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激情  »  少女猫侠 加载中加载中
少女猫侠
「嘟……」一声类似于警报的声音响起,声音拉得长长的。与此同时,房间
内的灯光也闪动起来。

  「这是什么回事?」我问。

  「不知道,可能有人进入我们的陷阱。」松成明美说着从床上站起来,「灭
日君,先穿好衣服吧,关键时刻可能要我们动手了。」

  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情,于是手忙脚乱地跑外面的更衣间中。外面人很多,
但是大家似乎很有秩序,没有人因为警报的响起而慌张。

  「先生,这是您的衣服。」早有服务人员把我的衣服拿到了过来。

  「谢谢。」我说,然后接过了衣服,退回了刚才的房间内。

  松成明美此时不知道跑到哪里了,我将眼镜带好,然后打开穿透功能四处查
看着,只能看见外面一具一具的骷髅在那里动作,看样子是在穿衣服。

  我走出了房间,来到大厅里,此时警报还在响。我调试了一下眼镜,打开了
望远功能,然后走到窗前想看看外面有什么动静。就在这时候正门开了,从外面
冲进几个人,每人手里都拿着一把枪,在他们后面跟着一个人,衣服破烂不堪,
脸上还带着伤。

  「糟糕。」我不由得暗说了一声。

  那人正是刚才被我打晕的家伙,我的这张卡还是他的呢。这时候进来的一行
人,已经开始查看着客人的身份卡,我立刻从脖子上摘下那张卡。这只是普通的
卡,上面有一张磁条。

  我立刻向里面的房间走去,但是里面的房间不知道为什么门都关闭了,而那
些人正逐渐地向我靠近,看来没办法了,只能拼出去了。

  就在我想要动手的时候,忽然有人拉住我的手,然后把我往里面拉。此时我
感觉好象有了希望,于是跟着前面的人走。很快,我们走到最里面的一个房间,
进去后,那人把门关上。

  我仔细一看,发现面前站着一个女人,看身材有点熟悉。当看到她棕色的皮
肤后,我想起来了,是那天在凉亭中同日本男人吵架的女人。

  「是你。」我吃惊地看着她。

  「先生很大胆啊,其实你一进来,我就认出你来了。」她说。

  「你为什么要帮我?」我问。

  「先不要问这么多,我先带你从这里出去。」她说着走到床边,然后用就轻
轻地踢了几下床板。

  「咯咯……」几声响后,床慢慢的向一边移动,一个能容一人进出的洞出现
在床下。

  「跟我来。」她说着先跳了下去,我跟着也跳了下去。

  我们跳下去后,床立刻慢慢的恢复了原样。

  下面是一条狭长的通道,宽度刚好一人左右。下去后她四肢着地向前爬行,
我紧跟在她的后面。通道里很黑,偶尔可以听到头上有脚步声传来。真是搞不明
白,会议室是在四楼,这通道是怎么搞出来的,难道是在楼层的夹层中?

  通道内虽然黑,但是却难不到我,猫的能力让我能轻易地看清眼前的东西。

  在我眼前正是一个浑圆、丰满的臀部,随着这美臀的主人在前面爬行,丰满
的臀也不断的左右轻轻地摆动着。虽然知道现在的情况,不允许我有什么其他想
法,可是美臀当前,我不想好象有点对不住自己。

  我们在通道内爬了五分钟左右,而且左转右转,还有几个很大斜坡,几个回
转后,她忽然停下了。我借着这个机会,一头撞在她丰满的臀上。

  「啊。」她轻轻地叫了一声,然后回头看了看我,「你没事吧。」

  「没事,怎么了?」我问。

  「已经到出口了。」她说着轻轻地推开一扇小门,一阵风,夹带着臭味冲了
过来。

  我们两人从出口爬了出来,我一看,原来出口就是一个垃圾道,我们又从垃
圾道里爬了出去。

  「这是哪里?」我看了看周围。

  「这是大楼的后面。」她说。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问。

  「叫我玛丽就可以了。」她说。

  「谢谢你,玛丽。」我说。

  「这里还很危险,你赶紧走吧,要是被发现就麻烦了。」她说。

  「谢谢,有机会再见,我一定好好感谢你的。」我说。

  她笑了一声,然后又钻入垃圾道里。我看了看自己身上,已经弄很脏了,而
且散发着垃圾的臭味道,先回去在说。

  我看了看左右没人,于是运起力量恢复真身,然后迅速地跃上大楼,向自己
的宿舍飞去。

  当我在大楼之间穿越的时候,我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是这个学校的整体设
置看上去不舒服。平时因为在学校里,没有机会看一下学校的总体,今天有了机
会可以从空中俯瞰才发现这一点,但是具体是什么不正常,我一时也看不出来。

