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激情  »  浴室激情 加载中加载中
浴室激情
新一轮的拍摄又开始了,但稍微不同的是,刚刚是一直裸露着上半身,而现
在却是穿着透明的睡衣而光着下半身。不过,透明的面料根本阻挡他们欲望的目
光。东子更是从我的衣柜里找到了其它的睡衣和几件肚兜。我继续不断的换着各
种衣服,展现着不同的造型。时而清纯,时而忧郁,时而妩媚,但更多的还是色
情与欲望。当然,这个时候再想要求他们君子动口不动手已经不太可能了,我的
乳房,乳头和屁股不断的被他们玩弄着,并试着开始拉扯我的阴毛,触摸我的阴
唇和肛门。

  从卧室到客厅再到厨房,再又回到卧室,他们让我像只母狗一样在房间各处
爬来爬去。他们让我在厨房里掀起衣服,分开阴唇,然后用锅铲触碰下体,冰凉
的金属让我下身不断的哆嗦;让我绷紧双腿,身体尽量向下弯曲,翘起屁股对他
们回首亲吻;还让我跪在地上,用舌头去舔弄香蕉,当我不由自主的主动把香蕉
含进嘴里吸吮的时候,我也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我感觉到我的下体已经
开始向外流出液体。而他们两个的阴茎一直就这样耸立着,我的目光也越来越多
的落在那里。

  「宝贝,来,我们到浴室拍几张去。」东子把我拉进了浴室。「来,坐在马
桶上,头稍微低一些,对,就这样。两手撑在马桶上,挺起胸口,漂亮,来,伸
出舌头,舔,慢慢的,对,再来一次。」这时刚子看到挂在一边的浴巾,拿了过
来,要我换上。

  「呵呵,又要拍这种的呀?」我笑着问他。

  「嗯,上次都没有拍过瘾,这次不怕你老公阻止了。」

  「今天让你过够瘾了吧!」我一边问他,一边换上浴巾,然后在他们两个中
间旋转,并慢慢的把浴巾完全打开,然后松开双手,让它从手里滑落下来。这时
东子又让我坐在马桶上对我说:「尿尿给我们拍一下。」

  「神经,这哪尿的出来。」我从马桶上站了起来。但是东子一直让我这样做
,可我实在是没有尿意,只好对他说:「要不过一会吧,过一会想要了再让你们
拍,好不好?」.

  东子让我穿上衣服,他却打开了淋浴的喷头开始试水温,我正在奇怪,他一
把把我拉了过去,开始用水淋我。水珠一下子把我整个身体都打湿了,睡衣严严
实实的裹在了我的身上,把我的曲线勾画的淋漓尽致,挺拔的乳头,黝黑的阴毛
显得更加的明显。怪不得他让我又穿上衣服,原来是早有打算。虽然睡衣本来就
很透明,但是在现在这种画面下,应该更能激发男人的兽欲。一个弱弱的湿身女
子在两个大男人的包围露出淡淡的羞意,是不是特别的诱人?

  「宝贝,你老公是不是经常和你一起洗澡?」东子问我。

  「哪有,已经很久没有了。」我和我老公刚认识的时候,都是他经常求我一
起洗,但是现在我有时候主动叫他一起洗,他也经常推三阻四的。

  「真是太过分了,要是你是我女朋友,我天天和你一起洗鸳鸯浴,把你洗的
香喷喷的。」东子好像很不满似的。

  「得了吧,你们男人都一样,现在说的好听。」

  「真的呀,要不我们和你一起洗洗吧!」东子没有问我的意思,而且在我的
扭捏下,三二下麻利的脱去了我的睡衣,然后往手上挤了一些沐浴露,开始擦拭
起我的后背来,这个时候刚子还在继续举着相机对着我们。

  「不要了,还是我自己洗一下,你们出去吧!」我稍微拒绝了一下。

  「不行,当然是我们一起洗啦!」东子说,「哪有美女自己洗后背的,不要
动,不要动。我们两个替你义务服务。」

  东子温暖的大手让我一时不忍心拒绝,他的手一点也不粗糙,加上沐浴露的
润滑,非常的舒服。东子的双手开始慢慢下滑,从背部,再到腰间,然后开始停
留在我的屁股上。

  「你屁股好大,很丰满,摸起来真舒服。」东子慢慢的靠在我的身体上,坚
硬的阴茎贴在我屁股上耸动。好硬,好烫,好舒服呀,我没有移动我的身体,给
了东子很大的鼓励。他的一只手掌开始移到我的下体,泡沫把我的阴毛卷在了一
起,然后继续向下,在我的阴唇之间开始抚摸,而另一手直接摸上了我的乳房,
开始揉捏起来。我的屁股、乳房、阴唇被他同时攻击着,让我的双腿开始发软,
我不禁的发出了呻吟。

  「嗯……啊,不要动那里,不要动那里。」我嘴里虽然这么说,但是却微微
打开了双腿,让他的手指在我下体活动的更加轻松。

  「不要动哪里呀?」东子含住我的一只耳垂,含糊不清的问我。

  「不要动下面了,你说好不动手的。」好舒服,我不禁把头靠向东子的肩膀


  「下面是哪里呀?脚趾吗?我现在可没有亲呀!」东子的手指已经剥开我的
大阴唇,伸进了阴道。」怎么这么湿呀,你流的这些是什么?」

  「啊……不要动我那里了好不好。」

  「到底是哪里呀?你不说我可不知道,你说了我才有知道呀!」

  「不要摸我的阴部了。」我闭起眼睛呢喃着。

  「说的更直接一些,说,这个叫骚逼。」东子继续诱惑我,然后又伸进了一
根手指,开始用两根手指在我阴道里搅动。

  「不要摸了,你不要再摸我了,你们说了不动手的。」我开始轻轻的扭动屁
股,好让背后这根火热的阴茎贴的更紧密一些。

  「那你说呀,告诉我。」

  「不要摸我的骚逼了。」我投降了。

  「那你告诉我,骚逼里流的是什么呀?」

  「是骚逼里流出来的水啦!」

  「呦,是骚逼流的淫水呀。骚逼现在是不是特别的痒呀,要不要用我的鸡巴
插进来止止痒呀?」东子边说边把手指从我的下身抽了出来,一下子我感觉空虚
了好多,阴道里那种特有的瘙痒又一下子冒了出来。东子把身子稍微离开了一下
,又马上扶着他的那根火热开始往我下面钻,分开我的阴唇来回摩擦,并开始试
图进入我的阴道口。

  「啊,不要。」我一下子惊醒过来,推开东子。

  「换我,换我了。」一直在边上站着的刚子抗议了,然后叫东子把手擦干,
继续拿着相机对着我。奇怪,好像他刚刚一直举着没有拍呀,我突然一下子反应
过来,「刚子,你刚刚是不是在录像?」

  「对呀!」刚子没有否认。「不要怕,我们只是拍着好玩的,不会带走的,
呆会都会给你的。」

  「可不许骗我。」我还有些疑虑。

  「你放心,呆会不让你删掉,我们不出这个家门的。」东子也开始安慰我了


  「好吧,不过你不要录了,你们出去吧,我想冲干净了。」

  「这怎么可以。」刚子一下子不乐意了,「他刚刚都摸了你半天了,你都没
有拒绝,怎么换我就不行了。」

  听到刚子这么说,我也一下子犹豫了,是呀,明明是刚子先来帮我拍的,怎
么到最后好事都让东子占了,好像真的过意不去。

  「宝贝,要不你帮刚子洗洗鸡巴吧,你看他那龟头,都流些什么呢。」
东子插了一句。

  「滚滚滚,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刚子回应道。

  我扭头看了一下东子的下体,阴毛上全是泡沫,湿乎乎的一大片,「呵呵。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宝贝,帮我洗洗,帮我洗洗。」刚子一下子拉过我的手,直接按在他的下
体上。

