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激情  »  少妇的美乳 加载中加载中
少妇的美乳
庆祝关上房门,我俩马上拥吻在一处,依美用力箍住我脖子,踮高脚跟,惟恐我会弃她而去。我吻住她小嘴,双手伸进她的衣服里,轻易地松开奶罩的扣子,两只大手直接握住她双乳,着手又滑又软,光凭这触感,就叫我暗叫一声妙!她的乳房异常丰满,大小和竹琳相当,沉甸甸的,很有份量。我忘形地把玩着,当我用指缝夹住两颗乳头,微微拉扯时,依美张大了嘴巴,动人的“啊”了一声,看来她的乳头和竹琳一样,同样非常的敏感。

“你这对奶子好美喔,又圆又挺,志成一定很喜欢他们了,对吧?”我轻声问她。

依美张着水汪汪的眼睛望住我:“好舒服……你呢,你喜欢吗?”

“爱死他们了,实在让我舍不得放手!告诉我知,你这对宝贝如此可爱迷人,曾给多少男人玩过?”我用言语挑逗她,同时也挑起女性的自豪感。

“不与你说!你比我老公还要坏,第一次和人家好,便问人家这些,打死你……”小手撒娇似的,轻轻在我肩上打一下,但双眸里却满盈笑意,全无嗔怪之意。”

“你不肯说,我可要惩罚你了。”

“不说就不说,你奈我何!”她眼里的春意更浓,怔怔的和我目光相接。

我一笑便将她上衣掀起,依美轻叫一声,却没有用手阻止我的举动。我笑着向她说:“我现在要罚你,自己用双手拿高衣衫给我吃。”

依美被我的淫戏挑得情欲大动,竟然傻傻的听我说,真把衣服连同奶罩一起捋高,一对傲人的美乳,俏生生的暴露在我眼前,只等待我来吃。我没有猜错,依美乳房的大小,果然和竹琳旗鼓相当,同样这般挺拔出众,两颗乳头粉嫩嫩的,而且非常突出,犹如两枚小红枣似的,讨人喜爱。

我双手捧住一对乳房,望向她道:“真的好美,你这对宝贝真个迷死人!”

“我美还是竹琳的美?”女人就是喜欢争强好胜,她可能自知样貌逊于竹琳,只好盼望在身材上胜过她。

既知这是女人的死穴,我岂敢乱说话儿,当下道:“你俩各有各的美,各有各的可爱,这确是我的真心话。”我怕她再追问下去,立即弯下身躯,一口将她一边乳头含住,吸吮几下,依美马上嘤咛起来。

我一面吃着,一面把玩她另一只娇乳,直弄得她双腿发软,无法站立,方将她推到床边。依美身子一软,倒卧在床。我站在床边一把脱掉自己的外衣,接着上床把她压在身下,依美热情的抱住我,说道:“不要急嘛,人家还没脱衣呢。



当我扒光她上身的衣服,再俯身下去,继续舔她的乳房。

依美仰头“唔”一声绽出舒服的呻吟,胸脯一挺,双手按住我脑袋便往下压。

我吃完左乳,再换右乳,把两个乳房交替舔弄。依美只是不停喘气呻吟,浑身绷得老紧。我的吻开始徐徐往下移,吻向她平滑的小腹,却让我发觉到,依美的腰肢竟异常纤细,相信不会超过二十四寸。我边吻边去扯她的短裙,依美识趣地略提臀部,给我轻易地连同内裤一起脱去,变得全身光溜溜,丝缕全无。

我一路往下吻,用舌头舔洗那片小森林,见她毛发并不浓密,却非常齐整,让人感觉干干净净的。我正想动手分开她双腿,依美意识我的企图,已自动把双脚分开。我趴在她双腿间,一只肥厚的鲜鲍,已布满肉汁的呈现我眼前,等待着我的品尝。

我轻轻用手指拨开阴唇,内里一团鲜红的美肉不住张合翕动,用指尖轻轻一抹,依美又噢的一声,双腿颤巍巍的直抖,好一个敏感的美女。我在阴门外揉擦一会,接着插进一个指头,抽出一看,指头上已沾满着淫液,我改用双指,开始来回抽插,依美的臀部又再抖个不停,叫道:“插得好深……嗯,不要这么快,受不了……”

