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激情  »  与少妇浴战 加载中加载中
与少妇浴战
身世转眼半个月过去,我和嘉仪都向公司递了辞职信,记得当时我把信交到老葛手上时,见他瞪大眼睛,露出一脸无法相信的表情,他问我是否另有高职,我一笑道:“也不是什么高职,只打算找点小生意做一做,若不成功,或许又回来要你扶持扶持了。”

老葛听后,神情由刚才的错愕,一下子变为带点鄙夷之色,口里自然满嘴客气,但我心中却明白不过。心里暗想,我这趟可不能让人家看轻,要是今次失败,恐怕在广告行也难再撑下去了!

我和嘉仪合伙一事,公司上下无人知道,便连嘉仪的好友敏青也隐瞒着。我俩虽然已经辞职,但在劳工法例上,必须预早一个月通知公司,在这段期间,我和嘉仪还须继续上班。一连多日,我抽空忙着筹办新公司的事,最后在湾仔租了一个办公室,面积接近二千平方尺,同时找人开始内部装饰。

就在我忙得头昏脑胀的日子里,竹琳却发生了一件重大事情,当竹琳和我说的时候,实教我万万想象不到。

竹琳和她表哥结婚后,这几个月里,她只是回娘家几次。一日,竹琳突然心血来潮,决定回家看看母亲。进入家门,一问家中下人,方知道母亲外出未返,竹琳既然回来,自然不会马上离去,便在家里等待母亲回来。

竹琳虽然结婚已有数个月,但她毕竟还是韩家的女儿,家里的下人一如往日,小姐前小姐后的称呼她,便各自去做自己的事。竹琳在客厅待了一会,百无聊赖,便来到从前自己的房间,偌大的房间里,却没多大变化,家具床铺,依然是她喜爱的颜色,床边的毛毛拖鞋,整齐地放在地毡上。她望着这个从小住到大的居室,心里不由有点依依不舍的感觉。

她在床上卧了片刻,又走出阳台站了一会,才离开房间,当她经过母亲的房间时,脚步忽然停下来,她自小便常在母亲房间走动,自由进出母亲的房间,竹琳早已成为习惯,也不当作一回事。

竹琳回忆前尘往事,也很想看看母亲的房间,按着门把往下拉,一如往昔,房间门并没有锁着。打开房门,刺眼的阳光,透过阳台的落地玻璃窗,把个千多尺的房间照得亮铮铮一片。竹琳心里想,彩姐怎地这样大意,连窗纱也不拉好。

彩姐是家里的佣人,她母亲的房间向来是她打理。

只见竹琳走到窗前,将窗纱拉上,接着推开落地玻璃门,走出阳台,望着前面漫无边际的大海,心胸倏地一爽。竹琳和母亲的房间相向,她的房间并无海景,每当竹琳心情不好时,都会躲在这里望住这片汪洋大海,舒缓一下不安的心情。

竹琳在阳台站了不久,忽然传来隐隐的谈话声,发觉是从房间里传出来,她便知母亲回来了,正想步入房间去见母亲,随即听见母亲道:“你说的话可有真凭实据,卓建我从小看住他大,决不会做出这种事来。”

竹琳一听到表哥的名字,登时打住了脚步。她知母亲对卓建素有好感,但听她刚才的语气,似乎有点不寻常。

就在竹琳百思不解之际,一个男声道:“我岂会胡说,当然有凭据,他在纽西兰暗地里购买了一间公司,而这间公司,现正秘密游说韩氏的股东,打算以高价收购他们的股权,倘若让他成功,韩氏集团便会落入他手中。还有,你不要忘记竹琳的事,一旦给他知道竹琳的密秘,要是给他抖将出来,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竹琳听得心头一跳,她一听那男声,便知是大哥家巨,想道:“秘密?我到底有什么秘密?”听到这里,在好奇心驱使下,知道此刻绝对不能露面,当下把身子一缩,闪到阳台一角的墙边。

这时听她母亲道:“我相信卓建不会知道竹琳的秘密,竹琳的身世,除了我们韩家和方律师外,应该不会有人知晓,这个你放心吧。”

“放心?我可不会这样看。”家巨道:“竹琳那二十巴仙韩氏股份,若给卓建夺去,再加上他自己的十五巴仙股权,你教我如何不担心。我现在还怀疑一件事,卓建是否早就知道竹琳的秘密,才会向我们提亲。要是这样,当真是拿石头砸自己脚。当初还道把竹琳嫁给他,便能巩固我们在韩氏的实力,真没想到,现在会弄成这样子。”