  好吧,就让他舒服一下。我挤了些沐浴露在手上,然后用水把刚子身体打湿
,开始帮他清洗下体。刚子按了按我的肩膀,我幽怨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慢慢蹲
了下来。好长,真的好长,我不禁试了下,两只手都包裹不住他的阴茎,还有一
个龟头露在外面。我的抚摸让刚子很享受,他抬起头,一直哼哼着,并不断尝试
把他的阴茎往我嘴边靠了过来,我只好不断的推搡开他。

  「你看看骚逼那一脸想吃的样子,你小子现在爽死了吧!」东子一边拍,一
边调侃我们。

  「嗯,好爽,要是宝贝真的能够含在嘴里就好了。」刚子还念念不忘的想让
我给他口交呢。我抬手在他大腿上扇了一巴掌,「要是再靠过来,就把你咬断。
」我抬起头恶狠狠的说完,又自己笑了起来。

  「骚逼,你在洗什么呢?」东子一遍遍的问我,直到我说出:「再洗刚子的
阴茎。」

  「不对,不对,骚逼应该说在洗大鸡巴才对,再说一次。」

  「我才不说呢,就不说。」

  「就说一声来听听吧,好不好?」刚子抚摸着我的头,求我。

  「在洗刚子的大鸡巴。」我终于还是开了口。

  「谁在洗大鸡巴呀?」

  「骚逼在洗大鸡巴的。」我继续回答他们,这样的回答让我也很兴奋。

  「那骚逼想不想吃呀?」刚子问我,然后一次把他的龟头靠了过来。

  「不要,不要。」我又一次躲开了。

  「那不吃也行的,要不我们再试一种刺激的吧!」东子又开始给我下套了。

  「什么刺激的呀?」我不禁想知道他脑子里又在想什么。

  「那你告诉我,你刚刚被捆绑的时候有没有觉得很刺激呀?」

  「没有,怎么可能呢。」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我真实的想法。

  「啊?太让我失望了,都不觉得刺激吗?那就来一点更刺激的虐待好不好?


  「什么意思呀?」

  「你让我们尿尿给你看。」

  「你要是想尿了就尿好了。」好失望的,这算什么虐待呀,不过,我马上反
应了过来。

  「不是啦,是让我们两个尿在你身上,行不行?」东子迫不及待的说了出来


  果然不出我所料,怎么这些个男人都喜欢这样呢?(我曾经被其它男人要求
这样做过,所以我马上猜到了东子的想法。还有就是,我也曾经问过其中一个,
有没有让自己的女人也这么做。他说没有,因为就算要求她这么做,她不仅不会
,还肯定会生气。男人,是不是只会在偷情的时候才会尝试这些平时在自己女人
身上想做而不敢做的事呢?当然,也让我很羞愧的是,我也不会主动要求我老公
这样对我。可能这就是偷情才能带来的乐趣吧,让大家都能体会到性事那无穷的
魅力)

  想了一会,我抬起来问刚子:「你想这样吗?」刚子立马点起头来。我没有
回答,继续不紧不慢的套弄着,好一会才轻轻的说:「好吧!」

  他们两上都很惊讶,东子本来以为我肯定不会愿意的,这时候再退一步让我
为他们口交。不过,我能同意这样做让他们更加的兴奋起来。刚子也马上开始憋
尿了,不过,他硬邦邦的下体这个时候可不受大脑控制了,半天也没有尿出来。

  「呵呵!」我一下子笑了起来,「你要是出不来可不能怪我呀!」

  「你行不行,不行换我。」东子叫了起来。

  「马上就好,马上就好。」刚子站开了一些,闭着眼睛开始酝酿,这个表情
让我笑了好久,直到一股强有力的热流啪的一下打在我脸上,生疼生疼的。不过
,马上又没有了,又过了好一会,觉得刚子好像不是特别的硬了,一股骚骚的热
流才再次淋到了我的脸上。马上,边上又有一股热流淋了过来,东子一只手拿着
相机,一只手把一只高高耸立的鸡巴压住,对准我的俏脸也开始灌溉起来。两个
男人,一左一右开始往我头发上、脸上、乳房上、身体上浇来浇去的,他们明显
控制着节奏,以至于不会马上结束这段非常的经历。

  我闭起眼睛,半抬着脸,享受着他们的凌辱,并慢慢的,慢慢的张开了我的
小嘴。

  「哇,骚逼,你是不是想喝我们的尿呀?」他们两个反而停了下来,东子又
惊讶又兴奋的问我。

  我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太鸡巴爽了。我还从来没有尿在女人身上过呢,刚刚随便说说,没想到你
不仅愿意,还愿意喝这个呢,刚子,是吧!」

  立马那股曾经非常熟悉的味道又一次进入我的口腔,直到快要灌满的时候,
我闭起嘴唇,让满嘴的尿液从我嘴角边慢慢流淌出来,然后再次张开嘴巴,直到
又一次被灌满。但这次我却没有再吐掉,而是含在了嘴里,我睁开眼睛,调皮的
看着他们两个,然后在他们两个惊讶的目光下咕噜、咕噜的喝了下去。

  「我靠,我鸡巴要爆了。」东子立马走过来,把他龟头上的液体在我脸上擦
拭干净,并用它一下一下的拍打着我的脸。

  「这下子让你们舒服了吧!」我没有再次躲开,看着他,对他说:「让我冲
一下呀!」

  「好好好。」刚子马上打开喷头,给我漱了口以后,又冲洗起我的身体。

  「让我洗一下头发吧,刚刚也弄到头发上了。」我说。

  「嗯,好。」刚子把我拉了起来,让我背对着他,帮我把头发打湿以后,让
我把头向头仰起,再为我抹上了洗发乳,过了一会,他开始用指尖在我头皮上轻
轻的按摩,并开始把下体贴在我的屁股沟上摩擦,「舒服吧?」刚子问我,话里
有话。

  「嗯,真的好舒服的,刚子,你是不是学过按摩?」我有些好奇,不禁问了
起来。

  「嗯,学过一点点吧!」刚子说,「以前无聊的时候跟人学过一些。」

  「他那是为了泡妞学的。」东子也走了过来,面对着我,然后双手挤上沐浴
露,在我的乳房上抚摸起来,而且也把他的那根大鸡巴对准了我的下体,我感觉
到他那个特别粗大的龟头已经开始摩擦阴唇了。

