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激情  »  绝色花痴 加载中加载中
绝色花痴
绝色花痴
  第二天我和易容过的素素走在大街上,所谓的易容也只不过是用丝绸在头上裹成一个像阿拉伯人特色的帽子把她那尖耳朵藏在里面而已。
  因为大多数的人类都能很容易的认出妖精那长长的尖耳朵来,据里查说由於在数千年前妖精曾和魔族联盟一起屠杀过人类,所以大多数的人类都很记恨妖精一族,二来是因为素素实在是太漂亮了怕引起不必要的事来,我可不想有人和我争素素。
  看着琳琅满目的的商品,心中还在佩服自己的英明神武,我先说服小霏跟着优里雅她们去买那种我喜欢的草莓香内衣,而我去又不方便,又说服大娘去陪小霏,里查他们我就每人发了五枚金币算是奖金,他们自然也就很知趣的各自去逛街了,现在的素素当然就有如煮熟的鸭子飞不掉喽。
  「哇……好好看」「这个……恩……还有这个,我都要」我真佩服她,满街的店铺,我们才逛了一家店我手上的物品就已经快放不下了。
  「哈哈哈,哥哥快看那边」看着素素开心的在大街上大喊大叫的指着前面,我顺着她那白如玉的手指看去,只见一个猪头肥耳的女人手挽着一个瘦骨如材的男人在逛街。
  我疑问道「这有什么好看的?」
  「哥哥你看那个男人手里牵着一头穿衣服的猪耶。」
  我晕,连忙一个箭步上去堵着她的嘴小声说道:「那个不是猪,不要管他们了,我们去吃好东西去。」
  「不嘛……我也要牵一头和他一样的猪。」
  素素大声的说着,还用手指着那个胖女人。
  「啊……什么你说那位漂亮的女士后面的那条狗吗?你喜欢我也送你条」我故意大声的冲着那对男女说道。
  随后马上用手堵住她的嘴,冲进旁边的酒楼。
  「素素你真的两年多没出多家门了吗?」
  「是的」她东张西望的回答道。
  「那你不出来买食物,你吃点什么啊!」
  我惊讶道。
  「我家院子里有很多吃不完的草」「……草?」
  「恩……还有很多虫子也很好吃」「……悲惨人生啊!果然没妈的孩子是根草啊!」
  我心想。
  这时一位服务生走到我们桌前「请问你们要点些什么」说完他还不时的打着眼飘看素素。
  「你们这有什么特色」我双手往椅子上一搭。
  「最有特色的是香雨煮象鼻,还有用香雨制的酒」服务生必恭必敬的回答道。
  「那我就要这两样了,在给我来几道小菜,要最好吃的」我转过头喝着香茶向素素问道「素素,你要吃点什么?」
  素素脱口而出道:「给我来盘蚯蚓,要雌的就是红色的那种」「噗……」
  我把满口的茶喷在了服务生的脸上。
  「没什么没什么,这位小姐真会开玩笑」服务生连忙擦着脸微笑道。
  「我就要嘛……你们不知道蚯蚓可好吃了,一条放在嘴里用牙齿轻轻一咬,那时蚯蚓就会流出粘粘滑滑的汁液,还会从肠子里喷出黄黄的土,满口就会有种滑滑的感觉,美妙极了然后当你在吞下去后就会感觉到它在你肚子里纽动,不要太有趣哦~ 」「……」
  我的定力还算高,至少在我们那连蟑螂都有人吃。
  可怜那服务生,因为素素太美了所以素素说的话他都犹如亲身体验般的感受着,可万万没想到素素会教大家怎么吃蚯蚓,还说什么黄黄的土,那不就是大便嘛,还什么满口滑滑的,服务生当场就呕吐不止。
  这一吐可不得了,引起了连锁反映,离我们近的几桌看到有人连吐不止还发出呕心的气味时也开始了吐,后来就蔓延到了整个酒楼,我连忙捂着嘴拉起素素就往外逃,此刻酒楼已经弥漫着比厕所还要恶心的气味了。


  「咦~ 你们怎么这幺早就回来了啊!」
  小霏手上拿着一个用紫色的包裹进门对我说道。
  相比之下,优里雅和卡西就要算大丰收了,手上抱的东西都快把脸给遮住了。
  我闻着香茶洗肺道「不要提了……等吃好晚饭在说好了……不还是到半夜在说,要不晚饭也白吃了」「对了,你怎么才买一件啊!为什么不多买点?钱不够?」
  我指着小霏手上的包裹道。