她母亲道:“你现在先不要胡乱猜度,我对卓建还有点信心,纵使让他知道竹琳不是我的女儿,但卓建毕竟是我家的人,由我来出面,卓建必会听我三分。



竹琳听得母亲的说话,脑袋立时轰的一声响,身子一软,坐倒在地上。她怎会想到,自己竟然不是母亲女儿!这……这什么一回事?我……我究竟是谁?是谁的女儿?什么二十巴仙股权?我何来有这些股份?竹琳不住地想,但满脑子便只有问号。

卓建又道:“我就害怕他只是听你三分,余下七分,却来对付我们韩家。”

母亲听后怒道:“我还是不相信,你再给我好好调查清楚,拿多些证据来再和我说。”接着站起身来,走出房间。

家巨拿起一本杂志,用力往地上一掷,气道:“你不相信,到时不要后悔!

”便跟着走出房间。

竹琳在阳台呆了半晌,方慢慢回过神来。她害怕让母亲知道自己偷听,便悄悄离开,跑回自己房间,一跤跌在床上,痴痴的望着天花板,脑里乱作一团,她不停地想,自己是否应该向母亲问清楚,要是母亲不肯说,那又怎么办。若去问大哥,他更加不会说!现在我该怎样才好?竹琳埋头苦想,突然一个机灵,没错,我去问二哥,假若二哥知道,他一定会和我说。

这时房门响起,竹琳甫橕起身子,母亲便走进房间,笑道:“你回来怎不先给我一通电话,不是彩姐通知我,也不知你在这里。”她一边说一边走向竹琳。

“妈!”竹琳坐直身躯:“我不知你不在家,才刚回来吗?”她很少说谎,语气不禁带点纳譅。

母亲坐在她的床边,瞧着竹琳道:“你不舒服吗,怎么脸色这样苍白?”

竹琳连忙道:“嗯!是有一点点,所以睡了一会。”

母亲说道:“你就多睡一会,晚饭我再来叫你。”说完站了起身。

“妈!”竹琳突然叫住了她,正想向她追问自己的身世,但回心一想,还是发觉不妥,便道:“我……我今晚有些事,不在家吃饭了。”

“你真是的,刚回来又赶着离去!”

竹琳不敢出声,望着母亲离开房间后,在床上呆了一会,便掏出手机,按了二哥家康的电话。这个电话,是家康的私人直通电话,不会有秘书或外人接听。

不用多久,便听到家康的声音,竹琳道:“二哥,我是竹琳。”

电话传来家康兴奋的声音:“竹琳,没想你会给我电话,真令我大出意外。



竹琳道:“二哥,我有事找你,今晚有空见面吗?”

家康笑道:“妹子的约会,我就是没空也要全部推掉干净,一起吃晚饭如何?”

竹琳道:“好的,在哪里见面?”

家康道:“就来我家吧,好吗?”竹琳并无意见,答应七点到他家。

竹琳依照约定时间,驾车来到家康的住所,家康在全球多个国家都置有物业,而这栋巨型的独立大屋,也是其中之一。竹琳还没把车子停下,已看见家康站在屋前的大门等候她,以他目前世界富豪的身分,纵是香港首富驾临,他也未必会亲迎,光是这一点,已教竹琳感动万分。她将车子交给家康的司机,让他把车子驶往停车间。

家康一看见竹琳,马上满脸堆欢的迎向她,喜道:“竹琳,见到你真好。”

“二哥!”竹琳轻轻地叫了一声,便和家康走进屋去。家康还没移居美国时,竹琳已来过好几次,对这栋第宅一点也不陌生。

家康拉着竹琳在大厅坐下,问道:“你今日怎地无精打采,一点都不同往日的竹琳,是否不喜欢看见我这个二哥?”

竹琳忙道:“怎会呢!二哥,我想问你一件事,你一定要回答我,好么?”

“行,你只管说,二哥知无不答,到底是什么事?”

“我……我……我是否不是母亲的亲生女儿?”竹琳终于鼓足勇气说出来。

家康听见,登时脸色一变,随即笑道:“怎么会呢,不要乱说,你是在哪听到这些无聊的说话?”

“是在母亲的口中。”竹琳抬头盯住身旁的家康问。

家康眉头一紧,摇头道:“不会吧。”

竹琳一双美眸,立时红了起来,泪水不住在眼眶滚来滚去,低声道:“二哥,我看见你的表情,就算你不承认,我已经看出来了……我……我到底是谁的女儿?求……求你说我知道好吗?”