“没想你这么敏感,才弄几下,便要生要死的。”

我不去理她,手指反而越插越快,直插得“噗唧,噗唧”直响,百来下过后,便见一大股淫水喷将出来,知她已高潮了。我凑头过去,张口吃着,才吃得几口,依美已受不住这折磨,开声求饶:“不行了……实在受不住,不能再舔。国熙,我要你,快些给我好么。”

“给你什么?”我问了一声,又舔起来。

“人家给你弄得快要死了,求你……求你插进来……”依美大张腿儿,双手主动分开阴唇,整个阴道口立时大大的张开:“快……快给我,人家实在不行了……”

“是要指头吗?”我一面动手脱裤子,一面问她。

“我不要指头,人家要更粗的东西。”

“是香蕉吗?还是青瓜?”这时我已把裤子脱掉,全身赤裸。

“你这个坏人,明知故问,真要痒死我你才甘心吗!”

我微微一笑:“我素来脑袋迟钝,你不说清楚我怎知道。”

依美正在欲火焚身,虽知我戏弄她,但又没我办法,只好道:“我要你的肉棒,求你将阳具插进来……”

我嘴角含笑,跪到她胯间,握紧已硬得发痛的阳具,将龟头在阴户四周不停拭擦,害得依美猛抬美臀,苦不堪言。我见她浪成这样子,便不再耍她,把个龟头对准屄口,用力一插,只听“吱”的一声,进了半根,依美给火烫的肉棒一挤,登时发出畅美的回响,声音销魂动魄,听得我又是一荡,而我的肉棒,让她裹得紧紧密密,舒服非常,便笑着问:“够了没有?”

“还没够……再……再多一些,人家还要。”

我又微微一挺,阳具又进了少许:“够了没有?”

“国熙,不要抖我好吗!求你全部给我……”

“好吧,我来了。”我猛地用力一插,龟头直抵住靶心。

依美给大物一闯,仰头大叫一声:“哦!要死了……人家给你撞破花心了……”

我低头一望,发觉阳具仍有一截在外,真没想到,依美的阴道竟是如此逼仄短浅。我静静的待在深处,享受着膣室的抽搐蠕动,直到她缓缓平服,我才开始发动攻势,徐徐把肉棒往后抽出,只留下半颗龟头,再狠劲的深深插入,如此十多下,依美给我记记点着花心,早已美得昏昏沉沉。我伏下身去,盯着依美的满足表情,臀部同时晃动,时快时慢,一下接着一下抽插起来。

依美热情地抱住我:“好大……你插得好深……很久没尝过这滋味了……”

我听她这样说,便知志成的长度必定不及我,要不,依美怎会忘形时溜了嘴。

“你不喜欢吗?”我慢慢加快速度,从下身传来阵阵淫靡的水声。

“喜欢……太棒了,可以再快一点吗?”依美满眼润光,水汪汪的尽是春意。

我听后再加多几把劲,飞快的抽动着肉棒,直肏得依美摇头摆脑,苦乐不知。

“这样满不满意,爽不爽?”我握住她一只乳房,笑着问。

“爽!美死了,暂时不要再问我,你只管干就是……让我好好享受一下你的大东西……啊!好深,怎会这样美,再这样下去,我会爱死你的……”

我一口气抽插百来下,再叫依美趴跪在床,从后干进去。不用多时,便听得依美啊啊大声呻吟,知她又要来了。我把心一横,使劲用力一顶,龟头挤开子宫,直闯了进去。依美那里受得这等美事,不禁大叫一声,浑身僵住,膣内整根肉棒被她牢牢咬住,一吸一吮的,接着大股阴精狂喷而出。我乘着她高潮之际,又狠插几回,把她推向更高峰。

依美的身子连连抽搐,最终无力倒在床上。我抽出肉棒,将她翻过身子,仰天卧好,又再执棒疾刺,记记尽根,转眼间又把她插得情兴大动,喔喔喔的叫将起来。

如此又干了十多分钟,我终于忍受不住,忙问道:“可以射在里面吗?”