  「我看我现在身上穿的挺好的啊!为什么还要花这个钱呢?这些钱还是留着以后用吧!」
  我听了以后心中一酸「贤妻啊……以后也一定是个良母,看来我要多多努力啊!」
  我打开小霏手中的包裹深深的闻了一下笑道「果然是草莓味哦~看来我晚上有草莓吃了……呵呵~ 」「我先去放好」看着她那羞答答的模样,我的心中又痒痒起来。自从小霏变回美若天仙的容貌后,全身的肌肤也变的白嫩光滑,而且身材也变的惹火起来,最主要的是有了这幺多的钱她竟然还保持着以前那种节约朴实的作风。
  「那两位就不行了……」
  我暗暗摇头道。
  只见优里雅和卡西在那把自己买回来的物品摆了一桌,什么最好衣服,最好的香料,最好的水壶等什么都是最好的,甚至连过冬的羊毛皮毯都买来了,我看还不如买头小棉羊洗洗乾净抱着睡呢,还是个天然暖炉呢。
  「啊!哈哈找到了」卡西兴奋的拿着一个小瓶子叫道。
  优里雅也跑上去和她一起开心的摆弄起那个瓶子来。
  「好香啊……」
  她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满足的说道。
  「什么东西?怎么有股骚狐狸的味道?」
  我的话刚一出口,她们俩就愤怒的向我投来灭了你的眼神。
  「这可是这里最最有名的「香雨香水」你不懂不要乱说,这可是用这里的特产香雨在加上上百种的花精制而成的,就这一小瓶得两千金币呢」优里雅把小瓶子宝贝似的护在怀里对我说道。
  要两千金币?果然是千金小姐一投千金啊!我坐在那里感叹着。
  「主人,看你走了一天先洗洗脚吧!」
  凯琳端着洗脚盆对我说道。
  「我也要洗,能不能和你一起洗?」
  素素一跳一跳的蹦过来。
  我点了点头,素素连忙把小脚Y伸进热水里满足的呼道「原来洗脚是件怎么舒服的事啊!」
  此言一出非同凡响,我已经做好了在洗一次的准备。
  「什么?你以前从不洗脚吗?那洗澡呢?」
  卡西惊讶的走过来对素素说道。
  「洗的啊!这里每三天都会下次香雨,每当下雨我就出去用香雨洗澡啊!我刚才的意思是用热水洗脚我从没洗过,因为我怕火……」
  「什么这里三天就会下香雨!那幺就是说香雨不值钱而我们切花了两千枚金币买来了便宜货?」
  眼看优里雅就快暴走了,我连忙安慰「其实香水的好坏是看它选用了什么花来定的,你也不必为香雨而烦恼啊!我本来也想买的可是老板要收我三千个金币,你两千个就买下了不要太合算哦~ 」善意的谎言是没有错的我坚信道。
  「那就是说我们赚了喽,怎么样你现在知道你自己有多幺的没用了吧!连还价都还不来」天啊!什么人啊,给他三分颜色她就开染坊啊!算了好男不和女斗,我低头洗着脚。
  「凯琳过来」我冲口袋里掏出个宝石手链帮她带在手上「谢谢你,这是我在大街上看到的觉得你带挺合适的就买下了」凯琳并没有说什么,退到了一旁。
  我不时的用脚抚摩着素素的玉足,其实我最喜欢的就是女人的脚了,不知道是不是得了恋脚弊,我抚摩着她那小巧的玉足,丹田又开始升起了一丝丝的痒意「哈哈好痒,你敢招我痒,看我的」素素也开始了反攻,我也豪不势弱的反击着,一场洗脚大战就开始了,洗脚水满天洒着,凯琳早就躲的远远的,卡西看到我们这样,连忙护起自己买的物品免於被我的洗脚水来洗礼。
  我们一直洗了近两小时,因为脚是洗好了,不过脚上的味味都跟随着洗脚水跑到了对放的身上了,因此不得不在洗一次澡。洗澡时我还不忘对素素问一句」要不要试试热水澡」结果我还是在卑鄙,下流,无耻声中孤单的一个人洗着。


  「嘭……嘭嘭……」
  「有……有人……吗……」
  「谁去开开门啊!人家都敲了半天啦……」
  我坐在澡盆里忍不住对外喊道。
  「豪华,我在试新买的内……衣服你去开开吧!」
  小霏的声音从隔壁房间传来。
  凯琳我刚才叫她去帮我买新衣服去了,那两个野蛮女我也不指望,素素是不会见外人的,哎……没办法,我急忙用块窗补把下身包住去开门。
  「对……对不起……请问你是人吗?」