家康看见竹琳这个痛苦的模样,一颗心如给人捶了一下似的,把手紧紧抱住她道:“竹琳,不要这样,看见你这个样子,二哥会好难受啊!不要哭……”

竹琳一听,就更加伤心,埋头在家康胸膛哭起来。家康轻拍着她的背部,不住口安慰她,但竹琳却越哭越伤心,家康一时也慌了手脚,不知如何是好,只是抱住她。心想,就让她好好哭一场吧。

待得竹琳慢慢平复过来,家康才开声道:“竹琳,不要再哭了,让我慢慢与你说。”

竹琳缓缓抬起头来,张着盈满泪水的美眸,怔怔的望住他。

只见家康叹了一声,徐道:“父亲年轻时,是居住在广东省一条小村,我听父亲说,那条村名叫韩家村,村里十之八九都是姓韩,那时父亲只是一个小工,生活非常艰苦,他实在熬不过了,便和一个同姓的乡里偷渡来香港,当时父亲为了生计,曾做过杂工、小贩等。父亲结婚后,开始在一间制衣厂工作,而那个同乡,在父亲的介绍下,也进入了那间工厂,二人边做边学,一做便十多年,慢慢有点积蓄,就合伙开了一间小小的制衣厂,不知经过多少挫败,才有今日的成果。这些事情,都是我几岁时老爸和我说的。”

竹琳自她懂事以来,便已锦衣玉食,从没听过这件事情,现在听见,方知父亲创事之苦。

家康又道:“竹琳,你既然都知道了,我也不再瞒了。没错,你确实不是父亲的亲生女儿,在我七八岁那年,你便来到我们家,那时你才刚懂得走路。当时父亲对我和大哥说,从今以后,竹琳便是你俩的妹妹,你们要好好疼爱她喔。那时我还小,也不知道是什么事,突然会多了个妹妹,直到我长大后,才知道你的身世。”

竹琳听得浑身一颤,而现在她渴望要知道的,便是自己的父母是谁。她怔怔的凝视着家康,只听他道:“你的父亲,便是那个和我们同姓的同乡,你父亲叫韩天恩,而你的名字,也是你亲生父亲改的。在你还是婴孩时,你母亲因一次交通意外,不幸离开了你,而当时你的父亲,亦患上癌症,他自知时日无多,而你父亲又没有兄弟亲友,只好求我父亲收养你。他们二人同甘共苦,是多年的好友,父亲自是一口应承。你父亲为了让你得到正常的家庭温暖,要求我父亲不要向你说出身世,便当作自己的亲生女儿,我父亲也答应了。”

竹琳知道父母已经双亡,心头一酸,眶内的泪水又再涌将出来。家康用手轻轻给她抹掉,安慰几句又道:“你父亲是韩氏集团的大股东,拥有二十巴仙韩氏股权,在他去逝前,委托方律师立下遗嘱,申明他在韩氏的股权,全部交由我父亲代管,直到永远,但另附一个条件,假若我们韩家不遵守诺言,将你的身分揭露,这二十巴仙的股权,便立即全数归还给你。父亲是个豁达的人,当然没有异议,况且这些股份毕竟是你的遗产。我父亲在临死前,千叮万嘱和母亲说,叫她务必要保守秘密,父亲的心意,并不在于你的股份,而是为了你好和遵守他的诺言,父亲为了补偿你应得的资产,便将他十分之一的财产留给你,现在你明白了吗?”

竹琳听完,垂下头来,一言不发。家康明白她现在的心境,也不想再挑起她的痛伤,只好和她一样,不再出声,静静的将她拥在怀中。

过了一会,一名女佣走进大厅,向家康道:“先生,晚餐已准备好。”

家康点头应了,叫退了女佣,向竹琳道:“我们先用饭,有什么事一会再说。”

竹琳点了点头,二人走进饭厅。桌上虽然尽是珍馐百味、椰液萄浆,但竹琳却一点食欲都没有,才吃了半碗饭,便放下筷子,家康百劝无效,也只好由她。

竹琳突然向家康问:“我听大哥今日的说话,卓建是不是真的会打韩氏主意?”

家康微微一笑,道:“你是他的妻子,叫我怎样说。”

“不,我想知道,我知二哥你虽然离开了韩家,但心里还是很关心父亲的生意。父亲多年的心血,我真的不想被人家夺去,卓建虽然是我的老公,但这是两码子的事,要是你知道,可以说给我知吗?”

