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激情  »  女友奴 加载中加载中
女友奴
第一章 电话响了
宇都宫龙昌在一间,绝称不上高级的公寓房间中,呆呆地望着天花板。
外面天色已暗了,室内也是暗暗的。
电灯已坏了好几天吧?
正值所谓的就职冰河期,加上他是大学毕业生的双重原因。龙昌根本找不到工作,每天过着无所事事的日子。
「肚子饿了!」
肚子空空如也,房里又一片漆黑。再这样下去,流落到附近的公园或车站月台乞讨的日子,大概也快近了吧?
窗外射进淡淡的月光,看着映在木制天花板上的影子,心情更是陷入了郁闷。
这时,一通改变命运的电话声,响了起来。
铃铃铃、铃铃铃┅
(电话铃声一直响个不停┅)龙昌不得已地拿起了话筒。
「我是宇都宫┅你有什麽事呀?」
电话那端是龙昌损友中的损友,平井明。
平井说:「嘿嘿嘿、这对找不到工作,又居无定所的你,可是个好消息喔!」
平井本身虽然也没有工作,但他靠着双亲的钱,过着游手好闲的日子。
「事实并不像你说得那样吧?」
平井毫不在意龙昌不悦的语气,继续说着。
「听听吧。女仆喔,有训练女仆的工作。你想试试看吗?」
「女仆训练师?」
在这种不景气的时候,居然还有人雇用女仆,想到这点就令人生气。而且,平井所说的话通常不太能相信。
「反正你也无事可做吧?」
虽然令人不愉快,但平井说的却是事实。
「是呀,那我姑且听听你说的话好了。」
「对对,那就对了。还有,好好地享乐吧!」
虽然感觉可能被玩弄了,但龙昌还是依照指定的日期,向目的地出发。只准备了一点简单的行李,就向车站走去。
穿越熟悉的商店街,就要和这里告别一阵子了,他正陷入深深感叹时,对街出现了一张熟悉的脸。穿着高级质料的衣服、身材曲线姣好、打扮时髦的女人。
(阿树!)龙昌的表情突然变得苦闷。
女人名叫水岛树。是龙昌以前的女朋友。有着极好的身材,也是十分懂得发挥这种条件的女人。
其实,龙昌以前就曾深深地沈迷於她的身体。为此,还被她榨取了为数相当可观的金钱。实在忍无可忍的龙昌,後来虽然成功地和她分手,但,她有时还是会冒出来要点钱。
他无法拒绝这个曾迷恋过的女人,偶而也会给她一点小钱,这就是龙昌的弱点。但,现在不是这种时机。应该是踏出人生新里程的时候,不想再被这样的人勾起以前的回忆。
龙昌转过脸,快步走向车站。
「阿龙,是我!你要去哪里?」
轻易地就被她发现了。
虽然穿着高叉裙,却毫不困难地跑着,迅速地抓住了龙昌的手臂。被她丰满胸部压着的热烈触感,强烈的香水味包围住龙昌。
树发现龙昌一副要去旅行的装备,整个身体靠了过来。
「什麽嘛?要去旅行也不告诉我,太过分了吧!」
龙昌将她拉向车站,反驳说:「说什麽!我们不是那种交情吧?奶又没钱去玩了,想向我要了吧?」
「不愧是阿龙,真了解我。给个两三万块吧!」
「奶快走吧!我在赶时间。」
「真冷淡!我是你以前的女友耶!」
龙昌将她推开说:「我没钱给奶,我只有旅费而已,没有多馀的钱!」
「不要说这种无情的话。你给我零用钱,我们就去那边的旅馆,好吗?」她挑逗地说。
龙昌吞了吞囗水。实际上,他除了旅费之外,真的没有馀钱。这点,不得不感谢最近贫困的生活。
「不行,我不会给奶的。」龙昌转身进了车站。
背後传来树的怒吼:「你这装腔作势的笨蛋!」
迫於情势而被平井说动的龙昌,甩掉了树的诱惑,朝着女仆训练师的工作地点出发了。对完全没有经验的工作,只能期待好运了。
转了好多班电车後,来到了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
龙昌站在车站前眺望┅这里还保留着几十年前的风貌,是个很有风味的小镇。
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几分钟,无聊的时间终於过了。
龙昌的视线,被前方的一个女性所吸引。
和这种乡下地方并不协调,是个美貌,眼中闪着智慧的女性。和树完全相反的类型。
「是宇都宫先生吧?」
「是的┅」
女人微微一笑。高雅的笑容,表现出了欢迎之意。
「初次见面。我是橘爱莉丝,你的秘书。」
「谢谢奶,我是宇都宫,请多多指教。」龙昌态度也变得正经。
爱莉丝请他上车。
「请上车,我帮你拿行李。」爱莉丝开着车出发了。
「长途旅行累了吧?」
「不,好久没有享受旅行了。」
一番客套之後,车子驶离开城镇,开上了山路。
山上矗立着一间洋房。
「这里就是女仆训练所,『禁美馆』。」
望向爱莉丝所指的地方,一栋虽然不时髦,但很气派的洋房,静静地耸立。
『禁美馆』。这里就是龙昌以後工作的地方。
下了车,龙昌站在门前。
「呼!」隆昌做了个深呼吸,深深地吸了口气,又缓缓地吐出来。
有着和无所事事的从前告别的意味。然後,走进了门内。
第二章 不安和希望
馆内和外面一样,有着同样高雅的装潢,但并不很奢华。
爱莉丝发现龙昌惊讶的表情,解释说:「这个宅邸是用来迎接客人的地方,对女仆教育训练来说是必要的一环。」
「包括接待和选择餐具?」
「对。」
「我没做过这些事,要从头开始学才行。」
「把行李放进房间吧!」爱莉丝带他进了房间。
虽然朴素,但成套的家具都是高级品,看起来很舒服的样子。
然後去了办公室。
乾净整洁的书桌上,摆着教育女仆的书籍和文件。
旁边的书桌就是爱莉丝的桌子吧?