  「你怎么又过来了,不拍啦?」东子的两只手都在我的乳房的揉动,相机不
知道被他放哪里去了。

  「嗯,先不拍了。骚逼,你奶子真结实呀,摸起来好爽的,比上次那个女人
的舒服多了,刚子,是吧!」东子说道。

  「嗯,是很挺的,年青当然挺啦!」刚子觉得理所当然。

  头上的泡沫不断的流下来,我一直闭着眼睛,享受着他们对我的服务,被两
根火热的鸡巴一前一后攻击着我的下身,「你们是不是经常这样子呀?」我问他
们。

  东子突然抓过我的手,按在他的鸡巴上,「也帮我揉揉鸡巴。」

  我没有拒绝,另一只伸到后面,摸住了刚子的鸡巴,把两根大鸡巴同时抓在
手里抚摸,这样也就不用担心他们老是故意用龟头往我下体里钻了,而且,摸在
手里的感觉真是太好不过了。不过因为他们没有说话算话,老是对我动手动脑,
所以对他们做了一些惩罚。我用指甲轻轻的刮着龟头,然后把握在手心里的两根
鸡巴同时用力捏了一下。

  「好爽。」「好舒服。」他们两个同时叫到。

  「你们还没有回答我呢,刚子你说,你说有过的。」我继续问着。

  「也没有经常啦,上个月的事了。」刚子说,「是东子的客人啦,他叫我一
起去的。」

  「一个快四十岁的女人了,长的还可以,丰满的很,奶子很大的,比你的大
,但是没有你的挺,松松垮垮的。他老公经常不在家的,以前来过我们那边拍的
,上次打电话叫我去家里帮他拍一组写真,我一听就知道想要被干的,所以我就
叫刚子一起去了。」东子解释起来。

  「哦,那你们做爱了吗?」我明知故问。

  「当然做了呀,她叫我去,不就是想让我干她的。不过,那天没想到我们两
个人一起去的。开始还装模作样的,还不到十分钟就脱光让我们拍了。然后我们
干了她一下午,我们两个一起干,她屁眼也让我们干过的。」东子稍微移动了一
下我的位置,让我的一只脚抬起踩在马桶边沿上,然后开始在我这只大腿上游走
,另一只手已经伸进了三角区,用一根手指一下子插进我的阴道,然后二根,紧
接着插进来三根手指开始抠弄我的骚逼了。

  「啊……不要,不要,进去太多了。」我扭动起来,但是我的话里已经表明
,我默许了他用手指进入我的阴道。

  「呵呵,这还粗呀,你这么骚的逼,插四根进去都不会嫌粗的。」东子取笑
我道。不过,他还是在抽动了一会以后,退出一根手指,继续用两根手指奸淫我
。他的大拇指则按在我的阴蒂上滚动、轻压,而刚子也没有心情再给我按摩,把
我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两只手用力的揉捏起我的乳房,像是想要捏爆似的。

  快感一阵强过一阵,我已经没有力气站稳了,整个身体差不多都靠在刚子身
上,再加上东子一直在粗话连篇,我觉得我马上就快要达到高潮。「你们两个,
啊……一起干她的吗?」我说话已经都开始短短续续了,怪不得今天东子也会来
,原来他们一直就是这样交换自己的客户的,当然,是淫荡的女客户。

  「嗯,是呀,我们一个插她的骚逼,一个插她的屁眼,把她爽死了,你是不
是也想试试呀?不过她的逼再骚也没有你的骚,刚刚看着你把我的尿喝下去,我
鸡巴差点都爆掉了,看不出来,你长的这么漂亮,文文静静的,却骚到骨子里去
了,真他妈的欠操,怪不得把刚子约到家里来,呆会看我们怎么把你的骚逼干翻
。」东子的两根手指插在我的阴道里快速搅动,带着「哗哗哗「的淫水声。而刚
子的一只手也已经滑到我的屁股上,用一根手指在屁股沟中摸索着,然后慢慢的
顶进了我的肛门里。

  「啊……」我终于控制不住了,非常用力的捏住两根火热的鸡巴,大腿已经
彻底软下来,子宫在剧烈的收缩,阴道壁紧紧的吸住东子的手指。我尽然就这样
在我家的浴室里,被两个男人用手指和粗言秽语带到了第一次顶峰。

  等到我稍微舒缓下来,东子一把把我拉过来,我双腿发软,离开刚子的身体
之后,至然而然的蹲了下来,东子立刻把他那个火热的大龟头顶在我的嘴唇边然
后快速的手淫起来,「啊……啊……」在一声声有力的低吼声中,东子的大龟头
中一股又一股浓烈的精液就这样喷满了我一脸,挂在眼角上,鼻梁上,嘴唇边。

  正当我准备抬手擦干净,刚子也同样开始爆发了,一样的浓烈,强劲。哎,
射吧,射吧,就让你们一下子在我脸上射个够吧。两个人的射精持续了好一会,
完了以后,东子拿起相机,把我满脸的精液拍了下。
  等到我们三个人都冲洗干净以后,他们两个一起把我抱进卧室,放在床上,
用枕头垫在床头,让我半躺下来。然后一左一右偎依在我身边。他们把我的大腿
分的很开,分别压在他们双腿之间,又开始抚摸起我雪白的肉体,并在我的脸上
亲吻起来。
  我的两个耳垂都被他们吸进嘴里轻轻吸着,咬着,又麻又酥,我轻微的颤抖
,每次有人一亲我的耳垂,我的屁股马上就会绷的紧紧的。东子的嘴唇从耳边滑
开,沿着我的脸,亲上额头,又开始沿着鼻梁一路亲吻下来,然后用舌头翘开我
的嘴唇和我舌吻起来。他的舌头非常灵活,让我陶醉不已。而刚子也没有停下来
,他在我的脖颈上,胸口上来回的咬着,等到东子一离开我的嘴唇,他就马上亲
了上来。和刚刚东子温柔的吻不一样,他的吻强劲而有力,让我有了窒息的感觉
,直到他离开,我都感觉是晕乎乎的。
  在接吻的同时,我的两个乳房和阴部同时被他们攻击着,我的阴道很快又湿
润起来。我的双手则分别抚摸在两根粗大的鸡巴上,虽然才刚刚射过,但是年青
人充沛的体力让他们两个很快又硬了起来。
  「怎么这么快又硬了呀?」我故意这么问他们。
  「这样摸你还不硬,那还不阳痿了。你还不是一样,骚逼不也湿透了吗?」
刚子一边回答我,一边继续用手指在我阴道里抠着不停。而东子则低下头来,把
我的一个乳头吸进了嘴里。
  「啊……你们两个的……啊……怎么……都这么大呀?」
  「嘿嘿,喜欢吧。是不是比你老公的大多了?」东子把我的乳头吐了出来,
抬头看着我,然后又开始上来咬我的耳垂。
  「嗯,比他的大,你们的好长的。」
  「骚逼,我们什么好长?说清楚呀?」
  「坏蛋,你们两个的鸡巴好长,行了吧!」
  「嘿嘿,骚逼,想不想让我们用大鸡巴操你呀?」
  「当然不可以,这样做已经很过分了。让你们这么玩已经是底线了,你们可
不许插进来。」