  「你怎么说话的啊!」
  我看着眼前这个长的一般的少女道。
  「不……不是着个意……意思,我是……来送货的」少女抖着双腿说着。
  「货?」
  「是……一位叫里查的……要我们送来的」「?」
  「货物就……就在外面」我向她身后望去,乖乖装了两辆马车的货啊!我从她那颤抖的双手里接过收货单,签好后交给她,少女拿好单子后转头就要逃似的。
  「小姐,等等给你小费。「我上前一步道。
  没想到自己的脚踩在了遮掩下身的窗布上,窗布优美的飘落到地上,下身也同时赫然裸露在空气中,人也一个狗吃屎的摔到了少女的身上。
  「啊……我被鬼压啦……」
  不知道这少女那来这幺大的力气手脚并用把我摔倒在地上。
  我光着屁股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咒骂道:「吗的,见鬼了」「是啊!只不过是她遇见鬼了,还是个色鬼」优里雅她们不害羞的笑咪咪的看着我。
  我弯腰捡起窗布往肩上一甩「怎么?没见过帅哥吗?」
  抛一这句话后,我光着屁股大摇大摆的向房间走去。
  夜晚……
  我们看了看两车的蕃薯,又看了看垂头丧气的里查等人,原来他们经过一家赌坊时听到了逢赌必赢,百分百有奖的口号后就冒出了试试手气的想法,结果不可自拔的把全部的金币换来了那两车的蕃薯。
  「……我就差这幺一点,就能赢到一个虎龙蛋了,哎……」
  比利拍着大腿道,这句话他已经讲了一百多边了,看来赌真的害人不浅啊!
  「优里雅姐姐……」
  翱尼的话一出口,我全身就冒起了鸡皮疙瘩。
  「不要叫的怎么好听,我们也没钱了,今天买的那些东西已经把我们的金币都花光了」优里雅和卡西把手一摊道。
  「看来我们又破产了……」
  他们一口同声的喊了一声后,各自会房间去了。
  我对着小霏她们笑了笑后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半晚,「嘭嘭……」
  「谁啊!」
  「我小霏」「进来好了」小霏转身把门锁好后一下子窜到了我的床上,「小色女~ 想要了吗?」
  我挑逗道。
  小霏用她那小粉拳在我胸口上连槌了好几下后,小声道「你不是要看看我新买的内衣吗?」
  我起来点上灯后,在床上帮小霏脱掉外袍,一件粉红色的胸罩和小三角裤优美的展现在我面前。
  「这是我叫裁缝照着你要的款式定做的,还好那裁缝是女的,要不我羞大了」小霏红着脸害羞的说道。
  我兴奋的把小霏搂在怀里吻道「有你在我身边我好幸福」狂欢过后……
  「怎么你把我的……内衣套在了头上了?」
  小霏看到我的怪模样后笑道。
  我把她的三叫裤和胸罩都套在了自己的头上,样子就像假面超人加春丽的造型。
  「这样我就能零距离的闻着你的草莓香了呀~ 喜欢吗?要不要在来一次?」
  看着小霏低头不语,我一个翻身把小霏压在身下挺枪直入。听到小霏快乐的呻吟声后我犹如杂在草原上骑马一样快速的抽插着。
  「咦……你们在做什么啊!」


  「你们是谁为什么在我的房间里」我大晕,被素素的突然「来访」一惊,我在小霏的身上连打颤了好几下,倒在了小霏的身上。「恩……」
  小霏忍不住低声呻吟了一下后,休的把头深埋在被子里。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道「素素你是怎么进来的啊!」
  「素素?怎么你们见过我妹妹?」
  「……素素你发烧了吗?」
  我从小霏身上无力的爬下床,光着身子站在素素面前。
  「臭男人」素素说完一脚向我踢来。
  「?」
  还好我有经验,双脚一夹,侧身,虽然没有躲过,不过总算没有踢到我的要害。
  眼前的这个素素虽然,身材,相貌,服饰都没有变,不过就算白痴也看的出她现在的表情,态度,气势和早上的那个完完全全的不同。
  「你是谁,为什么要假扮素素?」