家康沉思片刻,缓道:“你既然想知道,一会儿我俩到书房去,慢慢再说给你知。”

竹琳明白他不想让外人听见,便点了点头,再没说下去。

家康用完饭后,和竹琳闲聊一会,便和她进入书房。二人坐在沙发上,家康道:“其实我今次回来香港,主要也是为了这件事。据我所知,你老公确有作出暗中收购的事,他这样做,立场已经很明确,他想得到韩氏集团的控制权,他一旦成功,韩氏的所有运作,无疑便落入他手中。还有一件事,但你听后,可不要气愤,能够答应我么?”

“是和我有关?”竹琳问。家康点了点头,竹琳续道:“二哥你说吧,再严重的事,也严重不过我知道自己的身世,更何况其它。”

家康道:“大哥怀疑他早就知道你的秘密,相信没有错,在我调查得知,卓建前时确有和方律师的人接触,这就证明,卓建必定知道一些蛛丝马迹,才会这样做。当然,方律师是信得过的,决计不会透露你的秘密,况且他是老爸的好朋友,但律师事务所里是否有人和方律师一样,这就很难担保了。卓建喜欢你,是不争的事实,但他最重要的目的,相信是想人财两得,瞧情形来看,他可能已经知道你的一切了。”

“不会吧!”竹琳道:“表哥若是知道,怎会不将我的身世公开呢?”

家康笑道:“这个自然有他的道理,他现在进行收购股权,便证明他的实力还未足够控制韩氏,而你的秘密,就是他最后的一枚棋子,一旦时机成熟,恐怕……”

“无怪他竟甘愿忍受……”竹琳自言自语。

“忍受什么?”家康问。竹琳一怔,马上俏脸一红,讷讷道:“其实我……我和表哥结婚前,已有了一个男朋友,而且感情相当好,结婚之后,我因为忘不了他,也有和他见面,后来给卓建知道,我便向他提出离婚,但卓建竟和我说,只要我不离开他,他甘愿让我们继续来往。现在我终于知道,他这样做却是另有目的。”

家康听见,也呆得一呆,实想不到竹琳会瞒着卓建这样做,便追问她此事的原委。竹琳素来不懂说谎,加上他对家康的信任,便将因气恼母亲逼婚,一次机会下认识了我,当然是省去那些淫霏的事情。家康听后,沉默了片刻,竹琳还道他怪责自己,便道:“二哥,你是否生气竹琳啊?我知是……是自己不对,婚后还这样做,但我……我真的很喜欢他,实在管不住自己。”

家康笑道:“我怎会生你气,母亲这样做,实在是很不应该,毁去你的幸福来换取利益,我早就看不过了,我曾多次和她说,可是她仍是一意孤行,我当时曾想过,想把你接来美国,免得你一生痛苦,后来听见你已答应了婚事,我还以为你喜欢卓建,才打消了这个念头。”

竹琳轻轻靠在家康胸前,柔声道:“二哥,你对我真好,竹琳这一世也不会忘记你!”

家康抚摸着她的秀发,叹道:“只要你生活开心,我就高兴了。”顿了一顿,又道:“竹琳,卓建的事,我会为你办,但你目前千万不要和他说,当作什么也不知道,和往常一样便行。要是给他知道,我就很难对付他了,知道吗?”

“我会的,他这样利用我,我绝对不能原谅他,二哥,可以救救我吗?我怕再无法和卓建生活下去了,这怎生是好?”

家康说道:“一直以来,我都为你俩的事头痛,就因为你和他的关系,就是知道他对韩氏耍手段,我对他都尽量客气,免得你为难。竹琳,老实和我说,你对他的感情怎样?”

竹琳道:“我……我也不大清楚,在今日之前,或许是因为他对我的忍让,我对他也可以说不错,但今日之后,我……我真的不知道,我怕我只要看见他,便会想起他利用我,甚至无法肯定他对我的爱,到底是真还是假。二哥,你教我该怎样做?”

家康道:“感情的事,叫我怎样教你!”他虽然了解竹琳的柔弱性格,但常言道,宁教人打子,莫教人分妻,他如何能给她意见。

竹琳抬起头来,望住他道:“二哥你不用理会我,要是查到卓建做出对韩家不利的事,我一定不会原谅他,你要怎做便怎样做,无须再顾忌我。”

这时,我俩坐在家中的沙发上,竹琳亲热地依偎在我怀中,把所有发生的事情,清清楚楚的全与我说了,我听后问她:“你知道自己身世后,这段日子里,你还有没有和表哥做爱?”