依美点头道:“射吧……全射进去……”

我狠插几下,紧紧抵住深处,马眼倏地一开,一股接着一股的阳精,全射进子宫去,依美受不住精液的冲击,又来了一次高潮。我浑身一软,整个人伏在她身上,不停地喘着大气。

我抱住身下的美人,待她回过气来,方轻轻吻了她一下,问道:“感觉如何,不会比志成差吧?”

依美牢牢拥住我,回吻我道:“你好厉害,刚才快活死了。这几年来,弄得最畅快就是今天。竹琳有你这样的男友,真是性福不浅!”

我听后心头猛地一沉,苦笑摇头:“这个也未必!”

依美看见我这副模样,便知我在想什么,抬起玉手,在我脸颊轻抚道:“竹琳的表哥在这方面虽然不亚于你,或许还要比你强,但也不代表什么,竹琳对你怎样,我是最清楚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她是真心喜欢你的。女人的心思,你们男人是不会理解的!如我一样,我何尝不是很爱志成,今次我和你好,也是我性格使然。说句真心话,我老公在做爱方面,实不比你差,记得当初第一次和他做爱,简直让我兴奋得要死,自此,我整颗心便给他牢牢抓住,但久而久之,我便开始慢慢淡化下来,和志成性交,就如交作业一般,只当作例行公事!

“我知自己的性子,是个喜欢寻求刺激的人,加上性欲强烈,为求达到性的满足,我和志成交往时,也不时偷偷和另外的男人偷情,虽然不算很多,我却从中得到我的需要。也许是心理作祟吧,我每次和男人偷情,便显得特别兴奋,高潮不断,便因为这样,让我更加不能自拔。但换句话来说,在这些男人中,从没一个是我喜欢的,更不用说能超越我对丈夫的爱。性爱和爱情,其实是两回事,假若志成在我身上得不到满足,只要他心中爱我,我也不会计较他在外面另寻需要。”

“这样说,在你心目中,我也和你其它男人一样了,是吧?”我道。

“也可以这样说,起码我不会因为你而离开志成。但在我心里面,你和其它男人确有些少不同,或许我认识你太久了,而且彼此熟络,直来对你也有好感,曾在心里想,要是能够和你好一次,必定会更加刺激和满足,今日一试,我果然没有猜错。”

我听后竟觉如释重负,背上也轻松了好些,毕竟她是老友的妻子,实不宜牵藤带叶,弄得无可收拾。

依美又道:“我和竹琳相识多年,她的为人我很清楚。竹琳性格单纯,耳朵又软,且非常感情用事,只要你对她好,她便会降心相从。他的表哥同样看透这一节,近日为了挽回她的心,对她更是甜言蜜语,加上他的性能力,让竹琳身心同感快慰,以她的性子,确不是他表哥的对手。不过你也不用介怀,只要想着他们始终是夫妻,就算竹琳的心向回她表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要是你晓得这样想,就算将来发生什么事,相信你也会安然放下。我问你一句,你对竹琳的爱,是到达什么程度?”

被依美这样一问,实教我一时难以作答:“我……我也不知道,没错,从我们认识那天开始,我确实很喜欢她,但当我知道真相后,心里既失望又气愤,当竹琳和表哥结婚那天起,我心里虽然痛苦,但也知事实已成定局,亦打算放弃对竹琳的思念,就当作一场梦。却没料到,竹琳竟会再来找我,把到放弃的念头从中打断。其实到目前为止,我也感到很迷茫,我知竹琳对我确有爱意,要不也不会因为我和丈夫不和,就因为这样,令我更难下定决心放弃竹琳,让我心里存着一丝丝希望,希望能真真正正拥有她。”

“我听你这番说话后,我可以说,你对竹琳的爱,并不是那种刻骨铭心,难以忘怀的爱,你是舍不得失去她,失去一个如此美貌的女子,致会拖泥带水,狠不下心肠放弃她。要是换作一个平凡的女子,肯定你已一早就放弃了,对吧?”