  我落到了宿舍的阳台上,然后纵身一跃从窗子跳到了房间里。

  「呼……」

  我才落地就有人向我发难,我立刻用力地向上一跳,然后伸手抓住天花板的
灯。那人也跟着跳起向我袭来,我闻到她身上的味道,于是伸出左手握住她的拳
头。

  「小瑶,是我。」我说。

  对方立刻收回劲道,然后落到地板上,我也跳了下来,然后打开灯。只见小
瑶无力地倒在床上,右手中拿着短剑,左手按着右胳膊,脸上还有几道伤口。

  「怎么了?」我立刻走过去看着她的伤口。

  「没事情,一点小伤。」她说着把剑扔在地上。

  「你坐好,我帮你处理一下。」我说着走进洗手间,然后端了盆干净的水出
来,然后找了一块还算干净的布。

  小瑶自己把黑色的上衣脱了下来,里面只戴着一件粉红色的乳罩。然后把衣
服扔在一边,她用手按住伤口,伤口不断向外流着血,伤口还散发着一股腥腥的
味道。

  看着她的血我感到头有点晕,以前我自己执行过不少任务,但是没杀过人,
最多让人失去记忆。今天看到这么多的血直想呕,但是在人面前,而且是个美女
面前,我挺也得挺住。于是我咬着牙用布轻轻地擦着她的胳膊,但是眼睛却一直
盯着她鼓起的胸部。没办法,天性啊!

  血很快就止住了,我把水倒掉,然后又换了一盆,帮她处理一下。她的伤口
不是很深,没有伤到骨头。

  忙了半天终于搞好了,我把已经变成红色的水倒掉,然后把地上的污迹一起
处理掉。

  「现在可以告诉我是怎么回事情了吧?」我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件我的衣服,
然后扔给小瑶。

  「那是个陷阱,在办公室里根本就全是机关,那就是吸引像我们这样的人去
的。」小瑶说着把衣服披在身上。

  「你找到了什么吗?」我问。

  「没有,或者是是根本没机会找。你呢?打听到什么了吗?」

  「找到一点,正如我们所想,这家学校绝对不是那么简单。首先,它以日本
人和美国人组成的教师主体,但是学生的方面却没有什么限制。其次,这间学校
里有很多中国通,他们从语言到习惯,完全跟中国人一样,根本就无法分辨。再
次,这家学校绝对不止是间谍学校那么简单,还有很多玄机。」我说。

  「那他们有什么目的呢?」小瑶望着我说。

  「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以日本人和美国人为教师主体,是为了更方便把外
来的那种思想理念传输给中国学生,这样会造成学生对当前社会体制的不满。其
次是中国通的出现,是为了以后向其他省份发展做准备,而且说不准现在已经有
很多这家学校的学生,混到了社会的各个阶层。最后是这间谍学校,如果他们的
目的是培养间谍,那不是太明目张胆了吗?第一,由日本人和美国人投资,这就
告诉我们这家学校的性质;第二,养了那么多的国外教师,这似乎也暗示我们,
它要培养间谍了,这一切似乎太明显了。」

  「你的意思是说,他们是故意吸引我们的注意力,让我们将视线锁定在间谍
上。」小瑶说。

  我点了点头说:「这大概是他们放出的烟雾弹。」

  「呵呵,没想到一贯好色的你居然能想出这些啊!」她忽然笑了起来。

  「什么啊,我可是一向聪明绝顶的!」我说。

  「啊!」

  她忽然又按住伤口,大概是刚才笑的时候伤口裂开了。我立刻走到她跟前,
血已经渗到包裹伤口的布了。

  「我再给你做一下紧急处理吧,这次可能会有点疼。」

  她点了点头。

  我拿出钢笔,然后摘掉笔帽,接着按了下钢笔后面的小纽。「吱」的一声,
一束红色的火焰从钢笔前端喷出,房间里立刻弥漫一股皮肤被烧焦的味道。我用
钢笔在小瑶的伤口上来回烧了一下,直到她伤口的边缘发黑为止。

