……唉,宝贝~!你说要不要命?……连在自己家都一点自由也没有。……害我现在,所有的兴奋…都冷掉了!」(撒娇似的)「宝贝!我怎办?我应该怎办嘛!?」

  男友:「我看,妳可以考虑辞掉她……不然,就私下叫她少管闲事。」

  小青:(沉默一晌)「唉!……算了,算了!谁叫我自己不守妇道,才会连个下人都害怕她!……唉,宝贝,对不起!……让你上班时间还陪我……还半途扫了你的兴。……」

  男友:「没关系,我也有错,是我忍不住要妳的。」

  小青:(过了一晌)「要上班了吧?!……我看我们就不要再讲了。」

  两人在电话上,互相道着情人挂电话时的告别语。

  男友:「我爱妳!」

  小青:「我也是……」



  *****     *****     *****

  从圣诞节到新年,加州华裔富豪、张公馆里少奶奶、杨小青的日子,并不如亲朋好友们想象的那么好过。仅管他们家里宾客如云、聚会不断,但大都是冲着男主人——张老板而来的。

  在台湾,张老板商场如意,生意上忙自不迨言。回到加州的「家」,是来享天伦之乐的,当然在这儿的亲友、和生意有关系的人,也都无不以讨好、取悦他为荣。

  而身为女主人的张太太,就不得不扮演好她的「角色」。指挥一切「节目」

  的安排;亲自过问社交应酬上最显目的各个布置、装设。……忙进忙出的,相当辛苦。但最后,也总能够博得大家一致的赞美、羡慕,和数不尽对他们夫妇两人长远的祝福。……

  前前后后,三个星期中,张老板夫妇一共办了四个大宴会,两次在家,二次在近城里的大饭店。其中一次是他们夫妇的结婚纪念日庆典。除此之外,他们还被邀去参加许多「应酬」,和与丈夫在此地朋友的聚会。

  在忙碌中,或「社交」完了之后,有时,小青会觉得:丈夫究竟还是「爱」

  着自己吧!?……

  她会以为,尽管先生在肉体上,不能满足自己的「需要」,但是在他心里,终究还是顾了点家,还是给了自己一点地位啊!……再讲,他年纪已经大了,若要求他在体力上勇猛如青少年,似乎也不太近情理吧!?……

  像那天晚上,家里聚会结束后;丈夫已经半醉、却还要上床弄她;……

  像多年来一样,她依顺地打开双腿、等着他进入,丈夫竟扒在她身上不动;

  呼呼地睡着了!

  她本来还以为丈夫如果能硬着挺进来,她一定要闭紧上眼,想象自己和情人作爱。……却没料到,她用力推开已经打鼾的丈夫,使他滚向床另一边后;竟然发现丈夫已经流出的一两滴精液,沾在自己大腿内侧的肉上!……

  她整个的心都作呕似的、难受极了。

  小青冲进浴室,靠在抽水马桶上,急迫地、用力自慰。但不管如何弄,她都无法高潮、无法解脱。……她伤心极了,回到床上,睁眼渡过难熬的一夜。

  上面,半裸扒在床垫上,只穿着一件深棕色缕花、开裆裤袜的女郎,裸露浑圆、雪白的屁股,翘得高高的;回首作诱惑的表情,彷佛恳求男友玩弄她似的。……她倚向小青问道:

  「如果妳在爱人面前也这样呈现给他欣赏,猜他会不会兴奋得受不了?……

  凡是用过的顾客都反应指出:这一型的开裆式裤袜,最能增强男性性欲哩!」

  小青心中暗叫:「天哪!…如果我这样子,能让他兴奋得发狂,变得更热情、更勇猛,那,我岂不要痛快死了!?」

  店员没说话。倒是小青像还嫌不够似地又翻了一页目录,看见另一个女郎,躺在皮沙发上,两条紧裹在紫色开裆裤袜里的腿子,大大分张,呈现出湿淋淋的阴户,叫春似的红唇大嘴圆圆地张着。看得小青都口干舌燥了。

  这时,店员问小青:

  「怎么样?……这两款的也各买一件吧?我保证妳绝不会后悔的!……咱们同是女人,这种经验应该互相传递的,对吧?!」

  小青还能说什么呢?她咬咬唇,点点头,又把皮包打开了。

  *****     *****     *****

  小青在购物中心的厕所里,脱下已被自己润湿掉的裤袜、三角裤,把新买的无裆裤袜穿了。再把新三角裤也套上,一面想到店里女店员讲解的那些事情,和后来金发男士提到的中国女友会害羞的事,不禁全身酥麻不已,好难言、异样了起来。

  尤其是,店员特别提到:被男人在那种三角裤的胯裆那儿摸索、扣刮的感觉,更令小青忍不住,连小肚子里都隐隐发酸、发胀了!

  想到再过一个多小时就要和情人见面作那种事,将自己此刻的衣着、模样,呈现在男友眼前,小青胯间已像点燃了一把火似的、灼烧起来。……

  她闭着两眼,在抽水马桶上,将手指紧压阴户,夹住双腿、屁股又旋又磨的扭了一阵。然后叹了一口气,撑立起来,把衣裙穿周整、走出厕所,往购物中心大门漫步而去。

  这时,小青身后一个男人的声音道:

  「嗨,小姐!」

  她一回首,看见先前在专卖店遇到的那位金发男士,正对自己展齿而笑,并同步伐地走到门口,为她推开门、一面说道:

  「真要多谢妳帮了个大忙!如果不在意,我请妳喝咖啡,可以吗?」

  *****     *****     *****

  露天咖啡座,正巧就在门外的树荫下。

  小青瞧一下腕表,抬头微笑答道:「好吧!可我还另有约,不能久耽。」

  两人在树下啜饮咖啡。男士以随和、亲切的口吻说些客套话,小青尽管面带微笑,眼瞧户外灿烂的冬日阳光,心里却不知怎的,什么也没听进去。直到男士冒出一句:

  「我觉得妳蛮具…吸引力的!」

  她受到惊讶般朝男士瞧,忘了该怎么回答:「啊?~」

  然后颇不安地挪挪身子,牵动嘴角挣出道:「我?不会吧!」

  男士仍然面带微笑,持续瞧着小青,对她肯定地点头说:

  「有,不但有,而且是非常有吸引力呢!」

  小青被陌生男士夸赞得简直轻飘飘了。她想都想不到,马上要与情人见面,此刻却会坐在这儿接受另一个男人;而且是个知道自己买了亵衣的男士的欣赏和赞美!

  禁不住,小青的脸颊泛红了。低下头的剎那,她的眼睛不听指挥,又朝男士的裤裆那儿溜去,对他鼓鼓、大大的一团东西,瞟了一眼,而引得自己更觉羞赧不堪了。

  这时,男士又道:「对不起!我大概话说得太唐突了,请原谅!」

  小青抬起头、摇了摇,笑道:「没关系,我倒要……谢谢你了!」

  她又看了看表,挪着身。男士压了钞票在咖啡杯下,站起来、一面说:

  「幸会了!小姐。……对了,我名叫杰克,这是我的名片,希望以后我还会见到妳!」一面将名片给了小青。

  和男士道别后,坐进车里,小青才把他的名片瞧了瞧,原来名叫杰克的金发男士,是个执业的妇科医生!

  「天哪!」

  小青想:他不知看过多少女人,居然还会说自己很有吸引力!

  小青将车子发动,直驶机场旁,与男友约会的汽车旅馆。

  *****     *****     *****


    我们不生产视频,我们只是视频的搬运工!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谢谢您的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