  「啊,太失望了,只能这样子呀!」
 「那你还想怎么样?不喜欢……嗯……啊……就,就不让你们摸了。啊…
…」 「当然喜欢呀,只是想让骚逼更爽一些呀。刚子,一人一个。」
  他们两个同时把我的乳头含在嘴里用力吸了起来,还轻轻的咬在上面,好舒
服呀,我又忍不住扭起来屁股来,但是双腿都他们压的死死的,身体想动也不太
方便。刚子的手指在我阴道里快速的抽动起来,我不停的呻吟着,不能再这样了
,真的不能了,再这样下去我一定会忍不住求他们干我的。我有点不舍的放开手
里的鸡巴,「不要亲了,不要亲了,快停下来。」我一边说着,一边用力把他们
两个的头从我乳头上推开。
  估计是他们两个根本不怕我跑掉,所以也就听话的停了下来。东子一边拉扯
着我的阴毛,一边问我:「骚逼,刚刚为什么想要喝尿呀?」
  「你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了?」我有些心慌,「只是想让你们感觉到舒服一些
,就试试看看呀!」我狡辩着。
 「那好不好喝呢?」
  「难喝死了。一股子怪味道。」
  「那是精液好喝,还是尿液好喝?」
  「我刚刚又没有喝精液喽。」刚刚他们射精的时候,我一直闭着嘴唇,所以
并没有尝到他们精液的味道。
 「一会让你喝个够,现在先回答,你个骚逼,精液还能吃的少吗?」
  「都不好喝,都是一股子怪味道。」

  「哈哈,一般子怪味道,刚刚看你还不是喝的有滋有味的。快说,哪个更好
喝?」东子问道。刚子也在边上追问,「对,快选一个,哪个更好喝?」
  「都不好喝,要不你们自己喝一次看看,呵呵。」
  「呦,骚逼还不老实,快回答。」东子一下子用力拉住我的阴毛,让我觉得
有些疼痛,但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刺激。「刚子,先别搞了,停下来,不回答我们
的问题哪还能让她继续爽下去,让她的骚逼痒死。来,你也拉一点逼毛,我们一
起。她要是再不回答,我们就把她的逼毛全拽掉,反正这骚逼的逼毛这么多。这
骚逼的逼毛怎么这么粗呢,骚逼,你是不是剃过?怎么好像一点也不软,还没上
次那个女的软,刚子,是吧?」
  「可能每个人都不一样吧!」刚子没有感到很奇怪。
  「好,我说,我说。」感觉刚子也在拉起我的阴毛,我马上叫了起来,也省
得他继续问我阴毛的事情,「精液,精液啦,精液好喝一些。」
  「为什么呀?」 
「尿很骚的。」
  「再骚能有你骚吗。你是不是特别喜欢吃精液?」
  「嗯,喜欢,喜欢的。」
  「那你是不是每次都喝下去的?」
  「刚开始的时候不喜欢喝,我都不给射在嘴里的。被要求多了,也就给射嘴
里了,不过一开始还是不喝的,都吐掉了。后来慢慢的也就开始喝下去了,喝多
了,就开始喜欢上这个味道了,再到后来每次做爱都喝了。」
  「操,明明就是你自己贱,还说的这么委屈似的。再问你,喝哪个更刺激一
些?」东子并没有放过我。
  「喝尿刺激些。」
  「老实交待,你以前是不是也喝过,快说。」
  「喝过,喝过。」我刚刚有些犹豫,他们两个一下子就开始用力拉扯我的阴
毛。」我以前有喝过的。」

  「呦,是喝你老公的吗?」刚子问我。

  「不是的,是以前的一个人教会我的。」我一下子全说了出来。

  「贱逼,我一猜就是,肯定不会是你老公的。那个人是谁?」

  「你们也不认识呀!」

  「这个逼也太爽了吧,他是不是经常叫你喝尿的?」

  「嗯,刚开始的时候也没有,后来才要求的,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了
呀!」

  「你是不是每次都喝完他的尿,再喝他的精液的?」

  「嗯,对的,每次都喝的。也没有固定每次先喝什么的。」

  「靠,他还喜欢怎么干你的?」

  「他也喜欢把我绑起来干我的,就像你们刚才那样。」我越说越兴奋了。

  「怪不得了,我看你刚才好像一点也不害怕,还感觉蛮兴奋似的,刚刚我捆
你的时候,逼里一直在流水吧!」

  「嗯,对,一直在流水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的双手又把他们的鸡巴
抓在手里开始用力套弄起来。我的身体好烫,感觉下体不断流出的淫水淌过肛门
,床单一定都已经打湿了。要用力抓住,要用力抓住,我心里只有这个念头,好
像只有这样才能缓解我火热的身体里那连绵不绝的欲望。

  东子一下子爬了起来,半蹲在我脸前,把他的大龟头顶在我的嘴边命令我,
「张嘴,也给我舔舔。」

  「不要,刚刚说了不可以的。」我偏过脸去。

  「对呀,干吗要先舔你的,不行,先舔我的。」刚子把东子推开一些,然后
把他自己的靠我在嘴唇上。

  「你们两个坏死了,说话不算话。」我一下子扭头把脸埋在枕头里面。

  「嘿嘿,我们什么时候说过不给你鸡巴吃的。」东子揉起我的屁股,并把一
根手指沾满我的淫水后,一下子插进了我的肛门里。

  「啊。」我只好又翻身转了过来,「不许再弄我了,再弄我生气了。」

  「哦哦哦,骚逼乖呀,不生气呀。你们我们两个都可怜死了。」东子对着我
晃着他手里的鸡巴,「你看都这么硬了,不弄一下呆会爆掉了怎么办,你说是不
是?」

  「怎么可能,而且你们刚刚也射过了呀!」

  「要不这么吧,要么你帮我们两个舔舔,要么你就让我们两个干一次,好不
好,你看,你骚逼都这么湿了,肯定是想让我们干了吧!」东子又摸了一把我下
身,带出一串晶莹的液体。

  「不行,不行,不能让你们干的。」

  「那就帮我们舔鸡巴,让我们射出来,射完了就不能干你了。好不好,你还
帮那个家伙天天喝尿,喝精液呢。都不可怜一下我们。」

  「我哪有天天帮他喝,只喝过几次好不好。再说,我刚刚也喝了你们的呀,
早知道就不喝了。」

  「宝贝,就帮我们舔舔吧,好不好吗?」刚子把我搂进他怀里,揉起我的乳
房,也好让我不能再动来动去。刚子滚烫的鸡巴贴在我的背上,其实,我知道我
心里也非常想要了,不过还是要再拒绝一下,不然就太便宜他们了。

  东子又一次把鸡巴伸了过来,我一下子用手抓住,「好啦,好啦,就舔一下
呀,不过就不帮你舔,我要舔刚子的。」

  「呀,不是吧。太让人心碎了。」东子叹道。而我身后的刚子则一下子蹦了
起来,飞快的把鸡巴伸过来。

  我轻轻的抚摸着手里的鸡巴,真的好粗,好大啊,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
鸡巴,不知道一会会不会把我嘴巴塞满呢。我看着他们两个,轻轻的说:「吃你
们的鸡巴也可以,但是你们真的不可以插进来,好不好?」

  「好好好,不插,不插。」刚子立马保证了。我看了看东子,他也只好先保
证:「好吧,不插就不插了,不过你要让我射在嘴里面。」

  我把刚子的鸡巴放在我脸上轻轻的摩擦了一会,然后慢慢的伸出舌头,在他
龟头上轻轻的点了一下,慢慢的把龟头上流出来的精液舔掉。我抬起脸,含笑看
着刚子,用手扶着他的鸡巴,先用舌头把他整根鸡巴仔仔细细的舔了一遍,然后
在他迫切的眼神中,把他的龟头全部含进嘴里吸了起来。