我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这样吧,这个问题,确值得好好去想一想。”

我和依美边说,边拥抱着互相抚摸,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依美轻轻把我推开,滚下床去,拾起地上的衣服,向我笑道:“好了,快起来啊,不然要迟到了!”话后便走出房间,接着听到浴室的关门声。

我穿回衣服,回到客厅不久,依美从浴室出来,见她身上已换了另一袭便装,来到我跟前,抱着我道:“时间已不早了,我们要比志成早到,免得多番解释。”

我们来到中环镛记,志成还没到,这间驰名老菜馆早已座无虚席,而我们也没有预先订位,待了一会儿,志成出现,只好直接前往兰桂坊。依美不知是否心存愧意,整晚和志成表现得非常亲热,还不时在我面前偷吻他,倒叫志成尴尬起来。

隔日我在公司找到空档,悄悄和嘉仪报喜讯,嘉仪听后高兴万分,本想约我吃晚饭,再认真谈一谈,可惜我知竹琳今晚会来我家,只好推辞,改换第二晚。

我下班一踏进家门,便听得厨房传来异声,便知是竹琳。我放轻脚步,打算进去吓她一下,岂料还没走到厨房门口,已听得竹琳道:“国熙,你回来吗?”

“我在这里!”一进厨房,见竹琳正背着门口洗菜,我从后一把环住她纤腰,名贵的香水,散出淡淡的幽香,让我为之醉,便在她细致雪白的项侧吻了一下:“今晚做什么菜?”

“你最爱的京都排骨,还有江记的烧乳鸽。”

“我的大小姐,现在变成一个煮饭婆,实在太难为你了。你在家中,可有给表哥做菜?”我不知为何,总是喜欢和她的老公比较,人的心态就是这么奇怪。

竹琳并没有停手,继续手上的工作,说道:“家里有的是厨师,还有这么多下人,又何须我来动手,况且他也不定时在家用饭。”

“你表哥近日不是很早回家么?”我环着他纤腰的手往上移,轻轻从下棒住她双乳。

竹琳自然知道我的企图,身躯只是微微一扭,却没有出声阻止:“是啊!他这几天一早便回家,晚饭后便拉着人家进……进房间……”她不由想起这段日子和表哥的疯狂淫事,越想越是回味无穷,阴道里禁不住翕翕而动,双腿一紧,浑圆的屁股随即摆了几下。竹琳越说越细声,说到后面,语气里已隐隐带着羞意。

我感到她的变化,又见她连耳根也红起来,已心中雪亮。若在往日,我必定顺势开声追问下去,但今日却提不起兴致来,饶是这样,胯下的肉棒已见蠢蠢欲动,慢慢发胀起来。

我渐渐忍受不住,一手一只握住她双乳,徐徐把玩,竹琳轻嗯一声,把头微微往后仰,我在她俏脸轻吻了一下,说道:“我前时欠你买家具的钱,恐怕要延迟一下才能还你。”

关于我和嘉仪合伙的事,一直我都没和她提起,直到现在集齐资金,方敢和她说。

“我又没要你还。”她顿一顿又道:“咦!你经济有问题吗?”

“不是,只是和朋友合伙开设广告公司,所以你的钱,短时间或许无法还给你。”

竹琳听后一喜,忙回过身子抱住我,喜道:“是真的吗?”

我瞧她点点头,竹琳盯住我问:“资金方面你没问题吗?”

见她一脸关怀之色,心中不由感动,便从实与她说了。怎料我才一说完,她登时嘴脸一变,嘟起小嘴道:“你……你宁可和外人借钱,也不和我商量,我不理你了……”说完便转回身去背着我。

我一笑再次抱住她,竹琳撒娇似的在我怀中轻轻挣扎,我那肯让她得逞,在她耳边道:“你应该早就知我的性子,我向来做事,就是自己的事由自己解决,决不贸然求人。”

“你就是当我是外人,要不然,你怎不先和我说。”

“我就是害怕你这样,所以才没和你说。好了,全都是我不好,不要再生气好么!”我又伸手握住她一只美乳,搓弄十来下,竹琳便微见喘气。

突然,竹琳猛地又回过身来,一把握住我的手,硬要拉我走出厨房,边走边说:“今晚不在家吃了,我们到外面庆祝一下。”

“那些饭菜怎样?”

“放在这好了,这样大事情,怎能不好好庆贺一番。”说着我俩已来到厅子,竹琳匆匆拿起沙发上的包包,拉着我走出家门。

在停车场取了汽车,竹琳把钥匙交给我,这个我早就不感到奇怪,每当我和她出外,竹琳都会交由我驾驶,我曾问她为何要这样,她说就是喜欢,我便不再问了。我们在半岛酒店吃完丰富的晚餐,竹琳还不想回家,向我道:“今早我听依美说,你和她们夫妇俩去兰桂坊,听说那里很好玩,更是明星爱去的地方,是真的吗?”