「现在,女仆实习生已经在等着了,和她们见见面吧┅」
爱莉丝和龙昌进了客厅,是实习接待的房间。房中有三位少女,听说都是十八岁。
(第一印象是很重要的┅)龙昌清了清喉咙,尽量表现出威严的态度,说:「我是宇都宫龙昌,从今天开始的三个月里,要将奶们训练成能干的女仆。大家加油吧!」
龙昌说完,爱莉丝叫少女们自我介绍。
第一个站起来的,是一个活泼的少女,非常有精神的说:「我是松本瞳!想成为能干的女仆,才来到这里!虽然打扫、洗衣、做饭完全都不会。但不管如何严厉的训练我都能忍耐,请指导我!」她边说边行礼,抬起头来直视着龙昌。清澈的眼眸中,流露出希望和期待的斗志。
第二个是看起来有点像小孩的娇小少女,站了出来。
「我是结城早苗!嗯,为什麽来这里?是想做新娘训练,如果学到东西的话,将来可以派上用场吧?所以决定来了!可是不要太严厉喔。」
充满变化的表情和动作。虽然可爱,但有点自我的说话态度,让龙昌皱了皱眉。
第三个是和早苗完全不同,带点忧郁的成熟女孩。一头长黑和丰满的胸部,一对巨乳特别引人注目。
「我叫小早川梓。说实话,我并不是想成为女仆才来这里。我是离家出走,到哪里都可以。可是,在这里好像可以学到很多喔,请多指教。」
深深低下头的恭敬态度,真像个千金大小姐。实际上也真的是如此,但龙昌知道这点,已经是以後的事了。
打完招呼後,龙昌回到办公室,重新看了三个实习生的详细履历。
龙昌的权限是很大的,在训练实习生的范围里,她们不可违抗龙昌的命令。所以龙昌的责任非常的重大。
明天要快一点开始女仆训练┅打扫洗衣、购买食物,客人来时的接待。
要学的事情很多。
训练的内容以整个「禁美馆」环境为范围。包括各种垃圾的处理、料理营养的均衡,装饰品和餐具的使用等等,还要维持随时能接待客人的状况。
正感到责任重大的龙昌,叹了口气,听到爱莉丝的声音。
「宇都宫先生!」
「咦?什麽事?」
「实际上,关於实习还有一项内容。」爱莉丝的脸上微泛红潮。
「这里写的内容之外的?」还有什麽呢?龙昌微微地皱眉。
「嗯、是┅她们那个、夜晚┅」爱莉丝的声音愈来愈小。
「什麽?」
「是要教导她们夜晚的事┅」爱莉丝的脸愈来愈红。
龙昌灵光一闪。是平井所说的「各种享乐」吧?
这时,对红着脸的爱莉丝,突然产生了恶作剧的念头。
「夜晚的实习是什麽?奶不说清楚我不了解喔!」
爱莉丝一时说不出话来,对龙昌投以责难的眼神。但突然下定决心似地小声的说着:「是要让实习生学习性技巧!」
她说这话时声音很诱人,挑起了龙昌想捉弄的念头。
龙昌暧昧地一笑。
「嗯,奶说得很清楚。」
「不要笑我了!这是很严肃的事。」
爱莉丝说的对,女仆要侍奉主人,夜晚的侍奉也很重要。
也就是说龙昌可以以实习生为对象做各种事。
「训练的内容,完全由你来决定┅」爱莉丝最後说:「重点是不要妨害白天实习的进度。还有,不可以让她们怀孕。」
龙昌故意认真地问:「不要射在里面是不是?」
「┅是的。」
「口中呢?」
「┅反正,就拜托你了!」爱莉丝脸红地转过脸,坐在自己桌子前。
龙昌边看着她,遐想着即将要和实习生们做的事。
三个实习生和龙昌见完面後,回到自己的房间。
「喂喂!奶觉得宇都宫这个人怎样?」早苗问。
「虽然是比想像中还要年轻的人,但看来似乎也不会让人太轻松喔!」
「哦?这样我可不行了!」
「可是,必需经过严厉的考验,才能成为能干的女仆喔!」
瞳的眼神充满希望,握紧了双手。
早苗吐了吐舌。「受不了奶,这麽认真┅」她望向旁边的梓,梓摇晃的巨乳映入眼帘。
早苗羡慕的望着,看着连自己也难以恭维说大的胸部,有点忧郁地叹了口气。但,马上释怀地笑了笑,抬起头对高挑的梓说:「奶觉得如何?宇都宫这个人。」
梓被她这麽一问,把手指放放在嘴边,微微的点头。
「怎麽样呢?才刚刚见面,实习时间是二个月。就算是令人讨厌的人也没有办法。还有,这个屋子真够脏呢!」
听了她的话,瞳和早曲望了望四周,看着对方。
「我不觉得很脏┅」瞳说,早曲附和地点点头。
「嗯,我也觉得很乾净呀!」
梓的柳眉不快地地皱起。
「不、不乾净是不行的喔。要更乾净才行┅」
看到她严肃的表情,早曲和瞳再次互望。(这女孩,有点可怕!)