  「啊……啊……好爽,好爽!」刚子看起来痛苦极了,但我知道那是快乐的
象征。刚子的手一下子扶在我的头上,看着他的鸡巴一点一点的被我吃进嘴里,
又慢慢的吐出来。在他的龟头上吸了一会以后,又一点点的吃了进去。这么大的
鸡巴真正吃到嘴里才能感觉到它的可爱,当然,我也越吃越不舍得放开,我想每
个女人对这么大的鸡巴一定都会喜欢的不得了的。

  一开始,我的频率并不是很快,但是吸的很用力,能够用口腔紧紧的包围着
他,应该会让他感觉很舒服。我慢慢的加快了吞吐的频率,刚子的低吼声也越来
越强烈,不过,他还是不满足,按住我的头一边用力的把我往他下身按着,一边
对我说:「宝贝,再快一点,再快一点,啊……好爽。」刚子的鸡巴实在是太长
了,我只有非常努力才能把更多的部分吞进嘴里。我的一只手开始轻轻的在他卵
蛋上揉动,而另一只手则向后,抚摸他结实的屁股。

  东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跳下床,拿起相机开始拍我口交的样子。并不时让
我抬头看着他的镜头,刚子把我的头发向后聚拢,好让东子能够拍的更加清楚。
我知道我现在的样子肯定淫荡极了,东子也说我是现在就像只贪吃的小母狗。刚
子好像站累了,从我嘴里拔出鸡巴,然后靠着枕头坐了下来。

  「快给我,快给我。」我一等他坐好,马上就迫不及待的一把抓住,塞进嘴
里,口水不断的从我嘴角边流了下来。坐下来后,刚子又把双乳抓在手里,我吃
的越快,他就捏的越用力,我的两个乳头被他死死的捏住,用力往下拽,让我感
觉痛并快乐着。

  「啊……不要。」我的屁股后面突然钻进了一条灵活的舌头,不过还没等我
逃开,刚子马上又把我的头按下,把鸡巴塞了进来。「呜……」我只能从鼻子中
发生呻吟,好美的感觉呀,早就充血了半天的阴唇现在终于被人安慰起来。这时
就算刚子放开我的头,我也不舍得离开了。

  东子翻过身躺在我下体下面,按住我的屁股,把我的阴唇牢牢的贴在他嘴上
,温暖而灵活的舌头翻开我的大阴唇,在我阴道里打转,又向上舔弄起我的阴蒂
,还把两片肥厚的大阴唇含在嘴里「滋滋滋「的吸个不停,我的淫水不断的流入
他的口中,他也毫不犹豫的吞了下去。

  「宝贝,我的鸡巴好吃吗?」刚子问我。

  「嗯,好吃。」

  「骚逼,我舔你舔的爽吧,你看你水流的。」

  「嗯,好爽的,你不要停呀,不要停呀!」我感觉东子爬了起来。

  「当然不能停呀,爽死你个贱逼。」东子趴在我的身后,用力分开我的屁股
,他的舌头又一次钻进我的阴道口,在阴道口扫动,并一直往里面顶进去。

  「呜……呜……」我含着嘴里的鸡巴,不断的呻吟着。东子舔我的越舒服,
我吃着鸡巴的速度也就越快,刚子也在嘶吼着,房间里响遍了这种淫乱的声音。

  东子在阴道口没舔多少一会,舌头就滑开了,不过不是离开我的身体,而且
开始舔起我的肛门来。这是我第一次被男人舔弄这里,我的肛门一下子剧烈的收
缩起来,我赶紧吐出鸡巴,扭开屁股。「不要舔那里,好奇怪的,啊……不要舔
了,里面好脏的。」

  「不脏呀,根本没有什么味道,而且我刚刚不是特意给你洗干净了吗,我喜
欢舔,没事的,一点不脏。」东子抓过我的双腿,一用力,一下子又把我拉了过
来。

  「不要舔,不要舔那里。」

  「舔你屁眼不舒服吗?」东子终于停了下来,抬头问我。

  「……也不是啦,只是感觉好奇怪的。」

  「不用管他,他喜欢舔就让他舔好了,你呆会就知道爽了。」刚子一边说,
一边又把坚挺的鸡巴塞进我嘴里。

  好吧,不去管他了,我还是继续为刚子的服务好了,他的鸡巴上流满了我的
口水,我得把他舔干净才行。而东子则在后面卖力的舔我的肛门,一会又舔到阴
道,再又舔回肛门。我的下面湿乎乎的一大片,也不知道是我的淫水,还是他的
口水。

  我用手抓住刚子的湿漉漉的鸡巴,帮他手淫起来,舌头却开开慢慢下滑,把
刚子的卵蛋吸进我嘴巴里,刚子快活的啊啊大叫。当两上卵蛋全被我吸够以后,
我的舌头还在继续向下,刚子好像知道我要干什么了,为了方便我,也调整好他
的姿势,屁股微微抬起,把他的肛门暴露了出来。好多毛呀,好难看,呵呵。我
投桃抱李,舌头舔上了他的肛门。

  刚子还没享受多久,就被东子推了起来,他也忍不住了,「快点,快点,帮
我舔舔,帮我舔舔。」东子直接在我面前跪了下来,翘起他的屁股。看起来并不
是特别健壮的东子,屁股确结实有力,同样黑乎乎的肛门边上,长满了浓密的阴
毛。我抚摸着他的屁股,笑着问他:「不要舔鸡巴了吗?」

  「等一会,先舔屁眼,骚逼,快,快,让我也爽爽。」

  我靠了上去,伸手向前摸着他的大肉棍,然后把舌头舔向他的屁眼。这两个
家伙是不是早有预谋的,两个人的后面都有刻意清理过,有股淡淡的沐浴露的香
味,不过,再如何清洗,肛门那特殊的味道还是有的,不过,我一点也不介意,
再说,舔男人肛门的事情,我以前不也经常在做的吗,而且,东子还第一次让我
感觉到被舔肛的那种特殊的快感,我对他的要求当然更加无法拒绝的。

  他们两上换了位置以后,刚子并没有来帮我舔下身,而是拿起一边的相机给
我们两个录相。下体的瘙痒又冒出来了,我不自然的扭起屁股来,希望刚子能够
感觉的到。终于,刚子调整好相机的位置,让它对准我们自动拍摄,一下子扑了
过来,对准我的屁股狠狠的咬了下来。

  「啊……好痛。」在我抗议声中,刚子把头埋在我的下体里认真工作了,他
好像特别喜欢抓我的乳房,手从也下面伸了过来,捏住我的乳头旋转。

  东子享受了一会以后,翻过身,从床头柜上拿起一根发带,想把我的头发捆
起来。不过,笨手笨脚的,怎么也弄不好。我好笑的看着,然后拿过来,把头发
紧紧的绑起,这样,舔鸡巴的时候,他就可以很清楚的看着我淫荡的表情了。

  东子的龟头含在嘴里,才能真正体会到害怕,这么大的龟头如果插进女人的
阴道,该是一种什么感觉呀,谁能受的了?

  「东子,你的龟头太大了,鸡巴还这么长,你女朋友怎么能受的了?」

  「嘿嘿,我很可怜的,还没女朋友呢!不过你要是插进去就能知道了,可以
让你欲仙欲死。」东子开始吹了起来,「被我干过的女人没有一个不舒服的。」

  「你干过很多女人吗?」

  「也不算很多吧,十几二十个吧。你呢,骚逼,你被多少个男人干过了?