  小瑶没有做声,但是脸上已经出了很多的汗水,我收好了钢笔。

  「你还好吧?」我问小瑶。

  她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然后人忽然倒了下去。

  我把耳朵贴在她胸口上听了听心跳,她大概是刚才太累了,再加上伤口的疼
痛,所以一时晕了过去。我收拾了一下东西,然后走到浴室痛快地洗了一个澡,
把我身上的味道洗干净后才走出来。

  我走到床前,把被子盖在小瑶身上,然后坐在一边看着她熟睡的样子。

  小瑶长得不输给小惜,两人一样的年轻貌美。不同的是,小瑶要多几分成熟
和冷静。看着她的胸部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又想到了白天在校园的那一幕,我慢
慢地把嘴唇移向她微微掘起的红唇。

  就在我的嘴唇即将同她的嘴唇贴在一起的时候,理智在关键时刻唤醒了我。

  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有这种念头呢?我用力地打了一下自己的脸,但是这根
本没有用,一个耳光是阻止不了我的。我再努力地控制着自己,努力努力再努力
……

  直到最后,我实在是控制不住了。算了,控制不住就不要控制了。

  我的嘴唇轻轻地贴在了她嘴唇上,只是轻轻地一碰,却让我异常的兴奋,一
丝女人特有的味道,从我的嘴唇上飘入鼻孔中。

  轻轻的一吻后,我慢慢地离开了她的嘴唇,就在离开的瞬间,她忽然睁开了
眼睛。

  「糟糕!」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她怎么会这么快睁开眼睛?干脆来个破釜
沉舟。」

  我再次吻着她的嘴唇,这次要用力很多了。

  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好象没有反映过来。很快,她就开始反抗,又双手轻
轻地捶打着我的后背。这哪是反抗啊,这分明是给我暗示,要我继续努力,不要
后退。

  我的手伸到被子中,隔着乳罩抚摸她匀称、柔软的乳房,舌头早已经撬开她
的牙齿和舌头,疯狂地搅动在一起。

  一双给我暗示的手,早已顺从地放在我的背上,上下磨擦着。

  我们接吻至少有十分钟,最后我感觉到呼吸困难,不得不轻轻地推开她,她
慢慢地松开嘴唇,然后伸出舌头舔着连在我们嘴唇之间的唾液丝线。

  「你果然是个色猫。」她笑着说,双手勾着我的脖子。

  「面对着你这样的美人,就是太监也会又感觉,更何况我了。」我还没有说
完,她又把我拉到了她的嘴唇上,我们的舌头再次搅动在一起。

  我的手轻松地就解开了她的乳罩,左手玩弄她乳头的同时,右手已经伸到她
的内裤中。当手指进入她湿淋淋的阴道后,她忽然夹紧了双腿,让我的手指进退
两难。

  不过我还是有经验的,我用手指找到她的阴蒂所在,然后轻轻地玩弄起来。

  面对着这样的刺激,她怎么可能受得了?很快就自然地松开了双腿,我的手
开始轻轻地、仔细地玩弄着她阴户的每一寸肌肤。

  我把她的衣服全部清除掉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自己的衣服脱掉,然
后跟她紧紧地贴在一起。

  我的嘴唇离开了她的嘴唇后,直接奔向她的乳房。这对温暖、柔软的乳房真
是让我爱不释手,尤其是上面那粉红色的乳头。我轻轻地一舔,它周围的细毛都
立了起来。

  她的手轻轻地抱着我的头,任凭我像婴孩似的,吮吸着她的乳头。我的手在
她阴部玩弄片刻后,就在她的全身游走。

  我依依不舍地离开她的乳头,向着终点站进发。当我的头来到她双腿间的时
候,我呆住了,她的阴道口呈粉红色,阴户上很白净,没有一根体毛。而且在她
的阴道口,还有几片肉瓣从里面露了出来。一共三片,从不同的方向伸出来,好
象一朵莲花一样。我慢慢地用手指捏住一片肉瓣,轻轻地扯着。

  「嗯……」小瑶立刻发出了妩媚的呻吟。

  我忍不住伸出舌头轻轻地舔了起来,没有想到那几片肉瓣也在我的舌头上大
做文章,同我的舌头搅动在一起。呵呵,感觉上好象在在同三个人接吻一样。

  在我嘴唇的挑逗下,小瑶已经受不了了,但是又不好意思开口让我上,只是
在那里忍着。看着她焦急的样子我开心得笑了,什么任务、什么日本人、美国人
早就忘到一边了。

  我回到了她的嘴唇上,小瑶和我一起分享着她自己的味道。

  「我可以插进来了吧?」我征求她的意见。

  我是个君子,怎么能不问就来呢?