第三章 最初虽然重要
实习的第一天,对龙昌来说,「禁美馆」的第一个早晨。
实习生们早晨必需早起。龙昌也配合着早起。已经很久没有这麽早起床了。
「心情真好!早起真是不错呀!」
是因环境的变化,让心情飞扬起来吧?龙昌本有积极的一面似乎被唤醒了。在因陌生而紧张的实习生们面前,龙昌的心情也变得严肃。
「从现在开始,奶们要以成为女仆为目标!首先是工作,做不好也不要灰心,不要放弃、气馁!身为女仆,侍奉别人是不容易的。要超越自我,为他人尽情奉献!┅从现在开始的三个月,我希望奶们不要气馁,要好好加油。我也会尽量帮助奶们,现在开始今天的实习课程。」
龙昌和实习生们的生活开始了。
训练师的工作,是要让实习生们学会女仆的家事技巧,还要培养奉献的精神。
先把晚上的工作放在一边,龙昌认为这就是自己的工作。
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因为一个人住的经验丰富,所以对家务还满在行。至於「奉献的精神┅」老实说,龙昌没有服侍过他人。要说有类似的状况,就是为了爱花钱的女人而辛苦吧?不愉快的回忆浮现在脑中。
龙昌将脑海中,树的媚笑抛到脑後,去巡视实习的情况。
厨房中设备齐全,龙昌巡视时,正在做早餐的早苗突然发出娇声和尖叫。
铿锵!「啊~、不行了!」锵!
「在干什麽!」
正和料理器具、食材格斗的娇小背影,就像一个人在家中,第一次自己做菜的小孩子。
「奶在干什麽?」
「唉呀!」听到龙昌的声音,早苗大叫起来。恐惧地回过头来。
「宇、宇都宫先生┅」
听到被称为「先生」,龙昌不禁自豪地问早苗:「奶在干什麽呀?」
早苗抬起欲哭无泪的双眼,小声地说:「我在做料理┅」
「啊、料理吗?」望着一片混乱杯盘狼藉的厨房。
早苗看出龙昌的表情,立刻低下了头。
「早苗,奶从来没有做过菜吧?」
虽然责备她也可以,但现在对她生气,只会更麻烦。
「嗯,我想奶觉得有点丢脸吧?等一等!」
龙昌离开了一会,再回来时手里拿了一本书。
「傻瓜也能做料理」百科全书。是预料到会有这种情形,而准备好的书。
「照着这本书做吧,里面有奶能做的喔。」
「是的┅谢谢你┅」
早苗拿着书,继续又和食材战斗起来。其他两人的情形也好不到那儿,当然,无法吃到一顿像样的早餐。
夜晚,终於来了!对龙昌来说,真是快乐的「代志」。不,是夜晚的实习。
要找谁呢?首先想到是梓的巨乳。但是由於白天留下的印象,龙昌想叫早苗来。因为看起来最像小孩,所以最要花时间吧?
把这意思告诉爱莉丝後,就在房间等着。
咚、咚。随着敲门声的,是早苗怯怯的声音。
「您叫我吗?」
「啊、进来吧!」
早苗不安地由微开的门缝中,往房内望去,胆怯地进了房。
她不安地想,龙昌可能是为了早上的事生气吧?
对龙昌来说,虽然还留着初见时任性的印象。但她稚嫩的风情,让人忍不住抱她、亲近她。
「靠近一点!」
「是的。」
龙昌坐在床上叫她过来,早苗紧张地走近。
「现在要教夜晚的事。」
早苗退了半步。「啊、难道是┅」
「什麽难道。对主人而言,夜晚的侍奉也是必要的。来、再过来一点。」
「可是┅」
「不听我的话吗?」
龙昌加强了口气望着她。在「禁美馆」里,实习生是不可以不服从训练师的命令。
「知道了┅」她放弃地低下头,稍微靠近了一点。虽然想掩饰害羞而微笑,但却显得不自然。
龙昌上下地打量着。
「好吧,把内裤脱下。」
「是、是的┅」
虽然如此,但她的两手在女仆服迷你裙边动来动去,却不继续动作。
「怎麽了?」龙昌尽量冷静地说。
「啊┅只要脱内裤就好了吗?」
「对,会害羞吗?」
「不会啦┅」
早苗脸上出现红晕。虽然装出开朗的样子,实际上是不安和害羞吧?