  「不告诉你。」我边吃边回答着他,「东子,你到底有多长?」

  「比刚子要长一点,我有十九厘米呢,刚子十七点几吧,是吧,刚子?」

  刚子还在埋头舔我的下身,没有理他。

  「可是刚子的比你要粗呀,感觉粗不少呢。」

  「这到是的,各有长处,哈哈。他鸡巴比我粗点,不过我龟头大呀,我只用
龟头插你的骚逼,都能让你爽到天上去。」

  连续差不多半个小时的口交,让我感觉有点累了,我停了下来,对着东子说
,「看你得意那样。让我休息一会吧,我嘴巴都酸了。」

  「嗯,好。歇一会,你口交起来蛮厉害的,要让你亲都想要射了。是不是吃
过很多人的?」

  两个人又开始簇拥着我躺了下来,一边聊天,一边抚摸,不过东子还是没有
放过刚刚的那个问题,又开始问我,「骚逼,你之前到底被多少个人干过?」

  「没几个。」

  「没几个是几个呀,说来给我们听听。现在知道有二个,你老公,还有另一
个男的,那个男人的是你前男友吗?」

  「不是的,是一个朋友。」

  「呦,那你之前谈过几个男朋友。」

  「二个。」

  「那你什么时候被开的苞?」

  「17那年。」

  「操,17呀,这么小就被人开苞了,你第一个男朋友吗?」

  「嗯,当时我的初恋,是我高中同学。」

  「哦,那是高几的时候被他干的?」

  「GAO一吧!」

  「真骚,高中就被干过了。」

  「什么呀,现在也不算什么了好吧,初中生不都有很多被干过,还有生小孩
的呢。」刚子插了一句。

  「三个男朋友,还有一个朋友,四个了,还有没有?」

  「没有啦!」

  「真的没有了吗?」

  「嗯,没有了。」

  「那你今天不是爽死了吗,和二个男人一起干?」

  「我可没有被你们干呀!」

  「呵呵,这样还不算呀,呆会就让你彻底爽一把。你知道吗,二个女人和一
个男人干,男的爽的要死,要是二个男的干一个女的,那就是这个女的特别爽了
。而且我们两个很利害的,一会能够让你飞到天上去。」

  「我才不稀罕,又不是没试过。」哎呀,糟糕,我一下子说漏嘴了。

  「嗯?我靠,这话听着不对劲,你和二个男人一起干过吗?谁呀,老实交待
。」东子一把用力的拽起我的阴毛,「刚刚还敢骗我们是吧!」

  「啊,痛,好痛的,你快放手,我说我说。」

  「快说,什么时候的事。」

  「GAO三的时候,那个时候我男朋友喜欢上另一个女孩,要和我分手。那
段时间,我难受的要命,有一次有两个同学约我出去玩,我们喝了点酒,讲起我
男朋友的事,我就喝多了。那天后来就被他们二个干了。」

  「在哪里干的呀?宾馆里吗?」

  「在一个同学家里。」

  「他们怎么干你的,有没有一边插你的骚逼,一边插你屁眼?」

  「没有,没有的。他们就是换着干的,有时候就一个干我,另一个叫我口交
。啊,痛,真的没有骗你,真的没有被他们干过后面。」

  「那他们后来还有没有再干你?」

  「没有,就那一次。我说再找我,我就报警。」

  「他们那天干了你多久呀?」

  「干了我一天吧。后来让我打电话回家,说是在一个女同学家里过夜,第二
天早上才让我回家的。」

  「把你爽死了吧!」

  「嗯,刚开始我还一直哭的,后来就觉得好舒服了。但是第二天都快走不动
路了。」

  「靠,干你一晚上,你的逼不肿都有鬼了。有高潮吗?」

  「嗯,好像有过的。后来我回家洗澡的时候才发现,都破皮了。」

  「靠,你个骚逼,刚刚还说四个,现在都六个了,还有没有,快说。」

  「没有了,没有了,真的。啊,不要拉了,不要拉了。还有,还有。」

  「就知道你还有,还有谁,快说。」

  「有一段时间,认识了一个网友,很帅。那个时候没有男朋友,他就一直约
我出来见面,然后见面的时候干过。」

  「第一次见面就被干了吗?」

  「嗯,是的。」

  「操,真贱。刚见面就被人干。就只被这一个网友吗?」

  「三个,三个,有被三个网友干过。」

  「刚子,几个了,九个了吧?」

  「嗯,九个了。也蛮多了,真看不出来,你的下面还这么紧。还有吗?」

  「我之前做的不多的,认识第一个男朋友的时候,还小,而且那个时候觉得
怎么这么痛,只做过不到三四次。第二个男朋友只做过二次,就发现他和前女友
搞不清楚,然后就分手了。除了我那个朋友以外,其它的人都只有做过一次的。


  「呦,怪不得和你分手了,你老公和你做的多吗?」

  「刚开始还好,现在也比较少的。有时候一个月才有一次的。他有时候经常
出差的。」

  「难怪你这么骚了,原来是没人干你。那你有出去被人干过吗?」

  「没有,没有的。」

  「真的没有吗?」

  「嗯,没有了。那都是以前的事了。」

  「九个了,还有没有?」

  「真的没有了,真的,真的没有了。」

  「不信,快说,肯定还有。不说我真拽下来了呀!」东子拽的很用力。

  「啊,不要拉了,真的很疼。」

  「那你快说。」

  「还有去酒吧玩的时候被人干过。」

  「真的还有呀,靠,你一个人去的吗?」

  「刚开始是几个朋友一起去玩的,后来是我一个人去的,一个人去的时候被
人干过。」

  「一个人去,是不是就是想被男人干的?」

  「嗯,就是想去被男人干的。」

  「有几个?」

  「有四五个吧!」

  「四个还是五个?」

  「啊……我说,我说,我说,有七个,被七个人干过。真的没有了,真的没
有了。」

  「那这些人有几个干过你屁眼的?」

  「没有人干过的。」

  「我不信。」

  「真的,真的没有人干过我后面的。」

  「那个让你喝尿的男的也没有干过吗?」

  「嗯,没有,真的没有。」我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没有承认。其实他是经常
干我后面的,不过,也真的只有和他一个人肛交过。

  「那你老公知道这些事吗?」

  「不知道,我只和他说过我之前谈过二个男朋友。而且和他在一起以后就没
有被人干过了。」

  「那你后来还有没有被二个人一起干过?」

  「啊……我说,我说,有过,有过的,还有过几次,在酒吧里有二次是同时
和二个男的一起做的。还有和一个网友见过,他们是两个人一起的,他们两个就
是在网上找女人一起干的,我们就一起做了。不要拉,不要拉了,疼,疼。对,
对的,是找骚逼,是找骚逼一起干。酒吧里认识的都只是一次的,真的,真的。
那个网友多一些,啊……有五次,有五次啊!」

  「操你妈的,那一共就是有八次被二个男人一起干,是吧,靠,你这骚逼,
看来很喜欢被几个人一起干呀,十六个男的有八个是一起干你的,都有一半了。
妈的,都被十六个男的干过了。靠,说的我都受不了。」东子一下子爬了起来,
把我一把翻了过来,翘起屁股,然后又开始跪在我后面,一边用二根手指插进我
阴道里,一边舔着我的屁眼。