  我发现不对连忙护到小霏身边。
  「哼……我需要假扮吗?我可是她姐姐,虽然我们是一体的。」
  我和小霏吃惊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素素,「二人一体?」
  「没错,我叫紫素是素素的姐姐」紫素说完在一边开始检查起自己的衣着。
  「?」
  虽然我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还是提防着看着她穿起衣服来。
  「还好你没对我妹妹做过什么,要不然我割了你的……」
  紫素往自己的身上没有的器官部位做了一个割的手势。
  我本能的用双手护着下身说道:「那你妹妹现在在那?」
  「她在睡觉,要不我怎么出来?」
  「难道你们都不知道彼此的存在吗?」
  小霏躲在我身后问道。
  「她不知道,因为妈妈没有告诉她,好了既然你们是素素的朋友那这里就让给你们吧。」
  「你明天还和我们一起出发吗?」
  「去找你们的妈妈」以防她不明白我连忙补充道。
  「明天还是让素素来决定吧,我在外面不能呆很长时间的,哎~ 真不知道我这个妹妹整天吃些什么东西,我总觉的胃里怪怪的。」
  说玩紫素走到墙边穿墙而出。
  「……」
  经过我和小霏的一夜讨论,还是决定不让素素知道这件事,因为她们的妈妈没有告诉素素一定有她自己的理由。

  「大家好 ̄」看着素素精神饱满的站在我们面前,我和小霏知道紫素一定忙了一晚。
  「素素早饭吃了吗?没吃就和我们一起吃吧!」
  「吃了,你们不知道早上的露珠有多甘甜,还有拿些虫……」
  「啊!对了素素你妈妈长什么样你还记得吗?」
  要是还让素素继续说下去恐怕我们的饭也别吃了,所以我连忙岔开话题。
  「记得,因为我妈妈她是最漂亮的妈妈。」
  「奥……我是说长像」「就是长的很漂亮啊!」
  真想上去把她拉进房教她学会怎么用下身思考,「那你还记得你妈妈脸上有什么特徵吗?比如斑点,志什么的」「哥哥好笨哦,要是有那些我妈妈还算是最漂亮的妈妈吗?」
  美丽的女儿是不会用大脑思考的,这句名言我终於在今天得到了证实,上天永远是公平的像素素这种要身材有身材,脸有多漂亮就有多漂亮的美女,可是脑子要多笨就有多笨,我心中暗暗筹划着怎么才能得到她。
  「素素」听道我的叫声后,猛的转过头来那眼神那气势中夹带着紫素的味道,我的男人的直觉向我发出了危险的信号。
  「什么事啊 ̄」素素又恢复了她那张清醇可爱的小脸蛋。
  「……没什么,我们吃好就要出发了哦。」
  最终我还是放弃了那坏坏的念头。
  「什么叫我吃这些?」
  看着桌上的烤蕃薯,蕃薯汤,凉拌蕃薯,蕃薯泥,还有蕃薯面包,我的脑袋一下子就像是被蕃薯塞住了一样,立刻呆住了。
  「豪华你看里查他们有多好,一定要请客我们,我们拦都拦不住」大娘手里端着一锅水煮蕃薯向我说道。
  「呵呵,他们可真大方啊!」
  我怀疑的看着他们,铁公鸡下蛋一定有阴谋。
  「那里,那里你是我们的顾主,我们因该好好的照顾你的,你放心我们这纯粹是表达一下我们的心意,绝不算钱」翱尼微笑的想我说道:「对了,我们在往前走就快要到喀斯特帝国的边境了,那里可是有一个慕龙大陆上最厉害的盗贼团哦,我们为了您财物的安全,决定将我们的那两车蕃薯混在里面,怎么样?这样的安排我们只收你一百枚金币,而且我们还不怕像上次一样为缺少食物而发愁」


  「喂,难道你们在播种吗?」
  看着不断有蕃薯从马车上滚落下来,我幸灾乐祸的说道。
  由於昨天他们对我百般恳求,我终於答应借给他们一百枚金币,那些蕃薯着带着留用。
  对於我的嘲讽他们一个个都低着头不语,原应很简单过去我只是雇主,他们只要保护我和车队的安全就可以了不必对我低声下气,不过现在我已经升级为雇主兼债主了,要是惹的我不高兴我随时都能叫他们还债。