「那,我来帮奶。」总要跨出第一步才行,龙昌想。
伸出了双手。撩起迷你裙的边缘,粉红色内裤和浅色的吊带映入眼帘。包裹着早苗幼嫩的身体,似乎触到禁忌的情欲。
「啊!好痒!不要这样。」她一边抵抗一边扭动身体。拚命挡住龙昌的手。
「不要开玩笑!」龙昌大叫,右手抓住早苗纤细的两只手腕,左手拉下她的内裤。手指滑到被稀疏体毛所覆盖的小丘,抚摸着小小的爱芽。
早苗全身都僵硬了,她无法抵抗,只能从眼中流出大滴的泪水。
「哇!啊啊啊┅」她大声哭了出来。「不要┅不要┅这样!妈啊┅哇┅」
对不愿接受的早苗,听到她的哭声,龙昌也没办法了。龙昌突然醒悟过来似的,把早苗的身体放在床上。
「真是的┅」龙昌耸耸肩,叹了口气,在早苗身旁坐下点了根烟。
尴尬的气氛中,只有早苗啜泣的声音。
龙昌让她冷静了下来,尽量温柔地像安慰受惊的小孩一样。
「看、我不是要对奶那麽坏!」
「┅」
「当女仆的,有被主人要求侍奉的可能。对奶来说,或许太突然了吧?」龙昌抚摸着早苗的头温柔地说。
(她真的还是个小孩呀!)龙昌这麽想。
这时,早苗停止了哭泣。她噘起嘴来,瞪着龙昌。露出不满的神情。
「宇都宫先生,你刚才就像对小孩一样地对我!」
「奶┅」龙昌对她态度突然地转变感到困惑。
「早苗不是小孩!做爱也不是第一次!」早苗站起来说。
「可是奶哭了。」龙昌说。
早苗哼了一声,装模作样地说:「我只是吓了一跳!」
虽然是预料不到的反击,但龙昌听了她的话後,不觉放下心来。一直的悬念的事,得到了解决。
(对呀、她也十八岁了,不该是处女了。)这样一来就好办多了。
「那、要做罗!」龙昌将她压倒在床上。
「唔┅」但,早苗似乎又开始不安起来,身体变得僵硬。
「怎麽了?奶又要哭了吗?」
「因为、我怕痛」(果然、她虽有经验,但都是不愉快的经验吧?)「那就好好地按顺序做,如果心里和身体做好准备,不要再想会痛的话,这样就会舒服了。我来教你,来实习吧。」
「可是┅」
龙昌离开了她的身体,坐了起来。
「我知道了,那从不痛的开始吧。」
「什麽?」
龙昌坐在床边,慢慢将拉炼拉下,已呈半立状态的分身,正对着早苗的脸。
「┅」早苗睁大了眼,目不转睛惊讶地望着分身。
「用奶的舌头来取悦它吧。」
「咦!用嘴巴吗!」
「对,这样的话奶不会感到痛就可以完事了。做吧!」
「┅是、知道了」早苗刚才说了逞强的话,现在也不能後悔了。
「要去了喔!」
她可爱的舌头接近龙昌分身的前端。龙昌向下一看,喉咙咕地发出满足的声响。
舔。舔的同时,她的舌头吸附在其上。
舔、舔。早苗闭着眼,重复着动作。
「啊~好了,停止!」
早苗的嘴离开了,不安地抬起头望着龙昌。「我做得不好吗?」
龙昌轻轻敲着她的头。「完全不行呀!不行。」
早苗灰心了,两只食指不安的扭在一起,抬起头偷窥着龙昌的神情。
龙昌说:「知道吗?想要取悦对方,首先,如果自己没有那种心情是不行的。要再放荡一点才行!」
「┅是的┅」
「今晚就到这里,回去睡吧!」
「是的┅谢谢你┅」
龙昌不等早苗穿好内裤,就去淋浴了。
(这样有点伤脑筋。)「夜晚的实习」先要把实习生们的心理和身体放松,这是首要的工作。
「嗯!这样┅那样┅」,先要让她们习惯才行。
在「禁美馆」的第一个星期天。因星期天不用实习,龙昌听从爱莉丝的建议,下山去了镇上逛逛。
龙昌四处望了望,不怎麽热闹,琳琅满目的商店街、小小的电影院、生意清淡的旅馆。
虽然只是这样,也能让心情好好放松一下,因为白天晚上都和年轻女孩们在一起,这种时间是必要的。
晚上,龙昌回到禁美馆,爱莉丝告诉他:「明天,平井先生要来作客。」
「接待的实习┅嗯、平井要来吗?」
「今晚你计划如何?要叫谁来吗?」
龙昌摇了摇手。
「不,今晚不用了。我想休息一下,也要维持体力。一次要应付三个人,她们是三天一次,我可是每天呀!」
实习生们还是一样,虽然知道这是女仆必要的实习,但对在男人面前展露肌肤还是很抗拒。
龙昌必须从消除她们的不安开始,也就是尽量的让她们习惯「这种事」。如果强迫她们做,而让她们心理痛苦的话,就无法侍奉人。
得让她们感到愉悦才行。
因为这样,最初的一个星期,龙昌一次也没完事。
龙昌脑中想起了夜晚实习的情形。
早苗是用嘴服侍,以让男人自身也无法抗拒的,舔舐脚趾或屁眼为目标,但现在还不行。梓当然要用胸部,但现在只到搓揉的地步。瞳虽然想做,但因太紧张而不行,结果从脱内裤的方法开始教她。
结果,龙昌并不是因肉体的疲倦而是因心情疲惫,停止了今晚的实习。
「最初,以为是让人享乐的美好工作,但现在真是觉得伤脑筋呀!」
「你太累了,明天就会恢复雄风了,稍微休息一下吧?」爱莉丝恶作剧地笑着,作了个「要喝一杯吗?」的手势。
「好呀。」