  而刚子显然也激动的很,又一下子把鸡巴捅进我嘴里,并对东子说:「十七
个好不好,傻逼呀你。她老公,之前二个男朋友,她的那个朋友,四个。她两个
同学,六个。三个网友,还有一个网友是二个人一起干的,就是四个,加上前面
的,十个了。她说酒吧里还遇到过七个,不是十七个吗?」刚子一边把我的头用
力往下按,一边数着。也不知道他们两个对这个怎么这么感兴趣。

  「哦,对,操,十七个,都快比我的多了。」东子离开我的肛门,扶起他的
鸡巴,开始用大龟头顶开我的大阴唇,上下摩擦起来。

  「不要,不要,你们说了不干我的。」我连忙扭动屁股,轻微的挣扎。

  「靠,不要动,不干进去,只是用鸡巴磨一下就好。」东子用两只手分别抓
住我的两边屁股,还在手里用力的捏成二团。龟头终于找到我的阴道口了,不过
,他却没有马上插进去,而是若即若离的顶我,被他这么一弄,我的阴道更加的
瘙痒,但是,我却不能主动开口让他们插去了,对,虽然我特别想他这么做,但
是真的不可以。

  「啊,太他妈紧了。」东子终于在我心中的渴望下,一点一点的把他那特大
号的蘑菇头淹没进我的阴道口,我的阴道早就已经洪水泛滥,足够的润滑,所以
,东子连扶也没扶,就这样慢慢插了进来。「操,你个骚逼怎么保养的,被这么
多人干过了,怎么还这么紧。」,东子一边说,一边又把他的龟头退了出来。

  「啊……」好难受,真的好难受,那种刚被填满又彻底空虚的感觉让我快要
崩溃了,就像在沙漠中已经口渴了几天的人,突然看见了一大片湖泊,可是刚刚
才喝了二口,湖水尽然干了。怪不得,他刚刚说,用他的龟头就能让女人很爽,
原来真是这样的。

  「骚逼,别乱动,我就这样插进去一点点就好。不会全部插进去的。」东子
就这样进来一点,又退出去,再进来一点,又慢慢的退出去。渐渐的,他那根火
热的鸡巴开始越进越多,刚刚只是龟头,现在又进来了一截,我心里强忍着快感
,不敢再叫出声来,只好卖力的给刚子口交来缓解一下。东子的鸡巴越进越多,
瘙痒无比的阴道让他填补的越来越充实,也让我感到无比的酥麻。气死我了,怎
么这个家伙又退出去了。

  「骚逼,爽不爽?」东子问我。

  「呜呜呜!」我没有回答,只是快速的给刚子舔着,我知道我良好的表现一
定会让他明白,从而得到他的奖励。

  果然,东子又一次慢慢的把他的龟头顶了进来,刚才在阴道里的来回抽动,
应该也让他的鸡巴得到了充分的湿润,东子没有再让我失望,身体猛的撞击在我
的屁股上,一下子把他整根鸡巴全插了进来。

  「啊……」我终于得到了彻底的释放,干吧,干吧,你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吧
,让我再次沉沦下去吧。东子看我好像已经接受他的举动而再也不做抵抗,开始
快速而有力的抽动起来,带动我的身体来回晃动,我再也没有心思给刚子口交了
,手里紧紧的握住他的鸡巴,痛苦的呻吟起来,「啊……不要,啊……不要插进
来,不能干我的,你们说了不干我的,啊……好深呀,插到肚子里啦!」

  东子根本没有理会我,像个坦克一样不要命的撞击着我的屁股,「啪啪啪啪
。」的撞击声响遍了房间,而我则在他这种凶猛的攻击下,舒服的连发出呻吟都
觉得困难起来。虽然我已经被很多个男人干过,但是真的从来没有遇到过东子这
么大的尺寸的,感觉他的鸡巴在我身体里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深度,每一次的撞击
都重重的顶在我的子宫上,让我无比的酥麻,更像是直接穿过我的子宫,顶进我
肚子里了。

  「骚逼,爽不爽?爽不爽?」

  「嗯,啊……好舒服,不要了,啊……我不要了,太大了,啊……你的鸡巴
太大了,我不要了,啊……要死啦!」

  「不要了是吧,好吧!」东子一下子停了下来。

  「坏蛋,坏蛋,你都坏死了,快点呀,快点呀……用你的大鸡巴,坏蛋,快
点进来呀……好,我求你,我求你,你不在再折磨我了……用你的大鸡巴干……
干我的骚逼,干我的骚逼啦……对,对,用你的大鸡巴干我的大骚逼,啊……要
死啦,要死啦!」我一下子又被填满了。
  「靠,十七个男人都干过你了,还不肯让我干是吧,老子干死你,操。」东
子狠狠的把大鸡巴插到底。
  「啊……让你干……让你干,都让你们干。」我毫无廉耻的叫着。
  「操,你个骚婊子,让这么多男人干过,靠,说,是不是十七个,是不是?


  「是的,是的,啊……不是,不是,啊……有十九个人干过,还有二个,还
有二个。啊,真的要死了,要被你操死了……」
  「不对,是十八个,我还没干呢,不算,你只给我吃鸡巴而已。」刚子纠正
我的说法。
  「不是你们,没有……没有算你们两个,还有二个男人干过我的。」

  「嗯?还有二个呀,我操。」东子啪的一下,一巴掌用力打我在屁股上,他
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快说,还有谁?」

  「啊,你不要停,不要停下来。」

  「你老实交待,我就继续干你。」
  「我说,我说,你动呀,你不要停下来呀!」我一边用力撅着屁股往东子鸡
巴上贴过去,一边求他。直到他又一次完完全全的捅进来。
  「快说,不然我拔出来了。」

  「啊……好舒服,好舒服。啊,不要打我,不要打我,我说,我说。」我的
屁股估计已经被东子打红了,但是这种疼痛反而更加激发了我的性欲。」就是有
一次酒吧里有二个人和我一起干的,但是他们把我带到宾馆以后,又打电话叫来
了二个人一起干我的。啊……」

  听我说出来以后,东子特别兴奋,插的更快了。」我靠,四个人干你,那不
是爽死了。那你不是被轮奸了?」

  「嗯……对的,我被他们轮奸了,啊……不行了,我不行了,要被你干死了
。啊……他们,他们四个轮奸了我一晚上。」

  「操,你都没有去报警吗?」

  「没有,没有。」

  「干吗不去。操,是不是自愿的,说。」

  「啊……是的,自愿的,我是自愿的,啊……我要,我要被你干死了。啊…
…我是自愿的,自愿被他们四个人轮奸的。」

  其实说是自愿,只是因为当时我根本没有办法拒绝。那天晚上我本来喝的就
有点晕了,根本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去叫的人,另外二个人来敲门的时候,我已
经一丝不挂的在床上一边吃着鸡巴,一边被其中一个干的直叫唤了,虽然我抵抗
了一会,但是怎么可能是四个大男人的对手,在他们几个分别干过我之后,我已
经主动开始求他们了。

  当然,后来想想,在酒吧里肯定被他们在酒里动了手脚,下过性药的。女性
朋友如果一个人去酒吧,千万要注意这一点的。那次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去过酒
吧了。还有,特别告诫女性朋友的一点是,滥交是真的不可以的,特别是那种短
期内就和多个不同的男人做爱。如果你真的享受这种感觉,那么请一定要注意好
安全。