  「嗯。」

  她害羞地点了点头,然后分开双腿。我拉着她的手来到阴茎上,她的手不自
然地抓住阴茎,然后生硬地上下套弄着。我笑着把阴茎抽了出来,在她的阴道口
上下动了几下后,猛地插了进去。

  「嗯……」

  她哼了一声后,立刻紧紧地抱着我。我的嘴唇紧紧地贴在她的嘴唇上,双手
握住她的乳房,然后开始抽插起来。

  这一开始,我就感受到超级的快感。插入的时候,阴茎同三片肉瓣磨擦着,
我的阴茎却可以将它们顶入阴道中。但是拉出来后,那三片肉瓣如乌贼一样抓住
阴茎,不让它出来,这样的感觉还是第一次。

  我开始放肆地抽插起来,小瑶的嘴唇紧紧地吮吸着我的嘴唇。我此时已经用
上了灵力,如果不用的话,我早就因为缺氧而窒息了。我们不知疲倦的接吻,这
是一场捍卫尊严的保卫战,我不能在口技上输给一个女的,为了男人的面子,我
支持、支持再支持。

  幸好我的阴茎还算很争气,面对着如此的快感,居然没有放松,反而更加的
努力,真是值得表扬。

  我的手指也开始发挥功效了,拿出了我拿手的「降乳十八捏」,将她的乳头
玩得通通透透。她终于忍不住了,于是张开嘴喘着粗气。离开了她的嘴唇,我吮
吸着她的耳垂。

  我始终不敢做太大的动作,担心她手上的伤口会再次出血,所以我抽动的幅
度始终如一。

  阴茎在她的阴道中,同那三片肉瓣继续斗争。它们三个,从不同角度进攻我
的阴茎,弄得我异常的麻痒难忍。

  房间中充满着我们做爱的味道,床在我们的动作下不堪重负,发出「吱吱」

  的声音,象似向我们表示抗议。我怎么可能向一张床屈服呢?它越是抗议,
我就越用力的做。

  「我……我不行了……」小瑶忽然说。

  「什么?」我停了一下问。

  就在此时,她的阴道里已经发起革命了,阴道里的所有成员,都在反抗着入
侵的阴茎。阴茎所到之处,都被它们包围了。更可怕的是,我还没有插入,阴茎
被自动地吸了进去,强大的吸力之后,是阴道四处地蠕动,接着无数的液体也前
来支援,妄想让我淹死在其中。伴随着紧窄的阴道革命,它的三个手下当然不能
坐视不理。于是更加勤快地骚扰着我的龟头,以及龟头边缘。