两人拿着啤酒罐乾杯。稍有醉意时,两人自然而然地聊起天来,爱莉丝说起了自己的过去。
「我来这里已经两年了,之前是普通的上班族。但,因为和有妇之夫发生了恋情┅他说要和我结婚,交往了三年,最後却回到了家庭┅我辞掉了工作,成为风尘女郎┅司空见惯的廉价故事吧?」
龙昌默默地开了罐新的,递给了她。
爱莉丝轻轻点头,接了过去。和平常理智的印象完全不同,意外表现出善饮的模样,润了润喉继续说。
「哇!┅可是,我喜欢这里的工作。把女孩子们训练成能干的女仆,是让人欣喜的事。宇都宫先生,把这次的三人训练成能干的女仆吧!我也会努力地工作。」她带着醉意,红着脸地笑着。
浪漫的气氛,温柔的笑容,治愈了龙昌疲惫的身心。
第四章 第一次接待实习、第一次┅
早晨,瞳在二楼宽阔的阳台洗着衣服,对来回巡视的龙昌有精神地行礼问候。
「宇都宫先生,巡逻辛苦了!」
「嗯,怎麽样?稍微习惯了吗?」
瞳敲了敲自己的头。「不,还真困难呀!衣服一直皱巴巴地。」
龙昌看着洗好的衣服。慢慢地拿了下来,丢回洗衣槽中。
「啊!好不容易才凉乾的┅」
龙昌瞪了一眼,阻止了她的抗议。从洗衣机脱水槽中取出一件,迅速地稍为叠一下,再放进空槽中。
「像这样,脱水前要先整理一下!」
瞳的双眼睁得大大的,眼中充满了敬意。
「哇!宇都宫先生什麽都知道耶!真令人尊敬!」
「嗯,没有啦!只是长年独居惯了,什麽事都学会一点。但,我好几年的经验,不,比那更多,要在三个月内全教给奶们,努力地挑战吧!」
「是的教练!我会加油!」
突然传来急促的跑步声,从声音和步调来看,来的是早苗。
「啊~、你们在这里!」她喘着气,红着脸说。
「喂,不是说过在宅邸中,不可大声跑步吗?」
「对不起,因为发生了紧急事件!」
「早苗,怎麽了?」
「阿梓吐血昏倒了!」
「什麽!」
众人慌张地向梓的房间跑去,梓躺在床上,爱莉丝在一旁照料着。
「到底怎麽回事?」龙昌担心地问。
「好像是打扫时昏倒的,现在已经稳定了,也没有发烧。」爱莉丝回答着。
梓像陶瓷般白皙的脸孔,像白纸般的透明、发青。
「是吗?小早川对脏污是绝不妥协的,太认真了!」
梓微微地睁开了眼。
「还好吗?叫医生来吧!」
「啊┅各位,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我常常会这样,吃过药就好了。」
「常常会这样,那~」龙昌说着,视线停在床旁的小桌上。那儿放着大大小小的药瓶,有药丸、颗粒,还有不知名的黑色药瓶。
「这里的药还真多,如果有其他人昏倒,就能派上用场┅」
爱莉丝拉了拉龙昌的袖子。「这些药都是阿梓小姐的。」
「!」龙昌睁大眼看着那些药,种类几乎多到可以开药房了。
「奶有收集药的兴趣吗?」
梓对惊讶的龙昌笑了笑。
「不,这不是兴趣。这些药是我每天都要吃的。」
「~┅可以吗?」
龙昌怀疑她是不是因药吃得太多才导致吐血。梓似乎不明白龙昌的意思,愣愣地回答。
「你说什麽?我是靠这些才活下来的。」
似乎,吐血与大量的药对她而言,都是理所当然。
「是吗?那奶不舒服时就不要逞强,一定要告诉我。今天就好好休息。」
「是的。」
龙昌让爱莉丝照顾她,和瞳与早苗一起走出房间。瞳的眼中闪着亮光。
「阿梓真厉害!努力得都吐血了。好,我也不能输给她!」早苗在瞳的肩上拍了一下。
「那,阿梓今天的工作就交给奶罗。」
「哇!」瞳露出「糟了!」的表情。
龙昌把手放在她肩上说:「嗯,那就没办法了。今天本来是预定由小早川来实习接待,现在就由奶去罗!」
「咦!有问题吗?」
被龙昌这麽一瞪,瞳认命地挺起胸膛。
「不,我会加油的!」
下午,平井来访了。
龙昌走到玄关去迎接,平井夸张地张开双手挥舞着。
「哟,亲爱的好友,我来了!」
「我可没有希望你来呀。」
「不要那麽冷淡嘛!是我介绍你来的,特地来看看你。」
平井走向客厅,仔细的浏览着宅邸,在客厅的沙发上傲慢地坐了下来。
「虽然是豪华的宅邸,但似乎还没整理好呀。真是煞风景。如果不想让人觉得像是在医院的话,就挂些引人注意的画或装饰品吧。」
平井竟然对自己提出了建议。的确在实习内容中,为了接待客人,是需要把宅邸布置好。实习生们在这方面,还未达到水准。
龙昌对他稍感佩服,「这个我知道」,睥睨地望着他笑。
「我是有漂亮的地毯,要等你走了以後才铺。」
「是嘛?算了。快点让可爱的女孩来接待我吧,我是为了这个来的。」猥笑的脸上,明显地看出他的用意。
龙昌不耐地竖耸肩,拉了拉铃。不一会见,听到了敲门声。
「您叫我吗?」瞳不自然地说着,走进了房间。她穿着深蓝迷你裙女仆服,白色围裙和长袜。表情紧张而害羞。
平井眼光毫不客气地上下打量着瞳的全身,吹着口哨说:「哇!真不赖!」