  我当时太傻了,和很多男人发生关系的时候,他们要是不愿意带避孕套,我
也不会强求他们,其实是我本身也不喜欢用这个,觉得太难受了。安全期的时候
也经常被人内射,就像被他们四个轮奸的这次,大家都是不戴套的。
做的过程中,他们有次约好了要大家一起射,最后一个一个轮流射在我身体里,
当时我感觉流出来一大堆精液呢。

  几个月以后,我认识了我老公,但我们两个在一起没多久,我发现我的下身
出现了问题,去医院一检查,被传染了尖锐湿疣,而因为戴了套,所以我老公则
幸运的没有被我传染上。那段时间是我觉得人生最黑暗的一段时间,我连去死的
心都有了。但我老公这个时候却一直鼓励我,帮助我,这也是我愿意嫁给他的最
大的原因。可是,后来我还是控制不住我身体的欲望,我低估了这种欲望的魔力
。我是真的对不起我的老公。老公,请你原谅我,我又一次背叛了你。

  「操,你个骚婊子,还自愿被人轮奸,你看看,你给你老公戴了
多少绿帽子,我今天就帮他好好教育教育你。」

  「不是的,不是的,都是我认识我老公以前的事了,我有一年多时间是没有
男朋友的。」

  「少来这套,你个贱逼还在骗我们。你肯定给你老公戴过不少绿帽子。」东
子一边猛烈的干着,一边分开的我两半屁股,粘着淫水,用他的大拇指一下子插
进了肛门。「说,那天晚上屁眼有没有被干过?」

  「啊……没有,真的没有,不要搞我了,不要了。」三重刺激下的感觉实在
太强烈了,刚子也很兴奋,越来越用力的捏我乳房和乳头。
  「那天晚上爽不爽?」
  「爽,非常舒服。啊……快点呀,快点呀,你不要停下来呀!」
  「他们是怎么干你的?」
  「他们就一个一个轮着来干我,啊……干完了,干完了一个又换一个,一边
让我……口交,口交,一边干我。」
  「你来了几次高潮?」

  「不记的了,啊……真不记得了。啊……好多次,好多次高潮。」那天晚上
我是被干晕过去的,迷迷糊糊醒来去清洗的时候,身边睡着一个,另一张床上躺
着二个,还有一个不知道去了哪里。我满嘴全是精液的味道,全身上下都是已经
干透了的精斑,下身白糊糊的一团糟,发出很难闻的气味,阴毛更淫乱的粘在一
起。那几个家伙只是简单的帮我擦了一下。当然那天被他们射的最多的地方还是
嘴巴,每个人射精的时候都有灌进我嘴里,就算有时候射在我阴道里面,也要放
到我嘴里舔干净才行。不过,到是真的没有人干过我肛门,只是觉得好像有人用
手指插进来过。

  「那天喝尿了没有?」

  「没有,那天晚上没有喝。第二天早上有喝的,啊……第二天早上醒了以后
,他们又轮奸了我一次,啊……不是,不是,是三个,只有三个人了
,有一个晚上就走了。然后他们陪我一起洗澡的时候,我给他们喝尿了。」
  「操,是他们叫你喝的吗?」
  「不是,不是他们叫我喝的,是我主动要喝的。啊……」
  「我操,他们是不是也爽死了?」
  「嗯,他们……他们爽死了。我不仅喝了他们的尿,还喝了好多好多的精液
。」
  「这是个贱货。靠,那他们后来还有没有一起干你?」

  「没有,没有,真的没有。真的。」那次以后,我就再没有去过酒吧,所以
是真的没有再和他们有过关系。这种在酒吧里认识的人,都是只有过一次。虽然
有不少人想留过我的电话,但是我都推托掉了。

  「操,骚逼,这么多人干你,哪次干的最爽?」一边问,东子一边用力挺着
鸡巴,继续用手指往我屁眼深处捅下去。
  「啊……这次,这次,东子干我干的最爽了。」
  「啪!」又是一巴掌扇在屁股上,我的回答并没有让东子满意,「不许说好
听的,老实说。」
  「是被他们四个,被他们四个人轮奸的那次最爽。」
  「我操死你个贱货,说,谁的鸡巴最大。」
 「你的,你的最大,真的,你的真的是最大的。」
  「说,喜不喜欢?」
  「喜欢,超级喜欢的。」
  「喜欢的话,还让不让我干你?」
  「让你干,让你干,啊……我受不了了。以后天天给你干。」
  「贱逼,你是不是特别喜欢被几个人一起干,自从你被那两个同学LUNJ
IAN以后,是不是就喜欢上了。还装清纯,说要报警,后来还不是经常找两个
男人一起干你,还被四个人轮奸,操,你个贱货。」

  「嗯,是的,那次以后就喜欢上了。一起干我的时候,会觉得特别舒服。


  这是我的心里话,虽然那次的经历不是很好,但是后来很多个晚上却经常不
由自主的回想起那段激情。在他们持续的进攻下,我第一次体会达到性高潮是什
么滋味,当那一刻来临的时候,我浑身止不住的颤抖,抽搐,也莫名其妙的留下
眼泪,是那种快乐达到顶点时无声的哭泣。这样的感觉是我和我第一个男朋友仅
有的几次性爱中,从没有体会到的。这也是那天我为什么愿意留下来再陪他们一
晚上的原因。

  在那以后,很多个孤独的夜晚,这段经历都是我独自手淫的催化剂,哪怕就
是和其它二个网友上过床以后都无法消除。直到我遇到那个网友「三人行「(他
的网名),就是刚刚我说,和朋友一起轮奸了我五次的那个。那是我人生中第二
次被二个人轮奸,不过也不能说是被轮奸的,因为我是自愿去被他们二个操的。

  从那以后我就一发不可收拾,心甘情愿的继续和他们保持这种关系。有些时
候,还是我主动约他们。和他们二个人在一起的感觉是和其它人有所不同的,连
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把感情也带进去了。我刚刚其实还是骗了东子,我和他
们的这种性爱生活远远不止五次,远远不止的。而且在这之间,还有一次非常特
殊的经历。

  要是朋友们感兴趣,我可以把我和他们的这段经历完整的写下来,下面简单
说一下哦!那是认识他之后的十一假期,他约我和他们二个一起出去旅游。(去
哪里就不说了)我想也没想就陪他们去了。在大家碰面了以后,我才知道还有另
一个女人和我们一起去。她长的不错,大我八岁,有种我身上缺少的成熟美,可
以这么说,我们一个是少女,另一个是少妇。

  上了车,问过他以后我才知道,这个女人是他们早就征服的玩物,当时他的
原话是:「这个骚货是我们两个所有女人中,最忠诚的一只母狗,随叫随到的。
嘿嘿,你也要努力呦!」而我当时只能算是他们的一只新母狗,还达不到忠诚的
标准。

  他们在一起蛮长时间了,而且这女的是结过婚的,只不过老公做生意老是不
在家,而且有了外遇,才让他们二个趁虚而入。他的手一边在我裙子里摸索,一
边轻轻的对我说,晚上要送我一个特别的惊喜。我一直问他是什么,他就笑着卖
关子。早上七点多的车,到了晚上九点半才到。不过这么长的一段时间也让我和
她慢慢熟悉起来,那种见面时的尴尬也越渐渐淡了下来。


    我们不生产视频,我们只是视频的搬运工!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谢谢您的配合!