  「啊!」

  我终于受不了了,阴茎也坚持不住了,我们兄弟二人一起交枪投降。我们停
止了一切的运动,紧紧地抱在一起,体味着高潮的余韵。

  过了一会,我慢慢地拉出阴茎,然后侧过身体,用右手支撑着头,我看着她
白皙的皮肤。上天待我不薄啊,小惜是有名的羊肠美穴,小瑶却又是极品中的莲
花。

  我伸手抚摸着她滑滑的阴道,她蜷缩在我的怀里,听着我的心跳。

  「你和小惜有过吗?」她忽然抬头问。

  我点了点头。

  她笑了。

  「我猜就是。」

  「为什么问这个啊?」我问。

  「小惜是个好人,要是我的话,我也要她的。」她说。

  「呵呵,我可是连你也收下的。」我说。

  她不说话了,手在我的乳头上玩弄着。

  「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呢?」我问。

  「我也不知道,我想我们这一段时间先不要动,这次已经打草惊蛇了,而且
还不清楚他们是否发现我们的身份呢。」小瑶说。

  「是啊,不过有人已经把我当成另一个人了,也许我们可以利用一下。而且
据我所知,学校的校长可能对这学校也不是很了解,关键的人是在幕后的影子校
长。」我说。

  「是什么人啊,你有把握吗?」小瑶问。

  「把握不大,不过值得尝试,还有一个人,好象已经对我产生怀疑。不过,
她好象没有意思要揭穿我。」我说。

  「你都把我搞糊涂了,这两个人是同一个人吗?」她问。

  「不是。放心,等我搞定后再告诉你也不迟。」我说。

  「小惜说,会给我们进一步的指示,可是已经过了很长时间,怎么还不见动
静呢?」小瑶问我。

  「我也在等,也许我们的人已经进到这里了。我今天回来的时候,发现这学
校的建筑布局好象有点不对劲。」我说,

  「你也发现了。」小瑶坐起来说。

  「是的,但是我一时说不清楚。」我说。

  「我发现校园内的金属雕象有问题,我把它们的位置大体看了一下,这个好
象是按照五行方位摆放的,但是我对这些不太明白。」小瑶说。

  「那我们只能等小惜了,然后让她去选择这方面的专业人士。」我说。

  「也只有这样了。」她说。

  「我怎么不知道你原来懂这些东西。」我站在寝室公寓楼的顶楼说。

  「你也没有问过啊,你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呢。」银铃般的声音落下后,
小惜从阴影处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像盘子一样的东西。

  「你拿的是什么啊,怎么像罗盘?」我问。

  「这不是罗盘,是罗庚,用来看五行方位的。」她说着看了一下罗庚,然后
面向西方,过了一会又面向东方。

  「有没有发现什么东西?」我问。

  「东西没看到,不过倒是发现这学院里建筑的方位设置真是有点意思。」她
一边看着手里的罗庚一边说。

  「哦,说来听听。」我问。

  「对了,你是不是已经向小瑶下手了?」她忽然冒出这样一句话,让我有点
不知所措。

  「你真是厉害,这你也知道了。」我故作镇定的说。

  「好象还不止这样吧,玛丽也没有逃脱吧。」她说。

  「没错,面对两大美女我想没几个人可以挺得住的。」我说。

  「我猜你就会这样。」她轻松的说,手不断地变换着罗庚的方向。

  「你吃醋了吗?」我从后面抱住她的腰说。

  「想得美,不过吃醋还是有一点的。」她继续说,「那两个人同我可以说是
关系密切,我们可是生死之交,所以不会因为你而闹别扭的,你就省省吧。」

  「嘴倒是挺硬的。」我用手摸着她的美臀说。

  「喂!叫你来是工作的,不是调情的……」玛丽的声音从后面响起,接着一
阵香气传到我的鼻孔里,不用看我就知道小姚肯定也来了。

  「小气鬼……」小惜说,「色猫可是我介绍给你们的,你们得了好处就要把
我扔掉啊。」

  「呵呵,小惜生气了。」小瑶笑着说。

  「我就喜欢她生气的样子。」玛丽说着走到我身边,亲了我一下后然后从侧
面把我和小惜抱在一起。

  「啊……你想杀了我啊,这么用力。」小惜挣扎着。

  我趁机松开小惜,然后退到小瑶身边,小瑶看着我笑了,这一笑真是风韵尽
显,感觉同小瑶做过几次后她好象变得更有女人味了。

  「哈哈,不要闹了,玛丽,我在工作。」小惜左右晃动着身体,玛丽早已经
取代了我的位置,从后面抱住小惜,手在小惜的乳房上轻轻的揉着,两个手的食
指轻轻的按着小惜看样子已经硬起来的乳头。

  「好吧,暂时先放过你,有什么发现啊。」玛丽问。

  「我已经把资料都传给了总部,那面现在也正在做分析,不过我认为这不是
一件小事情。」小惜很正经的说。

  「为什么?」玛丽问,我和小瑶走了过来,几个人聚在一起盯着小惜手里的
罗庚看。

  「这个学校的方位,以及各种建筑的设置绝对是有规律的,它的形状好象一
个古代的铜钱一样,而且学校里很多雕像也都是金属做成的,这些雕像的摆放位
置同学校建筑的设置是一样的,从形状来看,就像是一个大铜钱中间套一个小铜
钱一样。」小惜说。

  「铜钱?」我们三人异口同声的问。

  「没错,最为奇妙的是这个学校在城市的西方,西方属金,这所学校本身就
占着金位,而且它里面的建筑大多也是面向西方,形状又是金钱,那就是金上有
金。」小惜说了一大堆让我们似懂非懂的专业术语。