  我们经过了两天的行程终於来到了喀斯特帝国边境的小镇为沂然,我心中慢慢的升起一阵兴奋,除了我快能和紫婷她们团圆外,对於喀斯特帝国我已经把它当作了我的故乡,毕竟这里是我和紫婷来到这个世间最先接触到的土地。
  不过很快我的兴奋感就被眼前的景象冲击的烟消云散了,「这里根本就是一个乞丐镇嘛!你不是说这里很繁荣吗?」
  看着满街跪躺着的乞丐,我对着里查说道。
  「不可能啊!怎么会这样?我们二年前来时不是这样的啊!」
  里查和其它人也被眼前的景象震呆了。
  这里的乞丐初了那些四肢不全的老人外清一色的都是十来岁的小孩,这些小孩身上穿的根本就不能算是衣服,有的只用些稻草围在身上在用布条绑起来就算是衣服了,有的光着上身下身只围着一块布,除了这些外还有用树叶的树皮的反正五花八门什么都有。
  小霏和大娘看着他们流下了眼泪,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出了什么事?」
  我把头伸出车窗。
  「报告,一个小女孩晕倒在车队前面了」一个车夫向我汇报道。
  我推开车门,看到卡西她们正围在那小女孩周围,「她没事吧?」
  看着被卡西抱在怀里的小女孩我关切的问道。
  「由於饥寒交迫才晕过去的,优里雅去拿些乾粮来。」
  卡西脱下自己的外套把小女孩包裹起来。
  「乾粮来了」卡西从优里雅手里接乾粮后,轻轻的拍打着小女孩的面颊。
  小女孩被拍醒后看见眼前的蛋饼,又看了看卡西那眼神好像在问是不是给我的和我可不可以吃。
  「饿了吧?快吃吧!」
  卡西把饼放在女孩的嘴边。
  小女孩快速的接过饼咬了两口后就停了下来,并把饼像宝贝似的放进了怀里。
  「怎么了?不好吃吗?」
  卡西问道。
  「不是,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饼了,我想留给我的爹娘吃,他们也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小女孩的话像一把尖刀一样刺进了在场每一位的心窝。
  「走,带我们去你家」我上前一步说道。
  小女孩看了看卡西后点了点头,我转身像里查说道:「你的蕃薯我全要了,要多少钱你才卖」「你是想发给这里的乞丐?」
  我点了点头道:「是啊!不知道还有多少小孩像她一样」我看了看走在前面的小女孩。
  「我不卖」我惊讶的看着里查「你不要搞错,你们还欠我一百金币,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讨价还价?」
  「呵呵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要金币,这些蕃薯你就让我来发放吧!」
  里查乾笑了几声后开始指挥起车夫来。
  「喂,你那蕃薯烧成粥,能让多些人不挨饿」看着忙碌的里查我对他好像有了崭新的认识。
  随后我和卡西还有小霏她们一起来到了小女孩的家里,这里是一间在普通不过的民房了,不过里面没有一件家俱,地上堆满了稻草,有两个人正缩在稻草里一动不动。
  「爹……娘有客人来了」小女孩推开他们身上的稻草,让我们都吓了一跳。
  只见他们身上被带有倒刺的铁丝捆绑着,男的小腿已经开始腐烂了上面布满了白色的小虫,女的头发被减的凌乱不堪,身上除了铁丝外衣服好像被皮鞭抽打过一样到处是破洞。


  我们都被眼前所看到的惊呆了,「难道这里也有人玩SM?」
  我胡思乱想道。
  「怎么会这样?」
  罗德连忙上去检查他们的伤势。
  那对夫妻嘴巴动了几下想说些什么可就是说不出来,罗德用力拉了拉铁丝,只见那对夫妻轻哼了一下后开始大口喘气起来,「我没有办法,这铁丝被人施加了魔法封印,我没有足够的力量来破解掉,如果不快些的话我看他们危险了!」
  「让我来试试」优里雅举起双手轻轻哼起咒语来,她的双手开始慢慢散发出深红的火焰,咒语完毕优里雅走到他们身边双手紧紧抓住铁丝。