竹琳把头在我胸膛一挤,接着点了一下头,轻声道:“二哥曾和我说,要我不动声色,我恐怕改变得太快,会让他怀疑。但不知为何,这些时间和他做爱,总是拿不起劲,完全不同往日,便如昨晚,他要了人家两次,我只是来了一次高潮,若换作以前,我总会高潮不断,丢完一次又一次。”

“刚才你的说话,若非是你和我说,我肯定不会相信。话说回来,你虽然和韩家没血缘关系,但这份养育之恩,却和亲生女儿已无多大分别,你这次做得很对,加上韩氏集团不单是韩家的心血,也是你亲生父母的心血,岂能让旁人取代。”

“我也是这样想,所以我已下定决心,一定要阻止表哥这个计划。”

“嗯,有要我帮忙的地方,不妨和我说。但此刻有你二哥在,依我看他必定能够解决,你可以放心。”

“国熙,你对我真好。”说完撑起身躯,把双唇贴在我嘴上。

我再蠢也明白她的意思,一手固定她脑袋,便吻了下去。竹琳今晚显得特别热情,一条小舌不停在我口腔卷动,我深深地吻住她,开始抚摸她那玲珑有致的娇驱。才抚摸几下,竹琳已美得不停呻吟。

我在她的感染下,欲火猛地窜升,忙动手把她脱个精光,一具完美无瑕的雪躯,登时扑进我眼帘。当我脱光自己身上的衣服,竹琳已急不及待握住我的肉棒,一挪身子,已张口含住我的宝贝。

一团温湿,马上把我包得密密实实,直爽得我真想高声大叫。我望着这个美若天仙的竹琳,正不住含住肉棒吞吐,那股兴奋,实在难以言喻,我再也忍受不住,腰杆开始向前顶挺,肉棒在她小口进进出出,而竹琳却越吃越起劲,直想把我整根阳具吞入口中。

我知再给她继续弄下去,必定一发不可收拾,当即抽出肉棒,把她放翻在沙发上。竹琳一腿垂在地上,一腿曲撑起来,娇艳欲滴的花户,正自一张一合的翕动。竹琳诱人的美穴,让我瞧得口燥唇干,再难隐忍,忙伏身下去,伸出舌头舔刮起来。

竹琳“啊”的叫了一声,双腿立时僵住,当我舌头闯进她阴门时,竹琳更难忍受,双手用力按住我脑袋,丰臀晃挺不休,口里呵呵哼唧起来。

我一口气便舔了数分钟,忽听得竹琳叫道:“不行了,要来……要来……”

接着阴道猛地收缩张合,一股淫水狂涌而出,竟给她喷了一脸。我站身起来,架开她双腿,乘着她淫水正盛,提棒便往嫩屄捅去,吱一声便进了半棒,竹琳美得把头往后猛撑。

望着竹琳这张满足的模样,真个诱人之极,我腰上加力,直插至底,肉棒立时被她的紧窄牢牢箍住,我凑头问道:“舒服吗,说给我知?”

“舒服……太舒服了,快点抽插!”

我今晚也特别兴奋,连忙运起肉棒,开始狂抽疾插,淫水随着阳具的抽动,不住价飞溅出来。我杀得兴起,伸手握住她一只乳房,来个双管整下。

竹琳咬唇死忍,下身却配合着我的进攻,把屁股晃得如浮水葫芦似的。

狠插数百下,竹琳又再按忍不住,身子绷得老紧,便知她又要来,便问道:

“又要泄吗?”

竹琳点头叫道:“又要来了,再快一些,让竹琳丢给你……”

我双手捧住她丰臀,腰上加多几分力,一轮狠插,竹琳终于浑身抽搐,又丢了一回,我给她淫水一浇,也觉精关不稳,捅得几下,马眼一开,忙抵住深处,阳精立即疾射而出。

竹琳同时也叫起来:“啊!好多好暖,竹琳要被射死了……”

我射得半滴不剩,扑倒趴在竹琳身上,我俩立即抱在一起,不停地喘气。这时肉棒仍藏在膣室,一时也不想拔出来,说道:“今回射得真爽!竹琳,今晚可以不回去吗?”

竹琳拨弄着我额前的头发,柔声道:“我不走,今晚留下来陪你。”

“你真好!”我凑头吻住她樱唇,竹琳亦作出回应。

我俩在沙发缠绵一会,便一齐共浴,回到房间又再大战一场。


    我们不生产视频,我们只是视频的搬运工!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谢谢您的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