  我同玛丽,小瑶互相对望一下,每个人脸上都是无奈的表情。

  「色猫,上次你同松成明美风流的时候,为什么不从她那里弄些有用的情报
啊。」小惜说。

  「一时性急,忘记做正事了。」我勉强找了个理由,然后瞪了玛丽一眼,肯
定是她告诉的小惜。

  「也许现在还来得及,趁我们还没有被发现,现在去找松成明美,应该可以
找到一些我们需要的东西。」小瑶说。

  「现在?」我看着她的眼睛问。

  「应该差不多,距离上一次聚会有一段时间了,我可以想办法再把你带到聚
会中去。」玛丽说。

  「为什么是我啊,玛丽你可以找你以前的男朋友,从他那里也许会有点收获
呢。」我说。

  「呵呵,这个我们早就知道了,从那个日本男人身上找到了一些关于日本间
谍组织在我市的具体分布情况,但是关于这里的情况他也是知之甚少。」小惜抢
先替玛丽说。

  玛丽耸了耸肩膀,表示同意小惜的说法。

  就在同三个美女说话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到一股奇怪的气息进入了我们的领
域中,同时我闻到了一股微微的狐臭味。

  「好象有什么东西来了哦。」我说。

  「没错,谁去解决呢?」小惜说。

  「我是不行的啊,我对武力一窍不通的。」玛丽说着看着我。

  没办法了,看样子只有本人出马了,我正要动手,站在一旁的小瑶却已经不
见了人影,没想到她比我还快。

  「小瑶真厉害啊。」我说。

  话音还没有落,小瑶已经出现在我们眼前,手里还抓着一个男人,她把那男
人往地下一扔。

  「这人看着好象很眼熟啊。」我说。

  「是我前任男朋友。」玛丽回答。

  小惜立刻走了过来,把那男人全身上下搜了个遍,从他身上搜出了两把枪,
一个手机,一张磁卡。

  「怪不得要同我分手,原来是同这些中国人混在一起。」那男人站了起来狠
狠的说。

  我什么也没有说,直接给了他一个耳光,大概是太用力了,从他的嘴里飞出
了两个好象牙齿一样的东西,我仔细一看还真是牙。

  「看看他为什么要跟踪玛丽。」小惜说。

  我点了点头,然后走到那男人身边,双手中指按在他的太阳穴上,输入灵力
在他的大脑内搜索着有用的信息。进入我大脑的是这男人同玛丽做爱时的影像,
她穿着一身黑色的旗袍,骑在男人的身上,手里拿着一条鞭子正在男人的臀上用
力的抽打着。

  「哇,好过瘾啊。」我不由说了出来。

  「你变态啊,对男人都感兴趣。」小惜用力的拍了我一下,我才恢复过来。

  「找到原因了吗?」小瑶笑眯眯的看着我问。

  我指了指玛丽。

  「他叫犬养平副,东京人。」玛丽说,「这人没什么好处,日本鬼子该有的
恶习他都有,杀了他也没什么。」

  「怎么处理?」我问。

  「交给我吧,我会处理好的。」小惜说,「你们三个混到那个聚会中,找到
松成明美,然后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情报,我把他处理好后,再去其他地方看一
下风水。」