  一分钟……五分钟过去了,只见优里雅脸上的汗越来越多,最后双手一松倒在地上,嘴里不停的说着「不可能……」
  卡西连忙扶起优里雅「怎么了?什么不可能?」
  「那封印的魔法波动是八级的黑暗系魔法,具我所知只有魔龙族有能力使用这样的魔法,可是魔龙族已经灭绝了啊!」
  小女孩听了着话后蹲在地上流着泪紧握着父母的双手。
  「小霏大娘,你们去帮里查他们去发粥,比利和亚思去附近的城镇买大量的有用药草和粮食来,哦……对了要是能找到恢复师的话最好了,所有的钱有我来付」说完我走到那对夫妻身边冥想起无上天火来,我的右手在瞬间被粉红色的火焰包围了起来。
  我伸出食指在铁丝上碰了几下,只见被我碰到的铁丝在瞬间化成了灰烬,没多久所有的铁丝都被我破坏掉了以后我呼了口气转向比利他们。
  小女孩看到父母身上的铁丝被解掉了后扑到他们的身上开始大哭起来,「你们还不快去」我看着比利他们惊讶的跑出大门后对小女孩笑了笑。
  卡西和优里雅也惊讶的看了我一眼后,马上开始为他们疗伤和准备食物。
  看着他们狼吞虎咽的吃着食物时那情形让我想起了在小霏家里的那段时光,虽然那时候很艰苦不过同样也很幸福,就像人家说的那样,糟糠之妻最可贵一样。
  「你为什么不吃?」
  我看着小女孩说道。
  「我想留到晚上吃」「吃吧!晚上还会有吃的,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我轻轻的抚摩着她的头发。
  「铱佤,爱令。铱佤」「那铱佤,我们来一边吃东西一边说说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好吗?」
  我接过卡西递给我的蛋饼说道。
  「恩,我的爹爹是这里的镇长,本来我们在这里过的都很安乐,可是就在两年前镇上出现了很多的陌生人,在一天早上他们联合外面的强盗一起攻破了城门,他们一进城见男的就杀,好看的女人他们就抓,看见值钱的东西就抢,还放火烧房子,由於我的爹爹是镇长,他们就用那铁丝绑住爹娘挂在镇门上示威,他们走后我们才被好心的人们救下来」铱佤说着激动的紧捻起小拳头。
  我看了看铱佤的父母,他们对着我点了点头「那你们怎么不离开这里呢?」
  我问道。
  「不行,我们留下的人都有亲人在他们手里,如果我们逃离这里他们就死路一条了。我的姐姐也还在他们手里」「……这样啊!难道喀斯特国王没有派军队来攻打盗贼吗?」
  「他们不……会来的……这里虽然说是属於喀斯特的其实……是垭司澜和喀斯特的交界处……是个……三不管的……地方」铱佤的父亲艰难的回答了我的话。
  我默默的吃着手里的蛋饼思考起来。
  「你难道想留下来帮他们?难道你不去原野森林了吗?」
  卡西拉了拉我的衣角小声问道。
  「对了,卡西你能不能帮我跑一下?要是碰到她们就说我在这里,你把信传到了那你们的任务也算完成了」我最后还是决定留下,要是我放弃不理的话,小霏一定会很失望很伤心的,因为她有着和他们一样的经历。
  「不好了……」
  里查冲进来叫道。

  「慢慢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里查一把抓住我的肩膀说「比利他们刚出城就发现有大批盗贼往这里来,人数大约有一百多人,看样子是冲我们来的,现在比利他们正在观察他们的行动,我们还是快想办法先避避吧!」
  「才一百多人你怕什么?」
  想起他们对付狼人时的情景,我不以为然的说道。
  「这不一样,他们都有弩弓,而且具比利观察里面还有不少高手。」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里查这么紧张,看来这些盗贼不简单,我看了看铱佤和她的父母「好,你们快去准备,马上离开这里」「是」里查回答完往门外走去。