龙昌将全身僵硬的瞳,介绍给平井。
「这是平井明先生,好好招待他吧。」
「是,是的!」
瞳来到平井身边,低下了头。
「初次见面,我叫松本。瞳。欢迎光临。平井先生。请好好地在这里休息。」瞳语无伦次地招呼着。
平井笑了笑,注视着瞳力求镇定的脸,抓过她的手轻轻的抚摸着。
「奶好,我是宇都宫的好友平井明。奶叫小瞳吗,真可爱,好好地实习吧。」
「啊,是!啊,谢谢!我,我去为您泡茶!」瞳紧张地连手脚都不听使唤了,笨拙地走出了房间。
平井的笑意更深了。
「还很生嫩,是我喜欢的可爱类型。」
「嗯,她还是不行。」
「喂,你晚上有好好干吗?」
「是比想像中辛苦的工作呢,被你耍了。」
「又来了!被我耍了?喂,让我试试看吧!」
「你是吃错了什麽药,跑到这里来呀?」
龙昌露出不悦的表情,平井站起来,碰碰他的肩说:「不要那麽说嘛!三万元怎麽样?你并没有损失呀!」
龙昌想了一想,答应了。
「好吧!但,松本是个纯真率直的女孩。因为这是实习的一环,有什麽闪失的话是不行的喔!」
把瞳交给「和女人上床」这方面很内行的平井,或许会让她「比较适应」吧。
平井已经迫不及待,连口水都快滴下来了。
「嘿嘿,要让那个小瞳把我的┅嘿嘿,受不了了!」
龙昌的脑里闪过一丝後悔,但还是摇着头离开了客厅。
走廊上,瞳用托盘端着红茶,步伐不稳地走着。
龙昌面无表情,以严肃的态度说:「松本,等一下由奶一个人接待。」
「咦!宇都宫先生,你要离开?不留在客厅看我吗?」她快哭出来地抬起头。
龙昌的心中虽感到一阵心痛,但还是加强了语气说:「照我教奶的做就好了,平常的努力,要在这个时候发挥才行呀!」
「┅是的,我会加油的!」她听了龙昌的话,又恢复了精神,慢慢走进客厅。
龙昌看了她一会见,向办公室走去。
「失礼了。」
瞳回到了客厅,将红茶端给正舒服地坐在沙发上的平井。
突然要接待客人,龙昌又不在身边。和自称是龙昌好友的平井单独相处。
「请,请用茶!」瞳的双手颤抖着,红茶的水面浮起了波纹。
平井有趣地望着放在眼前的东西。一边观察瞳的表情,慢慢将茶端到口边,喝了一口。
「嗯,很香喔!小瞳。」他说着放下了茶杯,但,视线并不从瞳身上移开。
「谢谢┅」
瞳的眼光不经意地和平井的眼神相遇,她也没有移开视线。
(一直注视着对方是失礼的┅但是,把视线移开的话┅)瞳有点不安,平井从她的视线中感觉到这点,唐突地开始行动。他抓住瞳的手臂,抱住肩膀,让她和自己一起坐在沙发上。
「!」瞳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不觉摒住了呼吸,不如该如何应付。
「平、平井先生!你┅」
平井抱着瞳的手加强了力量,让两人身体紧紧的靠在一起,在她耳边小声的说:「奶和宇都宫在床上的时候,都是怎样开始做的?」
「!!!」瞳吓得无法动弹。
平井喃喃地说:「让我知道吧。我要对奶的实习评分。虽然是害羞的事,但告诉我吧!」
一听到要对实习评分,本来想逃走的瞳,犹豫了起来。
(对呀,这是实习。要把所教的事,好好的┅)她沈默了一下,红着脸低下头,小声地说:「┅首先,要把┅内裤┅」
平井笑了笑说:「要把内裤怎样?」说着,便把手滑进了瞳的迷你裙里。
「不,请不要!」
不管正在挣扎的瞳,平井的手沿着内裤,慢慢的摸至臀部。
「啊~嗯!」麻痒交错的快感,让她发出声来。想忍住不出声的瞳,反而发出了娇喘似的声音。
瞳听到自己发出这样的声音,害羞地面红耳赤,身体敏感的地方也开始发热。
「怎麽样?要我帮奶脱?还是奶自己脱?」平井的唇紧贴在瞳的耳边说。
瞳抑制着羞耻地回答:「我自己┅」
「自己脱?在宇都宫面前?」
「是的┅」瞳说完,想像着平井接下来要说的话。
(接下来,一定┅)平井等瞳热烈地喘着息之後,说出她预料的话。
「那,也让我看看吧!」
「是的┅知道了。」瞳站了起来,慢慢将手伸到迷你裙中,放在内裤上。
(要照他教我的做┅)瞳发热地想起宇都宫所教的。
(虽不能只感到害羞,但羞涩还是必要的┅)她开始脱下内裤,忽然抬起视线,望着平井。
「被你这样看┅好害羞喔!」对自己娇媚的微笑和话语,瞳也感到惊讶。
(讨厌,好像是我在引诱他,讨厌┅)虽这麽想,但手并没有停下动作。把脱下的内裤,揉成小小的一团,放在桌脚旁。但接下来的发展,是她完全没预料到的。
「只是脱吗?我想看看呀!」
「是、是的。」她慢慢地将迷你裙撩起。
(宇都宫说过,这时焦躁的心情┅)瞳自己也开始研究起来。
(他说,最後要害羞地移开视线耶。)实际上是害羞得不得了,但为了实习,也只好把自己这样的行为,视为正常。
「请看吧,平井先生。」
随着呼吸而上下轻轻颤动着的下腹,下面的那个地方也都露了出来。