  「好。」我点了点头。

  「订个时间吧,不然会很麻烦的。」小瑶看看手表说。

  「现在是七点,我们九点准时在这里会合。」小惜说。

  「好。」我点头说。

  「我们先走吧,到我那里我给你们打扮一下。」玛丽说。

  「化装?听上去有点意思。」小瑶拉着玛丽的手,「我们先下去吧,猫,你
等一下跟上来啊。」

  「好。」

  玛丽和小瑶出去后,天台上就剩下我和小惜还有那日本男人。

  「你要小心一点。」小惜说。

  「你也是。」我说着一扬手,将犬养打晕。

  小惜走到我身边搂着我的脖子,然后将舌头伸到了我的口中轻轻的搅动着。

  我揽着她的腰享受着她的亲吻,过了一会她把我推开说:「好了,等一下我
们再聚,我先要把这里的事情处理一下。」

  「好,等下见。」说完,我转身走了出去,才下了几阶我就感到了一股强大
的气劲从后面传来,看来小惜已经动手了。

  当我赶到玛丽房间的时候,发现她们已开始在化装了,玛丽果然有两下子,
几下过后小瑶就由一个美女变成了一个帅气十足的男孩。

  「为什么要我扮男人啊。」小瑶问。

  「你没有去过那个聚会,如果让你这样去的话那不是便宜那些男人了吗。」

  玛丽说着把我推坐在椅子上。

  「我又扮什么啊,不会让我扮女人吧。」我问。

  「做梦吧你。」她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盒子,然后从里面拿出了一条假胡
须贴在我的嘴巴上,「你把眼镜戴上,这样就没人能认出你来了。」

  「就这么简单啊。」我问。

  「就这么简单,那么大的房间,里面女人又多,谁还愿意看男人啊。」玛丽
说着开始把外套脱下,然后又把里面的内裤也拉了下来。

  「这是做什么?」小瑶问。

  「我也要换衣服啊,那里我经常去,所以早就有专门的服装了。」她说着穿
上了一件黑色的比基尼。

  小瑶看了看我,我也看着她,但是眼角的余光却拼命的在看玛丽,毕竟换衣
服的女人还是有点魅力的。

  一切都准备好后,我们来到了会议室。

  进门后还是上次的规矩,检查我们的身份,玛丽早就给我们准备好了。

  「这里的人没有几个穿衣服的,你还戴那个眼镜做什么啊。」小瑶问。

  「没办法,这些家伙看着太恶心了,与其看他们的裸体还不如直接看骷髅的
好。」我说。

  「你们两个不要走散了,我去找松成明美。」玛丽说完便消失在人群中。

  我同小瑶两人走到更衣室,我脱掉了衣服,只穿着一条内裤,小瑶则站在一
旁发愣。

  「怎么了?不脱衣服的话会暴露身份的。」我说。

  「我怎么脱啊,要是我脱了才会暴露的啊。」小瑶说。

  我点了点头,然后同她走了出来,刚走出来就被一个女人缠住了,那是一个
中年女子,大概有35岁左右,乳房不是很大,腋下同阴户部位都长了很多的黑
毛。

  她一走过来二话没说就蹲下身子,然后伸手到我的内裤里抓住了正在等待时
机的阴茎,同时另一只手又向小瑶下体摸去。

  「啊。」小瑶吃惊的叫了一下,然后向后退了一步。

  「怎么了?不喜欢我吗?」那女人用生硬的汉语说。

  我担心那女人会看出什么,于是按着她的头不由分说地把阴茎插到她口中,
然后我摘下了眼镜,我可不喜欢看骷髅给我服务。

  她先是一惊,然后便一脸淫荡的样子望着我,然后双手抱着我的臀,嘴唇用
力的吮吸我的阴茎,一边吮吸还一边发出阵阵声响,那样子仿佛要让在场的所有
人知道一样。

  小瑶松了一口气,然后闪在一旁看着我。

  「先生,一个人吗?」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一个年轻的女孩走到了小瑶
身边,她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几岁的样子,长得很漂亮,胸前两团东西很尖挺,两
个乳头看上去十分的红润,我一看就想去嘬一下,因为眼睛受到了洗礼,所以阴
茎比先前又粗了一倍,正在给我口交的女人满足的摸着我的睾丸。