竹琳婚前因家庭限制,甚少晚上外出,没去过兰桂坊这种不夜城,也是不足为奇,我便向她点点头。竹琳道:“今晚带我去好吗?”

“现在已这么夜了,不怕你表哥老公不高兴吗?”

“我才不怕,况且我出门前已给他电话,我说要到你家,当时他虽然很不满,却又没我办法,这是他亲口应承我的,只要我不隐瞒他,他就不能阻止我们交往,所以你放心,我今晚就是不回家,也不成问题。”

“我知你表哥嘴里奈何不了你,但心里却恨到我入骨。”

“管他,和我去好么?”

我只好点头应承。抵达兰桂坊后,找了一间我常去的店子,为何我特别喜欢这店子,主要是情意结所在,我素来爱喝黑啤酒,这里斟出来的啤酒,不同别店,酒保会将黑啤酒先注满一杯,再放在一旁,让混浊的深褐色啤酒逐渐沉淀,直到至黑色,才再注入啤酒,满至杯口。黑啤酒的上部,会呈现一层白色的泡沫,甫一入口,散发着微微的烧麦味,酒质幼滑如丝绒,这种舒服的口触感,是别家没有的。

竹琳见我喝黑啤酒,也想尝试一下。有人说黑啤酒是男人的啤酒,这也不然,但竹琳极少喝酒,黑啤酒那种独特而带微苦的蛇麻草味,我知她必定不习惯,便道:“我怕你不习惯这味道,不妨先试一口,再决定好吗?”

果然不出我所料,当啤酒来到时,竹琳先喝了一口,便即锁眉苦脸,不住挥手道:“这样难喝的东西,亏你会喝下肚子去!”

我一笑不语,竹琳又不想喝像“雪球”这类女人酒,便和其它人一样,叫了一大杯生啤酒。这里的生啤酒,分有大杯和小杯,而竹琳的酒量,当初第一天认识她,我已经领教过,心里暗想,竹琳这个要强的丫头,这么一大杯啤酒,真不知她能否应付得来。

我俩并肩坐着,谈谈笑笑,好不亲热,忽然堂上闹起哄来,传来喧哗大笑之声,我和竹琳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原来今天是有客人生日,一大伙朋友来此庆祝,这伙人里,还有几个是外国人。

只见十多人聚作一团,酒杯乱晃,留心细看下,发觉小寿星是个十八九岁的外国女孩,样子虽是一般,但笑容却非常迷人,见她正搂住身旁的一个金发男孩,敢情是她的男朋友了。

这时,一个酒保捧住一个巨型生日蛋糕,一面喊着叫人让路,一面走向这伙人,瞧来这些人都是店子的熟客,预早把蛋糕交给酒保放在冰箱里。我看一看腕表,刚好是凌晨十二点。众人看见生日蛋糕,更是欢呼雷动,其它客人也鼓掌助兴。

竹琳依偎在我怀里,看得目不交睫,说道:“他们很高兴哦。”

我轻抚着她的秀发,说道:“一大伙朋友庆祝生辰,确是值得高兴的事,这里不时都有这种场面出现。”

“我生日可就没这么高兴了,每年只有母亲和二哥给我庆祝,自从二哥离开后,便只有母亲一个!现在我已结婚了,不知会有什么改变!”

“看来你二哥对你很不错。”

“他何只对我不错,简直好到不得了!他离家后,我每年生日,他都会寄礼物给我,记得有一年,他还亲手画了一张生日卡给我,虽然画得很一般,但我知他向来没有绘画天分,能够绘画成这样,已是很难得的了。他这份心意,真是比什么都宝贵,这张生日卡我现在还放在抽屉呢。”

我看见竹琳雀跃的表情,便知她对二哥的感情已到达什么地步。

当晚我和竹琳离开兰桂坊时,已是深夜二时多,竹琳和我一起回住所,接着自然少不了快活一番。


    我们不生产视频,我们只是视频的搬运工!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谢谢您的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