平井将脸靠近那个地方。
「嗯,宇都宫这家伙常常欣赏这个呀。真羡慕!」他边说边向那里吹气。
「啊啊┅我┅」
瞳的那个部位,因为受到刺激而充满了汗水,另外还因感到汗水以外的潮湿而震动着。
平井确认了这点之後,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我想再看清楚一点。」他说着拿起了茶杯。将已冷的茶一口饮尽後,把托盘和茶杯从桌上清除乾净。
「来、坐在这张桌上┅」他温柔地催促着瞳,让她坐在桌上。
「让我看清楚一点吧!」
瞳张开了双腿。为了保持让他看清楚的姿势,局部的热度增加了。
「嗯,不错,再打开一点。」
「是的┅」
感觉到平井的气息,正向敏感的部位接近。
「嘿嘿,真好看的景象,小瞳。」
(我的那里被看到了。)瞳感到,自己的那里愈来愈潮湿了。
「用手指撑开来,让我好好看看吧。」
随的双手伸向了秘处。
「哇!啊啊!」被自己手指触及的瞳,打开秘处时,忍不住地叫了出来。
「啊,看得好清楚,小瞳。已经湿润了呢。」
「啊啊!好害羞,平井先生!我好害羞!」
她虽然这麽叫着,但手还是慢慢将秘处打开。潮湿的蜜液都流到了桌上。
(接下来会怎麽样呢┅不知道呀!啊、我不管了啦!)肉体比思想更快有了行动。
「啊啊!请看吧,平井先生!请好好地看,瞳神秘的那里!」
无法忍受激动的心情,瞳大声地喊了出来。
不知何时,平井用手指帮忙她将秘处露了出来。
「很好看喔!小瞳的那里很美丽。和新的一样。」
平井的声音沙哑,瞳因他的话而感到高兴。
「啊!真的吗┅啊~我、我好高兴┅」瞳的眼中流出泪来,秘处也流出了热泪般的爱液。
「好,现在可以了!」平井将内裤的拉炼拉下,将自己的家伙取了出来。已经勇猛地直立了。
「要去罗,小瞳。」
「嗯┅啊,是的┅?」
从泪水模糊的视线中,看到平井的身体压了下来。
平井抬起瞳的大腿,将她的身体横向自已,让自己的家伙触及股间。
瞳的秘处感到不舒服的触感,与手指的感觉完全不同。
「啊、好痛!那里!」
平井激烈地喘息着,加强了动作。瞳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瞬间袭击而来的剧痛。
「!!!」她痛苦地发不出声音,紧抓着桌子的边缘。
配合着平井的律动,剧痛也一阵阵地传入了体内。
「啊!啊唔!嗯!痛!痛!」
「啊啊!小瞳好棒,好紧!好紧喔!」平井听着瞳的悲鸣,缓缓地加快动作,抱紧了瞳的腰。
激烈的动作,让桌子发出喀喀的声音。放在下面的茶等餐具,也发出喀哒喀哒的声音。
瞳张开的、被压着的大腿摇动不已。不断被插入的秘唇边,留出了爱液。
「唔喔!」
不久,达到顶点的不井,迅速地拨出了分身,热烈的白浊液,喷到了瞳的腹部上。
瞳享受着这种感觉,身体无力地躺桌上。
(好热┅)激烈的心跳,晕眩的大脑,让她意识模糊。
视线模糊的双眼,映出不井沈浸在愉悦中,看着自己的脸。
体内深处持续的剧痛,让身体无法动弹,瞳试着调整呼吸。
「要清理一下吗?」平井满足地取出面纸,交给了瞳。
他注意到瞳的秘处,和自己已经软下来的分身上,沾着和体液不同的红色液体。
是血。
「啊,看来太激烈了┅」平井叹了口气说。
再次望向瞳的脸时,突然了解真相~惊讶、狼狈、後悔,还有一丝丝的快感,瞬间浮了上来。因为已经十分湿了,所以忽略了一件事。
「小瞳┅」
慢慢在桌子上坐起身的瞳,呆呆地望着自己的股间。
然後抬头望着平井,对给与自己快乐和痛苦的人,她仍沈浸在这些感觉中。以湿润的眼睛凝望平井。
然後,无力地说:「平井先生。你、你┅觉得怎麽样?有没有┅令你满足?」
平井一脸「懊恼」的样子,敲敲自己的头。
「小瞳,奶┅是第一次吧?」
「┅是的。」
「对不起,很痛吧?」
「不,没有┅」她摇了摇头想试着微笑,但泪水却出从眼中流出。
「那就好,小瞳。太好了。」
「谢谢你┅」
她艰难地穿好衣服便离开房间。平井坐在沙发上,两手抱着头重重地叹了口气。
「算了,反正她也说没什麽┅」
他将冷掉的红茶,直接从壶口啜饮着,表情变得复杂。
龙昌再度回到客厅时,遭到平井的怒骂。
「宇都宫!你这个傻瓜!」
「说什麽,要享乐的是你?是不是强迫她,被她拒绝了呀?不要对我发牢骚,我才来一个礼拜。」
平井惊讶地问着龙昌,说:「你该不会要说,你什麽都不知道吧?」
「什麽?」
对龙昌浑然不解的表情,平井脸上流露出痛苦,重新坐回沙发上。
「你对那女孩做过几次?」
「嗯┅只有两次。」
「对她做了些什麽?」
「因为只是刚开始,我想让松本先习惯,所以让她在我面前脱,嗯┅摆些姿势。」
「所以,并没真正地做?」
「对,对三个人有不同的指导,每天晚上到最後,都累得头昏眼花。」