  「等等,这里是一百金币,这些天辛苦你们了,我借你们的那些钱也不用还了」说完我走到铱佤身边坐了下来。
  里查听了以后呆了片刻「老大你不要开玩笑了,我们怎么可能不完成任务就离开你呢?还有小费她们怎么办?你一个人能保护得了她们吗?」
  里查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眼神。
  「大哥哥,你们还是快走吧!我们不会有事的。」
  铱佤抓着我的手推道,「是啊!小兄弟你们快点离开吧!我不想你们因为我们而受到伤害,你帮我们解掉铁丝我们已经很感谢你们了」铱佤的父亲无力的和我说道。
  「我们是不会丢下你们的。」
  小霏站在门口说道。
  我看着小霏她们走进来,笑着迎上去一把搂住她的小蛮腰道「你们看连我的小霏都不怕,我怎么能逃呢?」
  「唉……算我怕了你们,好吧!那我们就去镇门那等他们吧!不要连累这里的百姓」里查摇了摇头大步走出屋子,里查是个明白人知道是劝不了我,所以也就留下来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看的出你不是个普通人,从你能解开熏ub我们身上的铁丝时我就明白了,不过你还是要小心别人的暗算,那些盗贼最喜欢的就是暗箭伤人了,你要小心啊!」
  我对着铱佤的父亲笑着点了点头以表示明白。
  「凯玲,你等下和素素还有小霏和大娘你们都站在我身后知道吗?我可不希望你们受伤」「哦~ 知道了,不过我现在好累啊!能不能先睡一下下」素素打着哈哈说完就坐在地上背靠墙角睡了。
  「……」
  我真的是服死她了,这种情况都能睡。
  「豪华你不要怪她,刚才发蕃薯粥时素素她可一刻都没停过」大娘忙帮素素解释道「以前她在家里除了吃睡玩那有像今天怎么累过?」
  我放开小霏脱下我的外套走到素素身边帮他盖上以免着凉。
  素素的眼楮突然睁开道「你想做什么?是不是想乘我妹妹睡着来侮辱她?」
  「……」
  着眼神,着气势「你是紫素?」
  「装什么蒜知道还问?」
  紫素不领情的把我的外套扔回到我的身上,「这里是那?怎么有这么多的人?」
  没办法我有要将所有的事情向紫素说了一边,小霏她们不解的看着我。
  「这帮狗杂碎,我一定要去剁了她们」紫素挥舞着拳头说道。
  我晕,连脏话都出口了……
  「等下你还是躲在我的身后吧!不要弄伤了你和你妹妹」我好心的说道。
  「怎么难道你不知道,妖精天生就是战士和魔法师吗?」
  话刚说完紫素的人型就开始弯曲变形了,慢慢就消失了。
  我还没反映过来,紫素的一只手已经搭在了我的肩上,人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暴乳正紧帖着我的背并用嘴对着我的耳朵不停吹着气。
  我那受得了这种阵势,下身的龙脉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突然感到下身一紧。
  我低头一看差点吓出一身的冷汗,只见紫素的另一只手已经紧紧的抓住了我的下身。
  「我在这里警告你,如果侮辱我妹妹我就捏爆它,因为你侮辱我妹妹就等於侮辱了我」紫素在我耳旁柔声的警告道。
  「她要是自愿的呢?」
  「也不行,因为我还没有答应」说着紫素紧捻了一下后松手,笑着和我分开了。
  小霏马上跑过来道「恭喜你啊!素素看样子是被你骗到手了」「没有啊!」
  「不要解释了,刚才你们那亲匿的样子我们都看到了,放心我不会有意见的」小霏笑道。
  看着眼前的紫素,我总有种羊变成狼的感觉。


    我们不生产视频,我们只是视频的搬运工!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谢谢您的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