  小瑶用求助的目光望着我,我摇了摇头,小瑶本来就是个美女,化装成男的
后就是绝对的帅哥,免不了会吸引女人的目光。

  「对不起,他在等我。」玛丽如幽灵般的冒了出来说。

  「哦。那不好意思,打扰了。」年轻女子鞠了一躬然后闪开了。

  玛丽搂着小瑶的脖子然后对着她性感的嘴唇就亲了过去,小瑶好象很放心的
样子,同样的抱住了玛丽放心的亲吻着她的嘴唇。

  玛丽一边同小瑶亲吻一边回手指指正在给我口交的女人,意思是这个女人怎
么办。

  「我们到房间里去好吗?」我对那女人说。

  「好啊。」她说,语气中有一点迫不及待的样子。

  我拉着她走到了里面的一间房间,然后在门上挂出了「请勿打扰」的牌子。

  「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我出来后小瑶问。

  「我把她打晕了而已。」我拍了拍手说。

  「我找到她了。」玛丽松开小瑶的嘴唇说,但是手还是在抱着她。

  小瑶看了看我,脸很红。

  「在哪里?」我问。

  「就在上次你们认识的那个房间里,不过现在里面还有几个人而已。」玛丽
说。

  「原来如此,原来的那房间?你是不是一直都在监视我啊。」我对玛丽说。

  玛丽只是笑,没有回答。

  我按照玛丽的指示,来到了上次的那个小房间前,一回想起上次隔墙干那日
本女人的情景我就异常的兴奋。

  「啊……啊……」淫荡的呻吟声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我戴好了眼睛,调整好功能,然后仔细观看,松成明美正像一条狗似的趴在
那里,她的手正摸着一个男人的睾丸,口中吮吸着他的阴茎,口水从她的嘴角流
了出来,她身后也有一个男人正在那全力冲刺,看样子已经要不行了。

  我轻轻的推了推门,门从里面锁上了,我用力的一撞,「哐!」的一声,门
开了,正在那里淫乱的三个人一起望着我。

  「%¥#%………#?」正在松成明美身后开垦的男人冲我说了几句鸟语,
然后拉出了阴茎,白色的液体沾在阴茎上,看上去十分的恶心。他走到我面前依
然用鸟语问候我。

  「八各牙路。」我说了一句唯一知道的日语,然后抬手「啪」地给了他一个
耳光。

  那人愣了,站在那里,然后退了两步回头看了看正在享受口舌服务的男人,
两人忽然一起走到我面前然后头一低一起说「哈依」,说完后两人拿着衣服便跑
了出去。

  我愣了,虽然我知道日本人很贱,但是也没到这么夸张的地步吧,我只是打
了他们一个耳光而已。

  「你是谁?」松成明美用中文问。

  「嘿嘿。」我笑了两声,回头把门关上后我摘下了假胡须和眼镜。

  「啊。你是灭日君。」她说。

  「很好,原来你还记得我。」我说着把内裤脱了下来,面对着日本女人,我
的阴茎充满了斗志。

  「你……」她说了半天也没说出下文。

  我走到她身边,然后按着她的头将阴茎毫不客气的插到了她的口里,而且一
直将龟头顶入了她的喉咙深处。

  她开始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立即双手抱着我的腿卖力的吮吸起来。

  「你是不是要问我是谁呢?」我一边抽动着阴茎一边问。

  她默认了。

  「你不用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我只要你记住我给你带来的好处就可以了。」

  我说。

  她的眼睛转了转,看样子是在思考我说的话,她思考是她的事情,我可不管
那么多,于是从她口中拉出了阴茎。

  「趴下。」我命令道。

  「是。」她说着又象刚才那样趴在床上,摆出了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我看着她沾满白色液体的阴部,感觉一阵的难受,我拿起她的内裤在上面擦
了擦,然后将内裤用力的塞到她的口中。

  「看来你这里自从被我开辟后好象一直没人用啊。」我摸着她的肛门说。

  「嗯!!!」她用力的摇头,我没想那么多,将龟头用力的顶进了她紧紧的
肛门中,太用力了,以至于她肛门附近的褶皱都被我弄平了。我开始抽动起来,
实在是太紧了,我抽动着都有点痛,所以只能大幅度、慢速度的抽动起来,当我
拉出的时候被弄平的褶皱又恢复了原样。

  我压在她的后背上,手用力的揉搓着她两颗硬起的乳头。

  「嗯……嗯……」她想叫,但是嘴又被内裤堵中,所以只能在那里哼唧。

  我抓住她的头发,然后加快了速度,她的肛门已经适应我的阴茎,所以抽起
来已经没有刚才那样难受了,她趴在那里,已经没有了开始那样的激烈反应,而
是一副享受的样子。

  「骚货。」我骂了一句后将灵力通过手指输入她大脑中,开始了我的工作。

  「糟了。」当我找到我需要的东西的时候,我意识到大事不好,于是立刻拉
出阴茎就向外走去,把松成明美一个人扔在那里。

  「怎么了?一脸着急的样子。」玛丽问。

  「忍者!」我说出了在松成那里得到的资料。

  「什么?」两人听后大吃一惊。
[ 此帖被zhjn0610在2014-07-24 23:45重新编辑 ]


    我们不生产视频,我们只是视频的搬运工!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谢谢您的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