平井听到龙昌的说明,表情痛苦地点点头。
「是吗┅」
「怎麽了?是不是松本犯了什麽错?」这次换成龙昌惊讶地问。
平井从沙发上站起,慢慢摇着头回答:「小瞳她┅还是处女。」
沈默。
平井在龙昌惊愣的脸上,轻轻地拍了一下,理了理衣服就走出了客厅。
「喂,我还会再来的。小瞳那边,你可有责任喔!」
这天晚上,龙昌把小瞳叫了来。
「我是松本,您叫我吗?」隔着门听到她的声音,还是如往常一般地有精神。
「进来吧。」
「失礼了。」
瞳进了房间,不等龙昌说话就将手伸到迷你裙中。模样已经不像先前那个在人前脱内裤会有罪恶感的少女,反倒充满了女人的媚态。
龙昌阻止了她。
「不,今天晚上不实习。」
「?」
「今天实习接待的时候┅」
瞳的肩膀微微的动了动。但面无表情,只是垂着头,等待龙昌继续说下去。
「对不起。」
听到龙昌的道歉,她突然抬起头来。
龙昌注视着瞳的双眼说:「我应该调查清楚才对,这是无法弭补的痛苦回忆呀。」
「宇都宫先生┅」
「我没资格说话,请原谅我,真的对不起┅」龙昌低下了头,诚心地道歉。
所教导的女孩的初夜,因为自己的疏忽,被平井所污辱了,这不只是身为教育者的耻辱,更是身为人类的耻辱。
「宇都宫先生!」瞳跑到他身边,慌张地将手放在低着头的龙昌肩上。
「不,不要这样,你这样道歉┅我,我一点恨意也没有!」
「奶说什麽?对女孩子来说┅」
瞳认真地摇着头。
「真的没有关系!这对我来说,虽然是很突然的事┅」她的双手不安地交缠,脸上泛起了红晕。
「平、平井先生对我很温柔,所以┅」她的眼睛注视着龙昌。
「为了下次能有更好的表现,请再教我一些吧!」
龙昌从注视着自已的瞳,闪亮的眼眸中,看到了妩媚的眼神。
(咦?)似乎在哪里看过这种眼神。带着一种挑逗意味。
(女人看男人的眼神吗?对了!是树!就是这样的眼神┅)虽然不是完全一样,但真的看到了「女人的欲望」。
「所以,宇都宫先生┅」瞳握住了龙昌的手臂。
「今晚请教我技巧吧,下次就可以派上用场了。」
(喔?)龙昌又发现了一件事。瞳所说的「下次」,是指「下次平井来的时候」吗?
因为是初次体验的男人吗?还是有其他的原因?瞳似乎对平井,有了不寻常的感觉。
龙昌虽然感到不妥,但仍对充满希望的瞳回答说:「奶真是认真!那,要更进步罗!」
瞳以充满干劲的声音回答:「是的,我会加油!」
翌日下午,在办公室。
「这都是我的责任,是我调查不周。」
听完了瞳和平井的事情後,爱莉丝皱了皱眉,虚心地说。
「不,是身为训练师的我的疏忽。我想她已经十八岁了,所以没有好好的问她这些事情。」
「可是,看瞳的样子,应该不是很坏的体验吧?」
「奶也这麽想?我当初还想该怎麽办?可是松本她,居然还积极地想要学习更多夜晚的实习呢!」
爱莉丝眯着眼,用食指敲敲龙昌的肩膀。
「臣服於初次献身的男人吗?在发生了那种事之後,爱上了他。」
龙昌坐在椅上,大大伸了个懒腰。用手挡住从窗外射进的阳光。
「喂!可是,竟是平井呀。」
「啊,小瞳真的是这样子吗?」
「不,她本人并没有这麽说。可是我有这种感觉┅」
「是吗?那,宇都宫先生,你的心情怎麽样呢?」
「我?」
不了解爱莉丝的质问到底是什麽意图。从她一直微笑的脸上看不出什麽。
龙昌不加思索地答:「偏偏挑上了平井,如果对那种花花公子认真的话,真不知道要怎麽办呢?」
爱莉丝困惑又焦急的摇了摇头。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你对小瞳的感觉。」
「啊!奶指的是这个?我对她,除了是实习生之外,并没有其他的感觉。」
「当然会,有了夜晚那种关系後,总是会比普通人多一点关心吧?」
「是吗┅」
爱莉丝专注地盯着龙昌的脸,像调查员想揭穿谎言般的眼神看着他。
龙昌的背部起了一阵寒颤。
「干嘛,奶怎麽了?」
「实际上,以前曾发生过,训练师和实习生私奔的事件┅」
「奶是说,如果我和实习生们,产生感情的话,代志就大条了?」
「嗯,应该是吧。」
龙昌不耐烦地挥了挥双手。
「不能一概而论。但的确是会有这种危险。反正,我会尽量注意的。」
龙昌说完後,看着爱莉丝,表情认真地说:「但是,对於她们的心情,我是无法控制的。虽然我会注意,可是她们都是正值这种年龄的女孩呀。」
「你说得没错,这真是个困难的问题。」
两人同声叹了口气,转向着窗外,注视着夕阳美丽的景色。


    我们不生产视频,我们只是视频的搬运工!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谢谢您的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